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港岛的洗浴会所里。

    一位身上满是纹身,披着浴巾的男子,身后站着两名身材火辣的女子给其按摩着。

    两名女子身上只围了一条短小的浴巾,好像一抖就要掉下来一般,但是男子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注意力丝毫没有在她们身上。

    纹身男子面前跪着一个光头大汉,大汉有些畏惧的低下了头,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阿虎啊,这些年你每次捅了大篓子就来找我,这次又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啊?”

    纹身男子虽然口气平缓,但是声音中却带着一丝不耐烦的意味。

    “坤哥,您这次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跪在地上的,正是之前被萧辰打的狼狈而逃的虎爷,但此刻的他却像一个受惊的母鸡一样惴惴不安。

    “起来把事情说清楚。”

    虎爷闻言脸色出现了一丝笑意,他明白坤哥只要说了这句话,意思就是决定帮他了。

    于是,他起身把事情的原委缓缓说了一遍。

    一旁的坤哥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江总督察亲自把他给放了?难不成那小子和江老鬼有什么关系?”

    “不清楚,但肯定是,他是大陆来的,而且一身功夫也很厉害,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虎爷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哼,一个小小的外功大成武者就把你吓成这样?”

    坤哥有些不悦的训斥道。

    “坤哥教训的是,是阿虎给坤哥丢脸了,那坤哥现在怎么办啊?那小子肯定觉察到了是我搞得鬼,肯定要找我报仇的。”

    他有些紧张的说道。

    “瞧你那副怂样,这事不急,你就待在我这儿,我就不信那小子敢闯我的地盘,今天晚上你陪我去海口一趟,我们要接一位大人物。”

    坤哥话锋一转说道。

    “大人物?”

    虎爷脸色一怔,在这濠镜岛虽然也有几个势力不弱于坤哥的人,但是还不足以让其称呼为‘大人物’。“洪门在东南亚分部的高层今天晚上会到濠镜岛,还会带来一大批高手,这濠镜岛各大世家、帮派都是一盘散沙,毫无作为,等有了洪门的帮助,我会吞并掉整个濠镜岛的

    势力。”

    坤哥傲然道。

    “那我先提前祝贺坤哥早登濠镜岛之首了。”

    虎爷顺势拍了个马屁道。

    海口。

    一众人都站的整整齐齐,等候着什么,为首的坤哥背负双手,气定神闲的站在那,其他人纵然有些不耐烦,但是一个大气也不敢喘。

    他身旁的虎爷凑过去低声道:“坤哥,怎么人还没到,是不是放我们鸽子了?”

    “别急,洪门的人架子大,可以理解。”

    坤哥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辆小型游艇打着闪光灯朝着他们这边急速行驶了过来。

    很快,游艇靠岸。

    他们能清楚的看见上面站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个子稍矮,皮肤略黑,显然不是华人。

    不过这濠镜岛的外国人比例还不少,大街上就经常能看到,所以不觉得奇怪。

    “在下谢广坤,你们就是洪门派来的人嘛?”

    谢广坤堆起笑脸上前迎接道。人群自动分开,一位穿着背心,平头的男子,半坐在甲板上,扫了一眼众人用生硬的中文说道:“谢先生,我们不是说过了,我们来这里是秘密行动,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

    谢广坤挤出一丝笑容道:“您误会了,这都是我们的心腹手下,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嘴一定很严。”

    “那就好,毕竟这里是华夏,约束太多,在此之前,我希望我们的身份是保密的。”

    “那是自然。”

    谢广坤点了点头。

    他身后一名手下吊儿郎当的扫了一眼男子,嘀咕道:“东南亚的小杂毛,嘚瑟个啥。”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几乎只有他身边的两个人能隐约听到,可此言一出。

    坐在甲板上的男子突然身形一动,谢广坤只觉得一道虚影从他身边划过,如同鬼魅一般。

    如果不是他化境小成的境界,根本无法捕捉到这一抹踪影,而其他人则只感觉到一阵微风从他们身边拂过。

    突兀的一声惨叫打破了海口的寂静。

    众人回头望去,只见那名嘴里嘀咕着啥的男子,已经尸首分离,鲜血溅射的到处都是。

    谢广坤猛然回头望向甲板,平头男子一脸淡然的坐在那,似乎动都没动过一般,这让他心底不由得一秉。

    ‘化境大成!’

    而且这男子修习的功法是他闻所未闻的,仅仅一眨眼的时间,就能从他眼皮子底下杀了他一名手下,这未免太惊人。

    不过纵然谢广坤对于男子实力的忌惮,但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的手下被人杀了,他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

    “我们好心来接你,你却当众杀了我一名手下,未免太不把我谢广坤放在眼里了吧?”

    谢广坤冷声道。

    “黎古,退下。”

    突然船舱中传来一道声音。

    甲板上众人闻言都脸色肃然,立刻让开了位子。

    只见从船舱里不急不缓的走出了一位老者,老者扫了一眼谢广坤等人,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道精芒。谢广坤对视到老者的一刹那,瞬间呼吸都停滞了,胸口如同压了一块万斤巨石,让其无法呼吸,而且他能感觉到四周的压迫力越来越大,若不是其强悍的实力硬撑的,早

    就扛不住了。

    而他的那些手下则更加不堪了,全都横七竖八的跪在地上,再次一点就直接趴在地上,连手指头都动弹不了一下。

    谢广坤脸色大惊,仅仅一眼就能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这老者是什么人?

    大约持续了十几秒,老者突然笑了笑,谢广坤等人感觉到五行压力也随之而散。

    “不知前辈贵姓,之前手下有所冒犯,还望赎罪。”

    谢广坤连忙恭敬的问道。他心里很清楚,这老者应该就是东南亚那边的洪门高层了,而且他能感觉到,这老者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他无法想象的地步,就算是十个自己加起来也抵不过他一只手

    。

    “无妨,“叫我阮琰就行了,谢先生特意再次等候,因为是我们感谢你才对,我的这些徒弟在海上劳累了一夜,也需要休息了一下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房间,阮先生请跟我们来。”谢广坤只字不提之前的事,仿佛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虎爷等人则一脸敬畏有加的望着他,连呼吸都微微屏住了,生怕有所冒犯遭到杀身之祸。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