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脸色淡然环视了众人一眼,将众人脸上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也大约猜出了他们在想着什么。

    “小子,这里不欢迎你!”

    郑川冷声冲着萧辰说道。

    看着众人齐齐的将矛头对准了萧辰,站在另一旁看好戏的郑俊宏心里面别提有多爽快了。

    他之前被萧辰那么侮辱,一肚子的火气,正愁没地方发泄,郑俊宏还想着之后怎么找回场子呢。

    可现在倒好,对方竟然就这样自己送上了门,这让郑俊宏倍感痛快。

    “萧辰,你这个人怎么给脸不要脸?”

    郑俊宏仗着人多,指着萧辰冷声喝道:“你真当我们郑家好欺负了是不是?”

    虽然郑俊宏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但他却不傻。

    这本来就是他和萧辰两个人的个人恩怨,说白了,跟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关系,可现在倒好,郑俊宏偷换了概念,直接将萧辰树立在了整个郑家的对立面。

    “看来刚才还没有把你打醒啊?”

    萧辰当然能听得出郑俊宏话里面隐含的意思,但是他懒得戳破,跟这种脑子有问题的人玩智商,萧辰也丢不起那个人。

    “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郑俊宏显然是被萧辰的话给气的不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侮辱,令得郑俊宏恨不得上前将萧辰整个人给活吞了!

    不过郑俊宏显然没有那个胆子,之前面对萧辰时,对方所展露出来的身手,直到现在都让郑俊宏有些后怕,就算再给他几个胆子他都不敢过去。

    整个客厅吵成了一团,谁都看不惯萧辰。

    在场的每一个在整个金州都算得上是由头有脸的人物,要不然郑家也不会邀请他们做客,现在看到对方这样嚣张的模样,每个人的心里都忍不住暗自摇头。

    在他们这些人看来,金州市当中,敢跟郑家作对的,除了疯子就是傻子。

    “老刘,你还杵在那儿干嘛?给我把他的三条腿都给掰了!

    郑川被萧辰给气的脑袋都快要冒烟了,此时的他,哪还顾及到什么风度,怒吼着对身旁不远处的一名保镖说道。

    当然,郑川只是大概知道萧辰和自家的侄子有过节,并不知道萧辰的身手,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打死他他都不会说这种话。

    而那个被叫做老刘的保镖,在听到了郑川的话之后,心里面不由得暗自咧嘴。

    刚才郑俊宏把他们这些人带过去,就被萧辰给打了一顿,到现在他的肩膀还疼着,现在竟然还让他过去,这不是给人家送菜吗?

    但是碍于郑川的身份,老刘自然是不敢提出什么异议,正当他处在两难境地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只见郑元坤走进了房间,喘着粗气,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哪有平常的半点风度。

    郑俊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看到郑元坤出现的时候,眼前一亮,激动的指着萧辰,对郑元坤说道:“爷爷,你回来的正好,他就是萧辰,你可得帮我……啊!”

    还不等郑俊宏把一句完整的话给说完,只见郑元坤猛地走到了郑俊宏的跟前,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郑俊宏的脸上。

    郑元坤的这一巴掌打的足够狠,整个客厅都回荡着清脆刺耳的声音。

    挨了一巴掌的郑俊宏不由得惨叫出声,原本他那半张脸没事,但是经郑元坤这么一打,郑俊宏另外的半张脸也迅速变得肿胀,整张脸就像是一个猪头一般。

    郑俊宏脑海中一阵嗡鸣,捂着脸,一脸委屈,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到现在都没明白,自己哪里招惹到老爷子了。

    在郑俊宏的记忆当中,虽然老爷子平日里不怎么待见他,但对方也从来都舍不得碰自己一根手指头。

    这一点,也是郑俊宏每次闯祸心里面都有恃无恐的原因。

    原本喧闹的客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落针可闻,就只剩下郑元坤喘着粗气发出的声响。

    在场的一众人脑子有些空白,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郑老爷子一回来,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这让众人的心里面很是不解。

    所有人都是一副大眼瞪小眼的样子看向周围的人。

    从彼此的眼神当中,都能够看到对方眼神中所露出的浓浓疑惑。

    诡异到了极点的气氛弥漫在了整个客厅当中。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郑元坤突然动了,只见他缓和了自己的情绪,走到了萧辰的跟前,做了一个极为标准的军礼:“总指挥好!”

    郑元坤雄浑嘹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客厅当中,他说出的短短几个字,就如同一颗炸雷一般豁然在每个人的脑海当中炸响!

    全场哗然!

    包括郑俊宏在内的所有人,大脑几乎都是一片空白,不可思议的朝着萧辰的方向看了过去。

    虽然他们这些人直到现在都还不曾知道萧辰的真正身份,但是从郑元坤刚才的只言片语当中,众人的心里面无疑是明白了一个问题。

    萧辰的来头,大的吓死人!

    能让老爷子以军礼相待的人,整个金州都找不出第二个,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叶家的那些高管。

    所以当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甚至有一部分人还不信邪的掐了自己一把,

    感受到身体上传来的同意,这些人这才醒悟过来,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不是做梦!

    “郑老爷子,好久不见了。”

    萧辰笑了笑,与其轻松地对着郑元坤说道。

    顿了顿,萧辰摇了摇头,好笑的道:“没想到郑少是郑老爷子的孙子。”

    郑元坤人老成精,自然是能够听得出萧辰语气中浓浓的调侃之意,老脸不由得一红,尴尬的站在原地,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之前郑俊宏一离开他办公室的时候,郑元坤就打了电话,派人调查与郑俊宏作对那人的消息。

    自己的孙子被人给打了,郑元坤自然是会帮其出头。 但谁成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直接让郑元坤整个人都傻了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