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瞳孔猛然瞪大,身体就如同是彻底僵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眼角不停地抽搐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让麻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画面,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萧辰接住了对方甩来的闷棍,随手将其一捏,直接让那根棍子变成了粉末。

    前后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

    麻杆只感觉自己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腿肚子都有些发软。

    对方得使了多大的劲才能把一根棍子给捏碎?这简直太荒谬了。

    如果别人告诉他这种事情的话,麻杆肯定会当成笑话听,笑笑就过去了。

    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这让麻杆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另一边的小三也是将刚才发生的情景全部都看在眼里,嘴巴一张一合,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麻杆惨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害怕的情绪,转过头就准备逃走。

    “这就想走了。”

    看穿了对方的意图,就在麻杆刚刚转身的一刹那,萧辰一把便将对方的胳膊拽住,直接拉了回来。

    “大……大哥,我错了,你就放了我吧。”

    麻杆小的比哭都难看,颤抖着声音,不断地跟萧辰祈求道。看到了萧辰刚才的那番表现之后,现在的麻杆也是没有了任何想要反抗的念头,对方能够将那样粗的一根木棍给轻而易举的碾碎,想要玩死他们这些人,实在是不要太轻

    松。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麻杆只能跟萧辰服软。

    “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们不珍惜啊……”

    萧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你想怎么样?”

    有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麻杆的一张脸上写满了畏惧的颜色。

    “卸你一条胳膊不算过分吧?”

    萧辰随口说了一句。

    麻杆听了这话差点儿没直接被吓昏过去。

    而欣澜则是躲在墙角,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

    只见欣澜的一双眼睛瞪大,乌黑的眸子当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眼神。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萧辰竟然这么厉害,轻而易举的挣脱绳索不说,还三下五除二的将那两个人给制服,一时间,欣澜也是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萧辰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对于麻杆的再三求饶充耳不闻。

    见萧辰没有准备理会他的意思,麻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颤抖着说道:“你要是敢动我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看着对方一副色厉内茬的样子,萧辰乐了,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你就是天王老子在我眼前也不过如此。”

    说话的同时,萧辰毫不犹豫的扬起手臂,直接将对方的一条胳膊给卸掉。

    麻杆的一双眼睛瞬间瞪大,像是要马上掉下来一般,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囚笼之中,听起来极为的刺耳。

    而另一旁的小三早已经被眼前的场景几乎给吓得魂飞魄散,他的身下,甚至还多出了一滩不明液体。

    “都告诉你们放我们走了,你们非不听,这不是成心想挨揍嘛……”

    萧辰撇了撇嘴,随口说了一句。

    正准备去拿囚笼钥匙的时候,萧辰看到钥匙上沾上了几滴不明液体之后,皱了皱眉,露出了几分无语的表情。帮欣澜解开束缚她手臂的绳索,萧辰走到了囚笼跟前,双臂按在栅栏上面随手一板,只见原本铁做的栅栏在萧辰的手上就如同像是纸糊的一板,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逐

    渐变得扭曲,到最后形成了一个可以让人穿过去的裂口。

    欣澜掩嘴惊呼,一双灵动的眸子当中异彩连连。

    眼前这个男人,无论是在服装店,还是在这里,都给她一种极为看不透的感觉。

    “你们会后悔的,洪门不会放过你们的!”

    刚刚走出囚笼没多久,萧辰和欣澜便是听到囚笼当中麻杆等人的叫嚣。

    萧辰先是一愣,随即玩味的摇了摇头。

    像麻杆他们这种人,是正儿八经的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过萧辰也是懒得去理会他们。

    回去跟几只蝼蚁继续较劲,显然太过无趣了。

    但是麻杆等人的话却是让萧辰多留了一个心眼。

    对方居然是洪门手底下的人。

    洪门竟然在这么偏僻的华人街都有势力遍布么?

    萧辰的心里面忍不住的暗自思量,眼神之中也透出了几分冷冽。

    萧辰与洪门的恩怨由来已久,这一次来到这里,有时间的话,倒是可以去找他们玩玩。

    “赶快走!”

    就在这时,一道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响起,将萧辰整个人给瞬间拉回到了先是当中。

    只见欣澜低声说了一句,一把拉住了萧辰的手,跑了起来。

    萧辰也只能跟着对方一起跑,感受到对方手掌柔软的触感,萧辰也是不由得打量了欣澜一眼。

    过了好一会儿,在欣澜确定了没什么危险之后,两人这才听了下来。

    欣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双手扶着膝盖,显然是被累的不轻,反观萧辰,脸不红气不喘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脸色有些古怪的朝着欣澜看了过去,萧辰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带着我跑什么呀?”欣澜幽怨的瞪了萧辰一眼,这才开口说道:“你没听那两个小混混说他们是洪门的人吗?你知不知道,洪门在华人街这一带,势力很大,现在我们要是不跑,被洪门的人给

    逮住了的话,那可就完了!”按照欣澜所说的,华人街这一带有一个洪门分部,势力几乎囊括了整个华人街,属于一家独大的状态,且手底下的小弟多如牛毛,一旦有人被洪门的人给订上了的话,那

    个人的下场也无疑是可想而知的。

    “你不是华人街这边的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欣澜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解,一脸疑惑的朝着对方问道。按理说只要是在华人街,就肯定有听说过关于洪门的消息,但是萧辰却像是第一次听到,这让欣澜有些诧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