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萧辰打开门,只见小蝶抱着一堆文件站在外面。

    “你怎么又来了?是有什么事嘛?”

    “我查到了诬陷你的人是谁了。”

    小蝶有些兴奋的说道。

    “绰号叫‘虎爷’的一个人对不对?”

    萧辰瞥了她一眼反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小蝶有些丧气的看着他,好像萧辰什么事都知道一样,而她却像个傻子一样乱跑一通。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已经知道了害我的人是谁了,而且你最好不要跟着我,不然你只怕连警察都没得干了。”

    萧辰好心劝解道。他所处的世界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理解了,而且上头对这种事几乎都封锁起来了,不会允许别人泄露出去的,以小蝶耿直的性子,她要是再次目睹了他出手,估计报告一交

    上去,可以彻底和这个职业拜拜了。

    “不行,我从小立志当警察,费了那么多心血考上警察学院,之后又干了三年警察,这期间从未放跑过一个坏人,你想让我装作不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小蝶断然拒绝道。

    “我也是服了你,那你还查到了什么?”

    萧辰问道。

    “那个叫虎爷的人,现在躲在银河洗浴会所,而那家店的老板是一位叫谢广坤的人,在这濠镜岛很有势力,就算是江总督察也不愿意随便招惹他。”

    小蝶皱眉道。

    “你打算怎么做?”

    小蝶紧接着问道。

    “找上门去,把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抓起来,我已经饶过他一次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萧辰平静的话语中却充满了肃杀之意。

    他并不是没有脾气的人,只是把许多人看淡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那些执意找死的人,他自然不会让他们继续逍遥快活下去。

    “萧先生,你开车能不能慢一点啊。”

    小蝶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有些心惊胆战的看着萧辰。

    濠镜岛本来就属于经济发呆的地区,这里基本家家户户都有车,所以交通情况自然很差。

    萧辰显然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开车在拥堵的道路上,专门从夹缝中穿插过,这让小蝶看的心惊胆战,好几次都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放心好了,虽然我没学过驾照,但是也开了不少车,不会出问题的。”

    萧辰安慰道。

    哪知道这句话一出口,小蝶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萧辰道:“你没学过驾照!居然还敢开车!快停下,让我来。”

    “哎,不用了。”

    “不行,快让我来!”

    “.”

    砰!

    一阵巨响骤然传来,小蝶因为惯性撞在了车窗上,有些迷糊的看着萧辰道:“说了让我来,现在出车祸,快去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萧辰也一脸愕然,估计是刚刚和小蝶争执的时候,他没注意红绿灯。

    他有些无奈的下了车,看到一辆崭新的雪佛兰限量猎鹰版被他给撞到了车门,整个车门已经扭曲了。

    不过幸好的是,车门虽然坏了,但是里面的人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他扫了一眼架势座上的女孩问道:“小姐,你好,你没事吧?”

    女孩愣了一下,好像还是有些迷糊的摇了摇头。

    这时,车后座的男子捂着额头也一脸暴怒的望了过来,当看到萧辰的时候,脸色瞬间由暴怒变成了惊恐。

    “你!是你!”

    此人正是刘文弘,他现在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

    萧辰看到他也有些意外,开口道:“既然没事,我就走了。”

    要是一般人,他自然会叫辆救护车来,再赔点钱,但是刘文弘应该不差这点钱。

    “等等,你撞了我们,都不把我们送到医院去吗?”

    女孩喘着气,皱眉道。

    “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载你们两个去医院。”

    萧辰点头道。

    “不用了,不用了,姐,我看你应该没事,我们还是先忙正事吧。”

    后座的刘文弘急忙说道。

    他已经被萧辰给吓怕了,不像再跟萧辰沾上任何一点关系。

    “闭嘴!”

    女孩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刘文弘瞬间不敢说话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撞了我们就应该负责把我们送到医院检查一下,还有我这车被你撞成这样,我没找你索赔就已经很好心了。”

    女孩有些不满的说道。

    “那我.”

    萧辰话还没说完,立刻被女孩打断道:“算了,看你样子估计也赔不起,走吧,我还有事要忙。”

    萧辰被她训的哑口无言,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一直看着女孩重新启动车,扬长而去。

    “文弘,你认识刚刚那个无礼的小子?”

    女孩问道。

    刘文弘有些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道:“算认识吧,我这身伤就是因为他弄的。“

    “什么?就是刚刚那个小子打的你?等着,本小姐回去找他算清总账。”

    女孩猛地的一个急刹车,直接把刘文弘看傻眼了。

    “别啊,姐,那小子不好惹,我们一会儿要去银河会所谈正事呢,爷爷亲自嘱咐的,可不能延误了时间。”

    刘文弘连忙开口道。

    “那好吧,算那小子走运,改天再找他算账。”

    女孩冷哼了一声道。

    银河会所。

    阮琰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一旁的黎古站在其身后,双手抱胸。

    “阮先生,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要约其他几家势力来谈话?以您的实力,直接带人打上门去,灭了他们以绝后患不是更好吗?”

    谢广坤不解的问道。

    “你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先礼后兵,如果他们识相自动归顺,自然也省得我麻烦了,如果不识相,那我也不会心慈手软。”

    阮琰淡然道。

    “阮先生大义啊。”

    谢广坤顺势拍了个马屁,实则心里则有些嘀咕。

    他在濠镜岛待了这么多年,深知那些家族势力的秉性,想兵不血刃就收付他们,开玩笑差不多。

    很快,外面走进来一名侍从道:“先生,客人都到齐了,就等您了。”

    “阮先生,请吧。”

    谢广坤起身道。

    三人一同走到大厅中,大厅里各大势力的人一见面,顿时就闹了起来,他们都以为这只是一次私下的单独约见,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人。

    “哼,不就是来了个东南亚的杂毛嘛?谢广坤那小子居然要约我们一起来,这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不错,我手头上还有几个项目要谈,可没时间陪那群杂毛多废话,先行一步了。”

    几个人骂骂咧咧的准备理解。就在他们跨出大门的一瞬间,突然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道:“几位太心急了吧,我还没让你们走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