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爷在一旁听到萧辰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刚刚还在纠结怎么请阮琰出手,弄死萧辰。

    结果萧辰居然自己先招惹上了阮琰,这不就是纯属找死嘛。

    他可是亲眼见识阮琰各种诡异的手段,早已经心服口服了,萧辰虽然厉害,但是在阮琰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刘文弘也一脸愕然的看着萧辰,他也没想到萧辰居然是来找死的,刚好阮琰如果杀了萧辰,也算是间接替他报了仇。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他一定是没见识到那老者的厉害。”

    刘雯婷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她很好奇这个撞了她车的青年,为什么也来了这,但是这都不重要了,因为萧辰很快就是一个死人了。

    “来杀我的?小子,这话我这辈子听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最后那些人都死在了我手里。”

    阮琰微微一笑道。

    “师傅,让我来吧。”

    黎古活动了一下四肢,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关节响声。

    “动手之前,我能问一个问题嘛?”

    萧辰脸色淡然的开口道。

    “你想问什么?我可以考虑满足死人一个愿望。”

    黎古冷笑道。

    “你们是洪门哪个分部的?”

    萧辰指着他们腰间被隐藏起来的洪门标志问道。

    此言一出,阮琰原本不在意的表情,瞬间转移目光聚集在萧辰身上。

    他们这群人的身份只有谢广坤才知道,而且谢广坤见识过他的厉害后,肯定不会说出去的,那么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如何得知他们身份的?

    不禁是阮琰等人,就连萧辰身后的小蝶闻言也是一愣?

    她身为警察,自然对洪门也略知一二,但是这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总部在海外的华人街,虽然声名狼藉,但是在华夏却十分罕见他们的踪影。

    “你到底是谁?”

    阮琰沉着脸,紧盯着萧辰,但是他丝毫认不出萧辰到底是谁。

    “多说无益,动手吧。”

    萧辰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一副懒得多跟他们废话的样子。

    既然他们不说自己是哪个分部的也无所谓,他只要知道这群人是洪门的就行了。

    “哼,真是狂妄!”黎古身形一动,如同一道闪电般转瞬冲了过来,但是他的并没有选择正面攻击萧辰,而是身形一扭,诡异的出现在了萧辰的身后,双手按住萧辰的脑袋,准备扭断他的脖

    子。

    但萧辰看起来似乎没有防备一样,直到黎古出手了,他还是站在原地,丝毫未动。

    黎古来到了他的身后,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这么轻易就得手了,让他感到有些无趣。

    但是下一秒,让他彻底愣住了,任凭他双手如何用力,竟然无法动摇萧辰身体分毫。

    他的脖子如同被精钢镶嵌住了一般,纹丝未动!

    黎古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刻发力一拳朝着他的后心窝打去,以他这一拳的力量,只要打实了,内劲一定会将这个人的心脏给震碎。

    铛!

    一道沉闷回响声传来。

    黎古的手臂反震回一股巨力,瞬间将他给震飞了出去。

    萧辰这才不急不缓的回过头望着他道:“不知死活!”

    话音一落,他朝着黎古伸出手指遥遥一点,一道无形气劲化作一把长矛转瞬就将他钉在了地上。

    “啊!”

    黎古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大厅,让所有人闻之色变。

    长矛只差五公分就刺穿了他的心脏,如今虽然他勉强还提着一口气,但是也活不了多久了。众人尽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一个阮琰已经让他们彻底看傻眼了,如今又来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同样拥有杀人于无形的鬼神手段,这让他们惊讶的张大了嘴,

    迟迟合不拢。

    虎爷看到这一幕脸色一白,原来之前他和萧辰动手的时候,萧辰根本就没用全力,不然他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黎古可是一位化境大成的武者,就这么转瞬间被萧辰打的濒临垂死,这让他心寒胆战的同时,心里愈发急迫看到阮琰出手弄死萧辰了。

    “你敢伤我徒儿!”

    阮琰惊怒交加的看着萧辰,眼中的冰寒似乎能化为实质一般。

    萧辰没有多废话,再次出手,一道气劲准确无误的击穿了黎古的心脏,随后才不急不缓的转过身斜瞥着阮琰道:“我现在杀了你徒弟,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这群外国的杂毛来华夏的地界为非作歹,死了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再说了,他和洪门本就已经有了深仇大院,多杀一个也无所谓了。

    反正这些人每个手上都沾满了鲜血,身上背负了不下十条人命,这么痛快让他们去死,已经是一种仁慈了。

    阮琰的呼吸愈发沉重了起来,望着萧辰睚眦欲裂,恨不得马上掐死萧辰。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南海萧大师萧辰!本门的最大通缉犯!“

    年纪轻轻却拥有如此实力,这无疑瞬间就缩小了范围,再加上种种迹象,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无疑就是洪门一年前百亿悬赏的南海萧大师,萧辰!

    萧辰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你去死吧。”

    说完,萧辰双眼猛然变成了紫瞳,眼睛里好像有一团漆黑如墨的黑火在熊熊燃烧着,吞噬着一切东西。阮琰在对视上萧辰的一刹那,脸色微微一怔,随即突兀的大笑了起来道:“萧辰啊,萧辰,如果你不用精神攻击,我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偏偏要用我最擅长的手

    段,那你就安心去死吧!”

    阮琰脸色满是得意的大笑,双眼猛然泛起淡黄色的光芒,一双棕色的瞳孔突然变成了猫眼般的竖瞳,让人对视上一眼,心神就会被吸入其中无法自拔。

    萧辰是洪门最大的通缉犯,若他能拿着萧辰的人头回去,一定会在总部争得一席之地!

    “是嘛?”

    萧辰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毫不保留的将强大的精神力倾巢而出,将其包裹了起来,而后猛然散发出一道炙热的火光,灼烧着阮琰的精神力。

    大约一个呼吸的时间,萧辰双眼恢复平静,精神力的斗争眨眼间胜负可分,同时也是最凶险的,胜者自然无事,败者就不好说了

    此时的阮琰,原本一脸的兴奋之色,转瞬就凝固在脸上了,他的身体如同一具雕像般木讷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了。直到他的几个徒弟有些惊疑不定的上前,刚一触碰到他,就看到他的身体直愣愣的倒在地上,彻底僵硬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