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落,一个穿着黑色西服,面向粗犷的大汉站了出来,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了萧辰的身上,一脸的不善,最后还撸起了袖子。

    看那架势,如果女人发话的话,这个被叫做杰森的人应该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萧辰脸色露出了几分无奈,没想到一出来就碰到这种事情。

    “两万块!”

    女人扬起高傲的头颅,冲着萧辰喊了一句。

    迎上了对方的目光,萧辰眨了眨眼,一时间他显然没有明白女人话里想要表达的意思。

    将萧辰的反应看在眼里,女人的脸上露出不屑:“我这身衣服价值一万块钱,你掏了钱,这件事情就算了!”

    萧辰差点儿没笑出声。

    不小心轻轻碰了对方一下,竟然被人家讹一万块钱,这女人是想钱想疯了吧?

    在这种情况之下,萧辰整个人的全部心思都落在了寻找小白这一问题上,哪里还有其他的想法。

    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十分诚恳,对于女人的步步紧逼,萧辰也是选择了不断推让。

    但是,退让的结果却不是海阔天空,而是对方的胡搅蛮缠。

    再跟这种女人继续交流下去的话,萧辰感觉自己本来就不多的耐性就要被眼前这个女人跟磨没了。

    况且刚才的事情,也不是萧辰怎么样,反倒是对方因为走路太快的关系两人这次不小心碰到。

    萧辰显然是不想因为这种无聊到了极点的事情而去跟对方争辩。

    如同看待白痴一般的目光看了女人一眼,萧辰也懒得继续理她,转过头准备离开。

    “你给老娘站住!”

    看到萧辰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女人的自尊性瞬间被打击到不少,只见她猛地一吼,尖利的声音回荡在四周,极为刺耳。

    在女人的示意之下刚才那个被叫做杰森的男人站了出来,走到了萧辰的跟前,揽住了他的去路。

    萧辰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粗犷男子。

    “臭小子,你别以为这事儿完了,要么你那两万块钱出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要么给我跪下道歉,你自己选一个吧!”

    女人那尖利刻薄的声音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萧辰的耳朵当中。

    摇了摇头,萧辰明白,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自己的退让无疑是成为了对方得寸进尺的资本。

    “让开”

    脸色平静到了极点,萧辰的目光落在了杰森的身上,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杰森甚至有些不敢跟眼前这个矮他半头的年轻人对视。

    “你还愣着干嘛?给老娘揍他啊!”

    女人见杰森迟迟没有动作,一张脸孔也气的扭曲,跳脚对着杰森骂道1.

    “对不住了。”

    杰森说话的同时,身体猛地一动,想要将萧辰给擒住。

    但是,在杰森动了的同时,萧辰却先他一把,反手钳住了对方的胳膊。

    杰森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浓浓的不可置信,他的感觉果然没错。

    就刚刚和萧辰打了一个照面的功夫,杰森就多少能够意识得到,眼前这个陌生青年不一般,现在萧辰所表现出来的身手也无疑是再一次的印证了杰森刚才心里面的猜想。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跟萧辰那么客气。

    擒住了杰森的同时,萧辰随手将其推到了女人的跟前。

    或许是力气用的稍微大了一点,萧辰这么一推,杰森恰好撞在了女人的身上。

    伴随着女人的一声尖叫,她整个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由于是穿着裙子的关系,女人这么一摔,露出了不少风光。

    萧辰嘴角扬起,心里面莫名感觉有些解气。

    或许对待这种人,就应该用最粗暴的方法。

    反正讲道理又讲不通。

    女人趴在地上,显极为狼狈,不断地对萧辰破口大骂。

    “你给老娘等着,你今天能走出这条船老娘跟你姓!”

    女人的叫骂声吸引了周围不少乘客的目光。

    这时,一个满头白发,穿着黑色西装的老者带着几个保镖打扮的人从甲板处的方向匆匆赶来。

    老者第一时间便是看到了倒在地上女人,急急忙忙的走到跟前,连忙将其搀扶起来。

    “管家,你一定要把那个小子给我弄死!”

    看到老者的出现,女人就如同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当场闹了起来,指着萧辰方向跟老者说道。

    由于女人说的是韩语,所以周围也没几个人能听得懂。

    但萧辰看那女人的架势也多多少少的能猜得出来,对方说的绝对不可能会是什么好话。

    老者和女人叽里咕噜说了好久之后,这才听了下来。

    只见老者走到了萧辰跟前,阴沉着一张脸对着萧辰说道:“你还算个男的吗?光天化日这样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老者一口中文的蹩脚程度,比起刚才的那个女人都是不逞相让的,不过好歹能让人听得到。

    听到老者的话,萧辰的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手无缚鸡之力?

    你在说她吗?

    就刚才那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泼辣程度怎么都不可能跟“手无缚鸡之力”联系的起来吧?

    萧辰正准备开口,但是老者却是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愣着对着前者说道:“我是小姐家里的管家,刚才你碰倒的,是月莹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

    老者这话一出,倒是引起周围人不小的骚动。

    月莹集团是韩国的一家超级企业,主打化妆品的销售,旗下的子公司涉猎于隔行各样。

    即便是在海外,都有不少人听过月莹集团的大名。

    从众人此时脸上的惊讶程度就多少能够窥探一二了。

    “然后呢?”

    萧辰对于老者的一番话无动于衷,随口问了一句。

    “你必须给我家小姐下跪道歉,要不然的话,我保证你走不出这条船!”

    老者脸色阴沉的威胁道。

    萧辰乐了。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现在老者的态度跟说的话,与刚才那个女人别无二致。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冷笑,面对老者威胁的目光,此时的萧辰就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丝毫不予理会,仿佛没听懂对方话里的意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