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中的某个小岛。

    黑色古堡中来了几名不速之客。

    一主一仆站在古堡之内。

    站在前面的,是一名外表巨浪的青年,青年有一头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散落在肩膀之上,显得极为随性。

    他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衫,一双眼睛邪意到了极点,闪烁着极为妖魅的光芒。

    “主人,三名长老已经陨落。”

    站在青年身后的,是他的一名仆人。

    如果有人在场的话,估计会被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给活生生的吓死!

    因为这名仆人模样的人,他的实力处在半步神境!

    整个世上能够处在半步神境的人都寥寥无几,而且哪一个都是好骚一方的世家大阀。

    随便跺一跺脚就能使四方颤栗。

    但是这种恐怖到了极点的存在却只是一名仆人。

    只见那名仆人一脸恭敬的站在青年的身旁,他望向青年的目光之中,除了尊敬之外,甚至还有着几分莫名的敬畏。

    只可惜现在没有人看到这样堪称不可思议的一幕。

    “这三个老东西早就该死了,我爹还让我专门过来跑一趟,”

    青年冷笑了一声,直接坐在了原先刘师伯坐过的位置上面。

    “有没有查到是谁把那三个老东西给杀死的?”

    青年眼帘微垂,似是不经意般的问道。

    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青年的心里面也是被这件事情给吓了一跳。

    虽然洪门的三名长老他实在是有些瞧不顺眼,但他们三个人的实力即便是在他们整个武盟当中都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要不然的话,他的父亲也不会亲自派他过来查看洪门总部。

    “还没有结果,我们这边的人都在调查。”

    那名仆人连忙开口,对着面前不远处的青年这样说道。

    青年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怒,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敲击着桌面,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古堡之中就只有他们主仆二人,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人的存在。

    寂静的气氛在整个古堡之中不断蔓延,显得极为阴森,诡异。

    见青年久久都没有说话,那名仆人的额头上也是不自觉的掉落了几滴汗珠。

    他生怕自己刚才的话会引起对方的不满。

    很那想象,一个半步神境的强者在青年男子的面前,竟然会表现的这样不堪。

    “可惜了老家伙的风系功法了。”

    过了良久之后,青年男子这才幽幽的开口,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

    仆人见青年并没有在意之前的事情,虽然表面上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是他的心里面却是忍不住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青年男子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的那张桌子,一瞬间,原本坚固无比的桌子化成了粉末,其中还掉落了一本书一样的东西。

    “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不会把这玩意儿带到棺材里面的。”

    青年男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伸出手,面前不远处的那本书一样的东西也仿佛像是自己会动一般,直接落在了青年男子的手上。

    这正是刘师伯所修炼的功法。

    刘师伯虽然是风系的异能者,但是他想要彻底的掌握风来归他调用,还需要与之相匹配的功法才行,而这本书,就是他一直遗留的功法。

    “这一趟来也多少有点儿收获……”

    请你男子目光慵懒,随性的翻着手里面价值连城的功法,打了个哈欠说道:“行了,洪门算是彻底废了,咱们回吧。”

    说完话的同时,青年男子整个人便消失不见,而另一边那名仆人打扮的人也是没有了踪影。

    一瞬间,古堡又恢复成了之前的诡异安静,仿佛从来都没有人来过这里一般……

    另一边,萧辰和韩天行两人喝的很痛快,桌子上面摆着好几瓶酒,而地上则是一堆已经喝完的啤酒瓶。

    对于他们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即便是喝一万瓶酒都未必能把他们给灌醉,至于眼下的这几瓶酒,也只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萧辰,你是不知道,你现在可是把洪门给彻底的搞没了啊!”

    韩天行笑着对萧辰说道:“洪门的那三名长老,现在都怎么样了?”

    说着,韩天行的目光则是直勾勾的落在了萧辰的身上。

    虽然此次过来,韩天行已经知道萧辰将华人街的洪门分部给搅了个天翻地覆,但他也是不太清楚,之后发生了什么。

    在韩天行看来,萧辰现在的作为肯定已经传遍了整个洪门内外,而在洪门总部坐镇的那几名长老也没有道理坐视不管。

    现在萧辰坐在这里,那么就足以证明,即便是面对洪门的那三大长老,萧辰都没有丝毫落于下风,要不然的话,萧辰也不可能会平安无事的坐在这里。

    现在韩天行只想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又不方便直接问,所以也只能选择用旁敲侧击的办法来了解到这件事情当中的内幕。

    “我把他们三个人给除掉了。”此时的萧辰,自然是能够猜得出韩天行的心思,本来萧辰的心里面就没有准备隐瞒这件事情,况且,即便是想要隐瞒,这种事情也会很快被曝出来,所以萧辰也是没有选

    择卖关子,而是直接了当的将整件事情全部都告诉给了韩天行。

    尽管在询问萧辰的时候,韩天行的心里面就早早地坐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听到了萧辰确认的话之后,眼皮还是忍不住轻微的抽搐了一下。

    一人独战洪门三大长老。

    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别人肯定会拿它来当做笑话听的。

    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洪门三大长老的实力已经到达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想跟他们其中一个人打成平手都得需要韩天行这般存在才有可能,更不要说一个人去打三个人了。

    但萧辰却偏偏做到了。

    他不光是将三名长老给打败了,而且还直接将对方三人给杀了。想要打败一个人,相对于容易一点,但是达到这种境界,想要将其杀掉,其难度可想而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