一道如同长虹般的气劲,快如闪电,转瞬就击中了虎爷。

    他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一面快倒塌的危墙上。

    “轰隆。”

    一整面墙都被其给砸的穿,而后没了承重力支点,纷纷砸了下来。

    四周围观的众人一时间全都愣住了,稍显黯淡的街道只听得见众人沉重的呼吸声,路边的路灯映射着众人的影子,一动不动,似乎时间和空间都在这一刹那凝固了。

    “我我没看错吧?他把把虎爷给打飞了?”

    一名打手有些紧张的结结巴巴道。

    “虎爷不是外功高手嘛?我亲眼看见他硬生生扯断过牛角啊!”

    不少人说话的声音都打颤了,望向萧辰的目光带有一丝丝恐怖。他们毕竟只是当地贫民窟的一些小混混,眼界不高,当初都是看在虎爷神威无敌的实力上,才跟着他混的,但就是这么一个让他们畏惧不已的老大,居然被眼前这个年轻

    人给打飞了?

    关键是,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萧辰是怎么出手的?仿佛这一切都是鬼做的一般。

    一干人等尽皆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几个胆大的手下跑到乱石堆里把虎爷给扶了出来,虎爷满脸都是灰尘,嘴角也溢着血,看起来十分凄惨。

    他勉强睁开眼,望着萧辰,眼中充满了惊惧之色,连忙失声大喊道:“快带我走!快我离开这!”

    众人听到命令,纷纷行动起来,转瞬间两辆车就消失在视野中。

    萧辰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也没兴趣去追,转身便离开了。

    一间酒吧门口,两辆车停了下来。

    虎爷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脸色冰冷的开口道:“刘文弘那小子呢?”

    “在里面等您呢,虎爷这是怎么了?”

    虎爷闻言猛地一巴掌抽了过去,径直走向里面的包间。

    房间里,刘文弘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人,喝的醉醺醺的,不时上下其手逗弄着怀中两个美人。

    这时房门突然被踹开。

    刘文弘扫了一眼来人,笑着开口道:“虎爷这么快就回来了,想必那小子被您打的很惨啊。”

    “是啊,是很惨。”

    刘文弘丝毫没有注意到虎爷满是阴霾的脸色,刚想继续说话时,只见虎爷猛地冲上来,一拳把他打倒在地。

    刘文弘惨叫了一声,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见虎爷把他踩在地上,使劲的踹着他,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刘文弘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小,持续了半刻钟,虎爷终于停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灌了一大口。

    地上的刘文弘早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整张脸肿成了猪头,身上至少骨折了七八处,只能勉强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他一脸茫然和惊惧的望着虎爷,带着哭腔勉强开口道:“虎爷,我做错了什么。”

    “你他妈告诉我,那小子只是有点功夫?”

    虎爷冷冷的瞥着他道。

    “对啊,他看到那小子一拳打穿了石柱,他的确有点功夫在身。”

    虎爷闻言,差点没气的再吐出一口老血,一拳打穿了石柱?这他妈只是‘有点功夫’,这分明是外功大成才能做到的啊!

    而且那小子当时动手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这无形中让他对萧辰的忌惮又多了三分。

    “狗东西,赶紧给老子滚,今天要不是老子跑的快,差点把命都搭进去,快滚!”

    虎爷恼怒的厉声道。

    刘文弘脸色一怔,也不敢多说什么,挣扎着往外面爬着,他认识虎爷不是一天两天了,很清楚他是什么人,要是惹到他,就算自己是刘家的人,他也会毫不犹豫做掉他。

    “虎爷,我有个办法,可以为你报仇,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旁的一个手下走过来说道。

    “说。”

    虎爷喝着闷酒,点头道。

    那人凑上前对着其耳边低语一番,虎爷一边听着,嘴角也微微扬起了一抹冷笑。

    次日。

    萧辰在酒店醒来,起床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起了电视。

    濠镜岛虽然不大,但是这么漫无头绪的去查,还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

    如果能有个熟悉濠镜岛各势力情况的人帮他,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当初丁鹏飞也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情报,这也无疑加大了难度,他现在是孤身一人在此,没有任何帮助,想要找个切入点也很难啊。

    萧辰想到这不禁有些头疼,正当他沉思时,突然外面走廊上传来一阵动静。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萧辰双眼泛起光芒望了过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位披头蒙面的男子,手中拿着一个包裹。

    他也没继续多看,起身走了过去,房门刚一打开,男子突然把包裹丢给了他,转身就跑,这倒是让萧辰有些愕然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他打开包裹一看,里面装满了一袋袋如同面粉一样的白色粉末。

    萧辰眼睛一凝,凭他的超乎常人的五官,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了——毒品!

    没等他做出其他动作,楼梯口跑上来两名穿着警察制服的一男一女。

    女子反应十分迅速的冲上来,目光扫了一眼走廊,转瞬就盯住了萧辰。

    在看到萧辰的一刹那,她的脸色微微一怔,萧辰也望了过去,看到她的一瞬间,也有些愕然。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女警官他好像见过,就在中海他被悬赏追杀的时候,意外撞见的那名叫‘小蝶’ 的女警官。

    小蝶快速走了过来,指着萧辰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你是去年在中海的那位”

    “对,是我。”

    萧辰苦笑着点了点头,也正是缘分,居然能在这里遇到她。

    “我记得你不是在中海嘛,怎么调来濠镜岛了?”

    萧辰好奇的问道,当时他杀了阎王,这份大功自然也转到她头上了,但是看她警衔,好像还是低级警官。小蝶脸色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多说此事:“这事说来话说,多半原因还是因为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