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段时间,萧辰整个人仿佛是消失在了这世界一般,没有人能够查到他的踪迹。

    这让洪门的这几名长老大感头疼。

    现在这种局势,对于洪门极为不利,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不尽快找到萧辰将其绞杀的话,他们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他们这三人,在整个洪门之中,实力最高。

    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只能是他们三人亲自出手,否则的话,之前的天师道,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所以在得到了萧辰的线索之后,洪门当中仅剩的这几名长老也是选择出手,准备前去制服萧辰。

    除了刘师伯之外的奇遇两名老者,一路上都看着下面的景色,脸上的表情也是请送到了极点。

    显然,在他们眼里,萧辰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般的存在。

    即便是以他们的实力抵不过萧辰,这不还有刘师伯呢吗?

    有了这几重保障,这两名老者自然是没有将这次的出行放在心上,权当是闭关这么多年,出来旅个游而已。

    而刘师伯的目光当中则是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意味。

    “哎,洪门总部的那些人是不是看不上你们啊,怎么还不过来?”

    萧辰站在别墅外面,不断地扫视着周围,脸上有些不耐,忍不住的转过头,对着身后的那两个人问道。

    那两人阴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萧辰。

    这两人便是刚才的刘一川以及张华东。

    经过刚才的那一场战斗,张华东也是明白了一个问题。

    他的实力与萧辰实在是差了太多,所以最后索性选择等死。

    刘一川也是再没有了别的奢求,只希望能够临死之前少受一些痛苦。

    但谁成想萧辰居然把他们翁婿两人给流了下来,这让他们大感吃惊。

    他们两人想不通,萧辰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最让张华东气急的是,萧辰还问他能不能联系到洪门总部。

    当时的张华东,甚至以为萧辰是不是吃错药了,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胡话?

    但由于实力不及对方,到最后,张华东也只能是选择妥协。

    双方就这样僵持不下,张华东他们这边一副警惕到了极点的样子,生怕萧辰会对他们做出什么事来,饭馆萧辰,则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两者之间,也无疑是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你该不会是认为把我打败了,就能够挑战洪门总部的那些长老了吧?”

    张华东的目光落在了萧辰的身上,忍不住朝着对方开口问了一句。

    貌似除了这个之外,张洪东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萧辰闻言笑了笑,没有作声,而是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

    “我劝你赶紧走,洪门总部的那些长老,不是你这种毛头小子能惹得起的!”

    见萧辰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不知怎么,张华东感觉气不打一处来。

    眼前的这个小子,未免太张狂了吧?

    他想以一人的力量对付三大长老?

    简直就是疯了!

    张华东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嘲讽意味。

    显然,在他眼里,萧辰的这般作为跟一个疯子无异!

    张华东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一阵滔天的其实扑面而来,让他瞬间张大了嘴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天地变色,远远地,天空之中出现了三道身影,由远及近,不断地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靠近!

    “这……这是什么?”

    看到三位洪门长老踏空而行,无论是张华东,亦或者是其身旁的刘一川,都有些不淡定了,眼中满是惊讶的朝着那三人的方向看了过去。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三人也是出现在了别墅门外的不远处。

    “是这里吗?”刘师伯远远地打量着那幢别墅,开口问了一句。

    “刚才张华东那老小子给出的地址就是这幢别墅!”

    青衫老者连忙回答道。

    “那走吧。”

    刘师伯说话的同时,三人的脚下吹过一阵风,一眨眼的时间吗,他们几个人便是站在了别墅的门口。

    神乎其技!

    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刘一川只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有些发软。

    在洪门呆了这么长时间,刘一川已然认为按照他自己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再洪门总部,当个长老都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当刘一川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之后,他心里面的那些话,也瞬间变成了泡影。

    说到底,还是他的眼界太过狭小,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的道理。

    “小子,这下你就算是想跑都跑不掉了。”

    眼见三人过来,张华东一脸讽刺的对着萧辰开口说道。

    三人的出现,令得张华东的心里面瞬间安稳了下来。

    “聒噪!”

    萧辰皱了皱眉,随手一挥,豁然间,与其相隔几十米远的张华东脑袋瞬间一扭,整个人都如同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他的口中吐出了大片的鲜血,染红了衣襟。

    “住手!”

    看到了萧辰的动作之后,青山老者脸色猛地一变,一双瞳孔瞪大,直接开口吼出了声。

    虽然想要阻拦,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这小子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如此逞威风!”

    青山老者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看待萧辰的目光,就如同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虽然他和张华东两人有着不小的矛盾,但说到底,他们曾经也是共同为洪门打天下的老兄弟。

    他们再怎么吵,也是自家的事情,现在看到张华东竟然死在了萧辰的手里,他的心里面自然是恼怒到了极点。

    虽然黑袍老者恨不得当场将萧辰给撕成碎片,但是,直到现在刘师伯都没有发话,所以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只是用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萧辰。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么萧辰即便是死一百次,都不能叫做意外。

    “你就是萧辰?”

    刘师伯站了出来,目光来回的打量着萧辰,想要将对方看穿。但萧辰给老者的印象就是一个不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再没有其他任何的特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