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你说我是这儿的人了?”

    听到欣澜的问话,萧辰有些无辜的眨了眨眼,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啊?”

    欣澜也没有想到萧辰竟然会这样回应她,她之前还一直以为萧辰是生长在华人街呢。

    “那你来这儿是干嘛的?”

    眨了眨眼,欣澜有些好奇地朝着对方开口问道。

    “我是过来旅游的。”

    萧辰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听到萧辰的解释之后,欣澜差点被她自己的口水给噎到,过了好久这才将情绪稳定下来。

    “这种地方有什么可玩的啊?还旅游?”

    欣澜揉了揉额头,她感觉自己快要跟不上萧辰的思路了。

    “算了,你先去我那儿躲一下,万一咱们两个被洪门的人发现,那就完了!”

    在欣澜的建议之下,两人来到了她的家里。

    欣澜住的地方是一间破旧的出租屋,总共不过五十平米,装修十分简陋,但是却胜在干净整洁,装潢格调有着小女生特有的温馨。

    “那个人是?”

    进入到了房间之后,萧辰眼见的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张床上正躺着一个女人。

    女人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头发都是有些稀松,身形枯瘦,看起来十分虚弱。

    “她是我姐姐,欣惠。”

    听到了萧辰的文化,欣澜也没有了刚才跟萧辰独处的跳脱,她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哀伤。

    “她这是怎么了?”

    眨了眨眼,萧辰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她得了白血病,身体十分虚弱。”

    欣澜的声音有些哀伤。

    “那为什么不去医院啊?”

    萧辰走到了床前,背对着欣澜,有些诧异的问道。

    女孩躺在床上的样子十分可怜,长长的睫毛在轻微颤动着,让人不由得生出几分心疼之意。

    “我倒是想……”

    欣澜一边将自己的外套挂在一家上面,一边说道:“住院的话,光是每天的住院费都是我每天工资的好几倍,而且,没有能够配型的骨髓,去了也是白去。”

    “上次我把我姐带出医院,她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来了,不想连累我。”

    说道这里,欣澜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想到了辛酸往事的她,眼圈也是不由得有些发红。

    “那你姐她这么一直扛着也不是个事儿吧?”

    “没办法啊,我姐不想连累我,一直用的便宜药,有几次她都想轻生,但是全部都被我发现给拦住了。”

    欣澜苦笑着回应道。

    萧辰没有说话。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饶是萧辰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孩肩膀上的担子会这么的重。

    “不说这些了。”

    欣澜悄悄地擦了一下眼泪,笑着说道:“今天你去我们服装店买衣服,老板给了我好多提成,你还救了我,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顿好的。”

    萧辰转过头,目光落在了欣澜的身上,虽然对方在笑,但是在萧辰的眼里,她的笑容实在是有点假。

    但是萧辰没有说破,点了点头道:“记得多点肉。”

    “好咧!你先看着我姐,我马上就回来!”

    欣澜笑着点了点头,对萧辰嘱咐了一句,随即便是离开了房间。

    萧辰随手办了一个凳子,坐在了女孩的跟前,伸出手为其把脉。

    女孩的手势冰的,脉象很是紊乱,虽然是在睡梦当中,但是她的脉象却是十分紊乱。

    萧辰一下子便是能够看得出来,如果就这样继续耽误病情的话,不出一个月,眼前这个女孩只怕就要香消玉殒了。

    随手从自己的口袋当中拿出了一粒丹药。

    萧辰在离开金州市之前,炼制了不少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拿来用正好。

    “对不住了。”

    萧辰低声说了一句的同时,轻轻地将女孩身上的杯子拉开,女孩仍旧是躺在床上,没有任何意识。

    随即,萧辰揭开了女孩上半身的睡衣,露出了光滑的肌肤。

    虽然身形枯瘦,但是身体的皮肤却是没有被影响到。

    萧辰也没有时间吗关注这个,心神一动,手里面圆滚滚的丹药瞬间化成粉末,萧辰随即便是将这些粉末均匀的涂在了女孩的小腹上面。

    随即萧辰取出了一盒银针,掐出几根,扎在了女孩的身上,刺激这些药粉尽快进入女孩的身体当中以便吸收。

    一阵暖意袭来,令得睡梦中的女孩逐渐有了意识,女孩原本紧皱着的眉头也因为身体当中不断划过的暖流而逐渐变得舒展。

    女孩睁开了眼,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寂静崩溃。

    此时她的被子被掀开,睡衣开着,面前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一幕让女孩几近崩溃,忍不住尖叫出声。

    “你……你是什么人?”

    女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目光死死的盯着坐在其窗前的萧辰,脸颊羞红,目光之中满是愤怒的神色。

    “你不要误会……我是在……”

    萧辰正要开口皆是,但是,还没等到他话说一半,房门却是被推开了,欣澜手里面提着两大包东西,走进了房间。

    进入到房间之后,欣澜笑着,正要说话,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却是让她的笑容变得坚硬。

    自己姐姐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光洁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小腹上还插着几根针,萧辰坐在床前。

    手里面的东西掉在地上,欣澜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然炸响,载客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剑圣问道:“萧辰,你在对我姐姐做什么?”

    “滚出去!”

    阴沉着一张脸,欣澜眼圈发红,对着萧辰吼道。

    萧辰帮助了她足足两次,所以欣澜这才放心把他留在家里照看姐姐,但谁成想居然成了引狼入室。

    一时间,欣澜有一种被人给背叛了的感觉,眼眶中布满了水雾,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面对一大一小两女朝着自己投射过来的愤怒目光,萧辰心里面苦笑不已。

    得,这可闹大了。

    硬着头皮,萧辰赶忙对两人解释道:“这是个误会,你们要相信我。”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欣澜感觉自己被骗了,哽咽着出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