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间,无数道术法轰在了萧辰所在的位子上,爆发出一道刺眼的耀光,让人无法直视。

    “嘿嘿,这小子应该死的渣都不剩了。”

    张凯成看到这么震撼人心的场面,忍不住望着萧辰所在的位子冷笑道。

    很快光芒散去,张凯成脸上的冷笑瞬间凝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望着眼前。

    萧辰依旧站在原地,似乎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分一毫,脸上那种淡然的表情,让人不禁有些怀疑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幕全都是幻觉。

    “这不可能!”

    中年妇人愕然望着萧辰,以她的境界能清晰的看到萧辰身旁环绕着一圈几乎凝成实质的气劲!

    气劲乃是武者利用天地元气化成,无形无色,她第一次看到能凝成实质的气劲!

    这意味着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的武道境界,已经达到了一种她无法理解的地步!

    不止是她,所有人都一脸愕然的看着萧辰,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一幕。

    这种层次的攻击,就算一位修法高人站在萧辰的位子上,都无法抵挡住!

    墨渊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一下,心头猛然一震,萧辰的实力让他感到有些恐惧了。

    但是随即他便强压下心头的恐惧,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如果他能杀了萧辰得到萧辰的功法,那么就算是天师道的教主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了吧?

    他立刻鼓动道:“大家一起出手!这小子功力再深厚也扛不住多久的!”

    “不错,一起出手,不要再留有底牌了,一起灭杀这小子!”

    中年妇人也感到了一阵危机,如果今天不能杀了萧辰,或者让他跑了,那么这对于天师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懒得陪你们玩了,让你们死之前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术法。”

    萧辰话音刚落,整个岐平山脉的突然震动了起来,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突兀的出现,一些毫无防备的人,惨叫着掉进了裂缝中的无尽深渊之中。

    然而,令他们更加惊恐的事发生了,他们上空原本天朗气清的天气,忽然变成了如同黄昏般的火烧云。

    然而这火烧云并不是美景,而是真的‘火烧云’!他们能明显感觉到温度上升了十度不止,所有人都汗流浃背,口舌发干。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天上陡然下起了火球雨,密密麻麻的火球如同暴雨般倾盆而下,让人避无可避!

    尤其是在广场上,所有人都围着萧辰,人群十分密集,众人都惶恐的想要逃跑,但一时间根本无法做到快速疏散。

    “啊!救命啊!”

    “快救救我!师兄,快救救我!”

    “师叔,别丢下我!救啊!”

    “.”

    平日里那些关系要好的师兄弟、师叔伯,在这一刻彻底暴露了人性的丑恶。

    不少人为了活命的机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踩在脚底,只是为了多争取一秒钟躲进屋子里。

    然而,跑的最快的那一拨人冲进屋子后发现,这火球根本就不是凡火,连石头都能烧起来。

    整个天师道一时间充斥着惨叫、呻吟、哭喊,宛如一片人间地狱!

    中年妇人等一群修法高人凭借着深厚的功力,根本不畏惧这火球,但是他们看着眼前这一片惨景,尽皆气的身体发抖。

    天师道三百年的底蕴,在一刻间化为了乌有!

    “小子!我要杀了你!将你抽魂炼魄!”

    中年妇人指着萧辰厉呵道。

    “我说过了,没时间陪你们玩,既然你们动了我的家人,就要有死的觉悟。”

    萧辰说完,冰冷的目光骤然望向了墨渊。

    墨渊对视上萧辰阴寒的目光,脸色大变,转身就想逃,这种禁忌法术萧辰都能施展出,他哪里还有任何再战之心,早就被吓的肝胆俱裂了。

    萧辰抬手朝着他凌空一抓,墨渊逃跑的动作如同被定格了一般,僵在了原地,丝毫不得动弹。他慢慢的收紧着双手,墨渊也如同遭到了巨力挤压,脸色浮现不正常的潮红,身上骨骼‘嘎吱嘎吱’的响,显然只要再过几秒,就算萧辰没捏死他,他也会被自己胸膛的碎骨

    刺穿心脏而死。

    “我妹妹他们哪儿?我只问你一次?”

    萧辰冷声道。

    墨渊惊恐的望着萧辰,刚准备开口,突然一道虹光攻向了萧辰。

    萧辰反应极快的抽身后退,抬头望去,只见大殿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

    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抓着两名少女走了出来。

    “哥哥!”

    “师傅!”

    萧宛如和夏紫涵脸上闪过惊喜之色,萧辰看到了她们安好无事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望着黑袍男子冷声道:“给你一个机会,放了她们,自断双手,我绕你不死!”

    “哈哈哈这一定是我三百年来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黑袍男子的脸隐匿在帽子中,但是沙哑的声音如同洪钟般响亮,让人闻之不禁耳膜生疼。

    “教主,此人几乎杀光了我们所有弟子,还请教主出手,灭杀此獠!”

    中年妇人望着黑袍男子,有些悲戚的开口道。“我天师道三百年的基业居然被你给毁了,不过这不算什么,大不了再花几百年重建,不过我对你很感兴趣,小子告诉我你的功法从何得来,我可以考虑让你们死的痛快点

    。”

    黑袍男子开口道。

    “既然谈崩了,那就别废话了。”

    萧辰眼神一冷,自己的家人还在别人手里,他已经没有耐心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有趣。”

    黑袍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突然袖袍一挥,一颗乌黑色小珠子飞出,没入地面。

    很快,地面蓦然震动了起来,一个十丈高的石人从地下爬了出来,几乎和大殿一样高,让人望而生畏!

    然而,这还没完!随着第一个石人爬出来,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

    密密麻麻的石人仿佛无穷无尽的爬了出来,气势汹汹的朝着萧辰走去,宛如一只悍不畏死的军队!中年妇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一喜道:“教主动用了那颗灵珠,哪怕这小子是神境,今天要含恨死在这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