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大厅瞬间安静的可怕,只听见阮琰倒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众人尽皆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之前还展现诸多诡异手段,凌空杀人的阮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具僵硬的尸体,这反差未免太大,让很多人都愣住了。

    他的那些土地大多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却没有勇气冲上来和萧辰搏命。

    连在他们心里堪称无敌的师傅都被萧辰一眨眼灭杀了精神力,这还拿什么打?

    他们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转身就像往外面跑,但是萧辰又岂会让他们这么轻松溜走。

    他单指连续弹射了几下,那几个人还没跑到门口全都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你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吧,他们都是洪门的人。”

    萧辰回过头对着缓过神的小蝶说道。

    小蝶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或许是之前早已经见识过了萧辰神鬼莫测的手段,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跟其他人一样那么吃惊。

    其他人都有些畏惧的望着萧辰,这看起来年纪不大的青年到了这才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杀了两个人了。

    谢广坤一伙人被萧辰的神勇给吓的有些不知所措,他身旁的虎爷更是脸色惊恐,想躲进人群,最好不要被萧辰的发现。

    萧辰不急不缓的转过身来,望着他们道:“至于你们,勾结洪门的人,罪加一等!”

    谢广坤脸色一白,但依旧硬着头皮道:“小子,我谢广坤在这濠镜岛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敢抓我?”

    “啪!”

    萧辰猛地一巴掌抽了过去,隔空一道气劲甩在他脸上,一下子把猝不及防的谢广坤给打翻在地。

    “废话太多了,不服气你就站出来。”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谢广坤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一个字都不敢说。

    连阮琰都死在了萧辰手上,他哪有那个胆子跟萧辰继续作对。

    萧辰目光慢慢的转移到了虎爷身上,他身旁众人都避之不及的让开。

    虎爷脸色煞白,身体抖若筛糠跪在地上道:“别杀我,还请先生放我一条生路。”

    “你觉得我该放你一条生路嘛?”

    萧辰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冰冷的眼神让其心头一颤。

    虎爷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是他,他猛地从谢广坤背后抽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萧辰道:“既然这样,老子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我本没打算杀你,但是你这样倒是给了我一个借口。”

    萧辰脸色平静道。

    “呵呵,小子,我承认你厉害,但是这枪里装的是穿甲弹,就算你是横练大师被打中脑袋也得死!”

    虎爷脸色狰狞道,此时的他宛如走投无路的亡命徒,眼中满是疯狂。

    “那你开枪啊!”

    “你别逼我!”

    虎爷咬着牙道。

    “开枪!”

    萧辰猛地一声大喝,运用上了一丝气劲,顿时击溃了虎爷的心理防线。

    他也大喊了一声,立刻扣动了扳机。

    “砰!”

    不少人都捂住了耳朵,刘雯婷更是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一幕,然而下一秒她不禁张大了小嘴,瞪大了双眼看着萧辰。

    萧辰双指夹着一颗铜黄色的子弹,只见他轻轻一用力,子弹立刻被捏成了一个圆球。

    “这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虎爷失魂落魄的望着这一幕,转身就想跑。

    “现在跑是不是有点晚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将手中的圆球弹射出去。

    嗖!

    虎爷应声倒地,脑袋上的弹孔血流不止。

    ‘连子弹都能徒手抓住,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刘雯婷望着那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心中满是惊疑,像她这种上流社会的人自然也听说过武者的存在,但是能徒手接子弹的人,她是闻所未闻。

    她身旁的刘文弘早已经吓的瑟瑟发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生怕萧辰发现了他,秋后算账。

    但是庆幸的是,萧辰杀了虎爷后,根本没有多看他一眼,对着小蝶吩咐了些事情,便先行离开了。

    “大家不要慌张,我的同事马上就到,请大家安静再等几分钟,做完笔录,我会让你们回去的。”

    小蝶说完,遥遥望了一眼萧辰离开的背影。

    这个男人身上总是有种让她看不透的感觉,不过她有一种预感,以后还是会再见的。

    南海省,锦江市的工商大学。

    一辆不起眼的捷克停在校门口,车上坐着两个男子,尽皆目不转睛的望着校门口。

    “还有五分钟,她应该就下课了,千万别让她溜了,不然长老要扒了我们的皮。”

    “放心吧,我已经盯梢好几天了,那个小丫头跑不掉的,只是她身边经常跟着另一个女孩,我们要不要.”

    男子说着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没事,一起抓走吧,或许还能派上用场。”

    大约五分钟后,下课铃响起,因为明天是假日,所以很多学生没有回寝室,大多成群结伴准备出来玩。

    “紫涵,哥哥明天要回来了,我让他带我们去旅游吧?”

    萧宛如对着身旁的夏紫涵建议道。

    夏紫涵被萧辰带到海陵市后,他们一家人对于夏紫涵也是十分喜欢的,所以萧居正拖关系让夏紫涵和萧宛如上了同一所大学,但是年纪不同罢了。

    “真的嘛?我好久没见到师父了。”

    夏紫涵有些欣喜的说道。

    萧辰对她来说,亦师亦兄,心中更多是一份感恩之情,如果没有萧辰,她恐怕不知道流落在哪个烟花柳巷了,更不会有机会学到九品玄典。

    “对了,上次骚扰你的那几个大二的流氓,没有再继续找你麻烦吧?”

    “没有,师傅可是传授了我功夫,就那几个人根本不够我打的。”

    夏紫涵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想不想学?我可以偷偷教你,不告诉师傅。”

    萧宛如有些犹豫的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恐怕学不会,而且这事没有哥哥同意,他会生气的。”

    正当两人闲聊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捷克一个急转弯横在了她们面前。

    夏紫涵十分警觉的拉着萧宛如往后退了几步,从车上下来两个男子,都戴着墨镜、面巾,根本看不清脸。

    “你们想干什么?”

    萧宛如皱着眉头望着两人,心中有种不妙的预感。

    “别害怕,我们只想要她,你要是乖乖的不说话,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男子一边说着,目光骤然望向了夏紫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