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川的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层汗珠,他看不透眼前这个陌生青年。

    他咬了咬牙脸色阴晴不定,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按照刘一川看来,萧辰的实力应该要远远超过他才是,但对方却是迟迟没有动手,这让刘一川的心里面七上八下的,极其难受。

    虽然刘一川的心里面出现过与萧辰搏命的念头,但是到最后,他还是选择将这个念头给抛在了脑海之外。

    他是一个惜命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对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命只有一条,钱没了还可以再挣,但是命没了的话,就什么都没了。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而就在这时,萧辰开口说话了。

    刘一川也是有些诧异的看向了萧辰,不知道对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辰没有理会刘一川错愕的目光,而是笑眯眯的对着别墅的某一个方向说道。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刘一川也是顺着萧辰的目光,朝着那个方向所在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老者缓缓地走了出来,老者白发白须,穿着一身长衫,双手负在身后,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岳父?”

    看到老者的模样之后,萧辰的脸色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反倒是刘一川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

    “你……你不是死了吗?”

    刘一川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浓浓的不可置信,他怎么都没想到,一个死了的人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让刘一川差点儿没当场发疯!

    “一川啊,你看到过我的尸体吗就说我死了?”

    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对着刘一川说道。

    刘一川也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瞪大了眼睛,满脸诧异的问道:“您也是武者?”

    老者笑了笑,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

    刘一川嘴唇都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在他的印象当中,自己的岳父虽然是洪门分部的控制者,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谁能想到,对方竟然会是武者出身。

    “果然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都是成精的狐狸啊。”

    萧辰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语气当中满是玩味。

    “小友抬举了。”

    老者面对萧辰变相的嘲讽,像是没听出来一般,反倒是一副十分受益的样子。

    “小友将我整个洪门分部给毁了一大半,是不是该给老汉一个说法呢?”

    老者原本慈祥的模样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彻骨的冰冷!

    刘一川也是下意识的退了几步,脸上难掩恐惧之色。

    老者的身体周边伴随着强烈的气流波动,这种波动,令得刘一川这种意境成为极境宗师的武者都是大感吃不消。

    刘一川的心里面有些不自觉的咧了咧嘴。

    自己的这个岳父,藏得也未免太深了吧?

    “说法?”

    萧辰对于老者周身遍布的恐怖气势视若无物,耸了耸肩,随口说了一句。

    “年轻人要学会低调……”

    老者在听到萧辰的回答之后,眼中寒光一闪,嘴里面也是不急不缓的说道:“否则的话,很容易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就怕您老人家啃不动我这块骨头,最后还被崩了牙就得不偿失了。”

    萧辰的脸上笑意不减,轻描淡写的说道。

    “呵呵……”

    老者听到了萧辰的一番话之后,幽幽的笑了,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老者的一双手掌不断地变幻着形状,他的一双手上面,慢慢汇聚出了一团蓝紫色的火焰,妖魅无比。

    术法!

    而另外一旁的刘一川,看到了老者手里面的动作之后,差点儿没直接被对方吓得把眼珠子掉在地上。

    虽然之前刘一川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他仍旧没有想到,自己的岳父竟然能够使出这样恐怖的手段。

    刘一川很明显的能够感受得到,老者手里面所汇聚的那一团火焰,比起刚才萧辰所使出来的,威力更加恐怖。

    光是凭借其散发的威能就可以判断一二。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刘一川,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

    这是神仙打架啊……

    刘一川的心里面也是不由得感慨出声。

    老者的身形猛然动了,只见他的眼神当中闪过了意思狠厉,身形如电,直接朝着面前不远处萧辰所在的位置上面扑了过去。

    他终于出手了!

    一瞬间,老者的气势铺天盖地,直指人心。

    另一旁的刘一川光是感受到这种恐怖的气势,都有一种快要喘不过气的感觉。

    足以见得,老者此时的攻势,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面对老者铺天盖地朝着自己袭来的灵力攻势,萧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仍旧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甚至眼神之中都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臭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看到萧辰没有任何的反应,老者的脸上闪过了几分戾气,双手不断变幻着动作,直接将萧辰整个人笼罩在了手中火焰的范围之内。

    而那团火焰在离开老者的手掌之后,瞬间变大,直接将萧辰给包围住。

    老者的枯瘦的脸上露出了阴测测的笑容。

    没人能够逃得过他这一击!

    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老者原本脸上的笑容也是逐渐变得凝固,他的一双浑浊的眼睛瞪大,脸色彻底的僵住了。

    身处在火焰正中央的萧辰,非但没有一丝一毫被火焰炼化的迹象,反倒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

    “怎么可能?”

    老者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当中的情绪,直接喊出了声。

    由于内心情绪波动太过巨大的缘故,也是令得老者原本沙哑的声音变得尖利,甚至是有些刺耳。

    刘一川恨不得将脑袋撞在墙上,他以为自己岳父的实力足够将萧辰碎尸万段,但是现在看来,他的想法也无疑是有些天真了。

    另一边,老者再也不复刚才的悠然写意,披散着头发,一双眼睛当中布满了血丝,脸孔狰狞无比。对于萧辰,老者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动用了全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