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你认识他?”

    这时,她身后的那名男警官也跟了上来,略带敌意的打量了一眼萧辰。

    “嗯,以前认识,介绍一下,这是萧先生;这是我搭档吴警官。”

    小蝶介绍道。

    吴警官斜瞥了一眼萧辰和小蝶的脸色,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小蝶,我们在工作,要叙旧的话,等忙完手头的事再说吧。”

    萧辰也感觉到了吴警官对他莫名的敌意,只觉得有些奇怪。

    “萧先生,我们刚刚在追查一位毒贩,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人从这里走过去?”

    小蝶开口问道。

    一旁的男子目光突然聚集在萧辰手上的包裹上厉声道:“这是什么?”

    他不由分说就抢过包裹打开,里面赫然装满了毒品,这下连小蝶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萧辰还没来得及解释,男子立刻拿出手铐把萧辰给拷了起来道:“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

    “能先听我说完嘛?”

    萧辰有些无奈的说道。

    “有什么话,去警察局慢慢说。”

    吴警官丝毫不理会道。

    “等等,我觉得这事可能有蹊跷,先听萧先生说完吧。”

    小蝶也急忙开口道。

    “小蝶,我理解你的心情,这位萧先生跟你是旧相识,但你我同为警察,应该明白法不容情的道理,如果你非要这样做,这让我到时候对上司交代的时候很难办啊。”

    吴警官故作姿态的叹了口气道。

    一旁的小蝶闻言脸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道:“萧先生,我相信你是清白的,但我希望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会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吴警官见小蝶这样,不禁望向萧辰的目光越发敌视起来了。

    萧辰闻言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这位吴警官好像对他敌意特别大,估计就算自己说实话,他也不会信。

    审讯室里。

    吴警官斜瞥着萧辰厉声道:“我奉劝你老实交代清楚,我们已经在包裹上提取到你的指纹,现在人证物证具在,你快点认罪,可以为你减刑。”

    “我认什么罪啊?事情原委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有个人敲门,吧包裹塞给我就跑了,上面有我指纹是肯定的,你是不是脑子不好?非要强行给我找点罪证出来?”

    萧辰被这煞笔审讯了快两个小时了,就算是脾气好也有些生气了。“注意你的态度!我代表的是法律,老实告诉你,这些毒品重达两公斤,足以判你死刑了,你要是快点认罪供出其他人,我们会考虑给你申请减刑,这里毕竟不是大陆,法

    律不一样,机会也只有一次,你不抓住就自求多福吧。”

    吴警官冷哼道。萧辰斜瞥了一眼他肩上的警徽道:“入职才一年不到吧?以为自己破了这个大案子,肯定要升官?还是因为小蝶的缘故,你对我这么敌视?作为一个警察你没有带丝毫客观

    性,你口中所谓的证据在我看来都是笑话,最后再说一次,叫你们最高长官来。”

    萧辰已经懒得跟着煞笔多废话了,这吴警官对他充满了敌视,哪里像是审讯,明明就是逼他认罪。

    要不啥他穿着一身警察制服,他早就动手了,哪里会跟他多废话这么久。

    吴警官闻言,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似乎是被萧辰说中了心事,想要掩饰难堪故作姿态。

    他起身冷冷的望着萧辰道:“我告诉你,不管你是什么背景,就你这态度,我已经决定结案了,至于你想要见我们的最高长官,你觉得你一个小毒贩够资格嘛?”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房门打开,小蝶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小蝶你不用进去了,我已经决定结案了。”

    吴警官拦住她道。

    “结案?怎么结?”

    小蝶有些愕然的望着他道。

    “人证物证具在,这小子态度恶劣,死不认罪,也不打算供出其他人,我决定上交报告结案。”

    吴警官刚说完,小蝶立刻反对道:“不可能!萧先生不可能做这种事,一定是搞错了,让我去问问他。”

    “不用了,你还是回去吧,这案子关系到两公斤毒品,而且证据确凿错不了的,只要结案了,我们就立大功了。”

    吴警官低声道。

    “吴长林!你什么意思?萧先生只是嫌疑犯,这点证据根本结不了案,你要是固执己见,别怪我不念及搭档旧情了。”

    小蝶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吴长林也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但越是如此,他对萧辰的敌意就越大,冷声道:”小蝶,这里不是大陆,这里是濠镜岛,我也不想跟你翻脸,但这位萧先生跟你认识,按照

    规章来说,你是没有资格审讯他的。”

    “不行,你若不让我进去,这案子你休想结。”

    小蝶脸色冰冷的说道。

    吴长林脸色阴晴变化一阵,点了点头道:“行,我为你破例一次,但只有一次,给你五分钟快点吧。”

    说完,他打开审讯室的门,跟着小蝶一起走了进去。

    小蝶回头看了一眼他皱了皱眉头道:“你难道不放心我?担心我放跑了他?”

    “当然不是,那我在外面等。”

    吴长林勉强笑了笑,转身眼神就闪过一丝阴霾。

    直到他走了出去,小蝶叹了口气坐在萧辰对面道:“萧先生,吴长林坚持认为你肯定和这案子有关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你帮我一个小忙,我就没事了。”

    萧辰开口道。

    “什么?你尽管说。”

    “你们警司最高长官是谁?”

    萧辰问道。

    “是江总警督,但是江总警督一样铁面无私,就算你有点背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了你的。”

    小蝶低声道。

    “无妨,你让他打个电话就行,号码是xxxxxx,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

    萧辰说完,小蝶依旧有些忧虑的看着他,半晌才记下号码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直到小蝶离开后,没过几分钟,房门开了,但是来人却是吴长林,他身后跟着几名警察。

    “萧先生,准备换个地方住吧,我给你安排了一间‘舒服’的牢房,如果你后悔了,决定要供出其他人的话,我的条件依旧有效,好好在牢里想想吧。”

    吴长林冷笑道。

    “带走吧,别让人家大陆来的人,嘲笑我们濠镜岛的人‘招待不周’。”

    他刚吩咐完,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咆哮声。“吴长林那个兔崽子在哪儿?萧少将被关在哪里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