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林等人闻言都一阵茫然的对视了一眼,他沉吟了一会儿道:“我去外面看看什么情况,你们把这小子关到牢房去。”

    说着,他正准备转身开门出去,这时门却陡然打开了,小蝶先行走了进来。

    “小蝶,这案子已经结了,我已经再三警告过你,干我们这一行不能掺杂丝毫个人情感。”

    吴长林瞥了她一眼,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小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让开了身子,身后走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吴长林原本无所谓的脸色,顿时一怔,立刻站直了身体敬礼道:“江总督察,您怎么来了?”

    “江总督察,那位就是萧先生。”

    小蝶没有理会他,而是指着不远处被铐起来的萧辰说道。

    吴长林见势不妙,立刻开口道:“江总督察,这小子是贩毒团伙的一员,我已经审讯完毕了,人证物证具在,准备结案了。”

    他又故意走上前低声道:“这个疑犯是小蝶的朋友,她之前可能跟你说了些什么,但肯定掺杂了个人主观因素,您可千万不要糊涂啊。”

    他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一旁的小蝶是可以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让他奇怪的是,小蝶却一脸平静的站在那,一句话都不反驳。

    他见此不禁心中冷笑了一声,在他看来估计是小蝶用了什么花言巧语迷惑了江总督察。

    他要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个大案子,而且人还被他抓到了,只要顺利结了,官升一级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不能让这小妮子坏了事。濠镜岛的犯罪事件多不胜数,但很多案子他们就算知道是谁干的,也不敢去抓人,这里的势力大多盘根错节,动一发而牵全身,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低级警官,除非是活的

    不耐烦了,否则没人会去主动招惹那些大佬。

    可萧辰就不一样了,他已经查的差不多了,萧辰只是一个外地人,在本地也没查到什么记录,想来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小角色,这样的目标正和他的心意。

    不仅结案了,他能立功了,还不用担心后续会遭人报复。

    “吴长林啊,吴长林,你还真是‘干的漂亮啊’。”

    “江总督察过谦了,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不值得夸奖。”

    吴长林丝毫没有注意到江总督察咬牙切齿的表情,只是低着头,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显然他心中十分得意。

    “啪!”

    突兀的一个响亮的耳光,直接把吴长林给打懵了,他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了。

    “你他妈不用干了,给老子滚!”

    没等他反应过来,江总督察抓住了他的领带,对着他耳边咆哮着。

    这一下,完全把他给搞懵了,他有些茫然的看了江总督察,又看了看视若无睹的小蝶,一脸委屈的样子。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彻底让他傻眼了。只见江总督察连忙跑到萧辰身旁,斥退了那两名准备押送萧辰的警察,亲自给他解开了手铐,一脸赔笑道:“萧少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那些废物手下,居然干出了这种事

    。”萧辰冷冷的瞥了一眼吴长林道:“江总督察是吧,虽然你们这里属于特别行政区,按理来说我是没资格管的,但我告诫你一句,以后招收新警员多长个眼吧,像那种不顾冤

    情,一心只想升官发财的人渣,一定要擦亮眼睛审查仔细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

    吴长林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连忙赔笑着点头。

    若只是个一般来头的大陆官员,他自然不会这么恭恭敬敬,但是他之前打了那个电话,得知了萧辰的真实身份后,差点没把电话给摔了。

    吴长林看着自己最高长官对着萧辰一脸歉意的赔笑,恨不得把眼珠子给扣下来。

    纵然是亲眼看到这一幕,他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吴长林脸色阴霾的朝着他走来。

    他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惊惧,腿一软跪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的身份啊,这只是一个误会。”

    “哼,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身为警察却一心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从今天起你被剥夺了警察的资格,而且你还要接受公诉审判,带走吧!”

    江总督察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两个人上前把他铐起来带走了。

    “萧少将,您待了这么久,一定累了吧,不嫌弃的话到我办公室喝杯茶休息一下?”

    “不必了,我还有事要忙,送我离开就行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

    “那好,小蝶,你开车送萧少将到本地最好的酒店休息一下。”

    江总督察吩咐道。

    车上。

    “萧少将,你需要我买点吃的给你垫下肚子嘛?”

    或许是知道了萧辰的真实身份后,小蝶显得有些拘谨了。

    萧辰笑了笑道:“不用了,你也不要喊我职称了,喊我萧先生,萧大哥都行。”

    见萧辰还是和之前那样随和,小蝶微微松了口气道:“那我还是喊你萧先生吧。”

    “对了,你之前说,你被调到这里来,是我的原因?”

    萧辰好奇的问道。

    小蝶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本来我们抓到阎王是立了大功,但是我那位搭档认为不该把真实情况说出来,我没有答应,在报告里把所有的事都详细写了下来。”

    萧辰瞥了她一眼道:“他们认为你有精神病对不对?”

    小蝶愕然的回过头望着萧辰道:“你怎么知道?”萧辰有些好笑的看着她道:“虽然武者的存在不是秘密,但是上头是绝不会公然承认的,就算有些人认为你说的是真的,也要矢口否认这一切,维护社会治安,不至于让民

    众恐慌。”

    小蝶叹了口气道:“我当时被很多高级长官接见了,但是他们都觉得我精神出了毛病,把我调走了,刚好我在濠镜岛有亲戚,我就选择调到了这里,准备重新生活。”

    “不说这个了,你说有个人上门把毒品塞给你的,你还记得他长相嘛?”

    小蝶瞬间又换了个样子,习惯性的询问了起来。“我差不多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不过这事你还是不要管了,不然你恐怕又要被人当成神经病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