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渊显然是第一次看到这灵珠,好奇的望向中年妇人道:“仇师姑,这是?”

    “这是教主本命法宝,也是我天师道的至宝中最强的一件,名曰‘土灵珠’,下接地气,上连黄天,天地不灭,元气不息!”

    中年妇人满是憧憬的望着黑袍男子手中的灵珠,这样的至宝,换了谁都想据为己有,但是宝贝配英雄,也只有他们教主这般的枭雄才配使用。

    “天地不灭,元气不息?”

    墨渊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目光灼灼的望着那颗灵珠。他们这般术士无论是施法布阵都需要汲取天地元气化为真气所用,但是真气是用一点少一点,一旦耗尽就需要大量的时间重新汲取天地元气炼化,这在势均力敌的战斗中

    无疑是致命的。

    可这灵珠就不同了,只要天地不灭,它的威能就生生不息!

    哪怕萧辰再厉害,境界已经达到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可体内的真气终有耗尽的一刻,此消彼长,萧辰毫无胜算。

    ‘我就不信你小子这次还能活下来,就算你是大罗金仙下凡,真气也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

    墨轩脸上挂着冷笑,心中暗道。

    萧辰越是厉害,他越是对萧辰的功法觊觎,而且同是年少成名,他在天师道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年仅二十出头就已经是入道大圆满了,还兼修了武道。

    同辈之中,几乎无人能出其左,直到他在港岛遇到了萧辰,才使得他的骄傲被狠狠的打击了,道心也因此破裂。

    不过这马上就要变成往事了,只等萧辰一死,他拿到了功法,就算是天师道的教主也不会被他放在眼里了。

    此时,广场上乌压压的一大片石人,将整个山谷都堆满了,这场面实在过于震撼,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黑袍男子不急不缓的望着萧辰道:“小子,我实在是爱惜人才,不忍杀你,你若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再跪地投降,我可以考虑收你为记名弟子。”

    男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继续悠悠道:“这些门下弟子死了也就死了,在我眼里不登大道,只是蝼蚁罢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食言,找你秋后算账。”

    中年妇人等人闻言,尽皆皱了皱眉头,虽然教主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番话,让人有些寒心,但却毫不掩饰的揭露了他们天师道的本质。

    天师道每年都会招收大量新弟子入门,但是这些人中能跨入入道境界的,百中无一,能突破到修法境界的,更是凤毛麟角!

    他们隐世了三百年,前后秘密招收了不下数万人,但是修法高人也仅仅只有寥寥几个。

    那些资质差,或者没有天赋的,大多成了苦役,专门为那些有天赋的弟子服务,属于一种消耗资源。

    也正是这样的制度,天师道才能在三百年中,一直长盛不衰,不像其他的道统,盛极必衰。

    “教主,此人包藏祸心,万不可纵容啊!”

    中年妇人连忙开口道。

    “不错,这小子桀骜不驯,就算他今天佯装投降,日后必定生事,还望教主明察,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墨渊也顺势附和道。

    他若不在这个时候添一把火,把萧辰弄死,只怕日后就没机会了。

    所谓既生瑜何生亮,真正的强者撞见,不可能是惺惺相惜,只会在心中想着怎么弄死对方,好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其他人一些幸存的人也纷纷开口,请求教主灭杀萧辰,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初来天师道,就几乎杀光了他们大半弟子,如今还有可能成为教主的弟子,一跃成为至高无上

    的亲传弟子,这让他们心中妒火中烧,很是不是滋味。

    然而,黑袍男子没有说话,脸色淡然的望着萧辰,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是个傻子都不会拒绝他的好意。

    至于其他人的看法,他根本就不在乎,天师道是因为他才存在,这些弟子、哪怕是修法高人在他眼中都只是一种可利用资源罢了。

    “求和也没有求和的诚意?你若放了我妹妹和我徒弟,带着剩下的人跪在我面前,三拜九叩求我放你们一条生路,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

    萧辰徐徐说道。

    此言一出,如同一滴水落在沸油锅中,顿时引起了一片哗然。

    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懵逼的望着萧辰,以为自己耳朵出现幻听了?

    如今的局势是萧辰被灵珠所化的‘无穷大军’给包围了,而且这大军是灭不完的,单单这一点,萧辰就已经输了,他居然还在大放厥词,让他们教主投降?

    “呵呵,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他都这么说了,教主肯定拉不下面子,不会放过他了。”

    不少人冷笑道。

    之前教主根本不理会他们的反对,坚持劝降萧辰就让他们心中五味杂陈,很是不是滋味,如今出现这么一出反转,倒是让他们有些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应该就是这样了。

    “这人啊,不作就不会死,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真以为教主手上的灵珠是摆设呢?”

    “既然这小子赶着去投胎,我们也可以见识一下我们天师道至宝的威力到底有多强了。”

    众人纷纷低声议论着,望向萧辰都微微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和一些惋惜。

    黑袍男子听到萧辰的话,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许诺的这些条件在别人看来,可都是争破头都争不到的。可萧辰不仅拒绝了,还当众反过来羞辱他,他活了这么多年,虽早已经看透世事,但泥人也尚且有三分火性,何况他还是堂堂的天师道教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他

    根本不下来台了。

    “好好好!果然有种,既然你嘴这么硬,那我只好杀了你,反正知道这事的也不止你一个人。”

    他说完,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夏紫涵。

    萧辰眼神也渐渐冷了下来,缓缓开口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你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是什么了。”

    “什么?”

    黑袍男子脸色阴霾的望着他。“你敢威胁我的家人,那我就杀你全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