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到达这种境界的人,哪个身上没有几把刷子,没有几件保命的东西。

    所以,想要杀掉一个这种境界的人,比起打败他们都难上了不止一倍!

    从这一点当中,韩天行其实也并不难看出萧辰的恐怖实力。

    短短几年不到的时间,萧辰已然是成长到了现在的这种境地,韩天行的心里面,除了后生可畏这几个字之外,就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形容。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的萧辰,他身上最厉害的并不是他的等级境界,而是他的年龄!

    要知道,相同境界之下,一个年轻的武者比起一名年老的武者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年轻就是资本,只要年龄不到,就还有无数个进步的空间,韩天行也是从这个年龄走过来的,他自然是知道年纪对于一名武者来说究竟是有多么重要。

    一个年老的武者,他现在所处的境界,这一辈子就已经到头了,如果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奇遇的话,就很难再做突破。

    但是年轻的武者不一样,他们有着足够长的时间来进行对下一个境界的冲击。

    一些年老的武者,一眼就能够看得到自己的尽头,这一辈子也就处在这个境界了,除此之外,能够突破一个小的境界都得烧高香了。

    但是萧辰不一样,至少韩天行自己,一眼望不到萧辰的尽头!

    “我记得洪门总部的那三名长老,最厉害的那个,还是一个异能者啊。”

    韩天行深深的看了萧辰一眼,眼前的这个少年,让他愈发的有些看不透了。

    “我知道,风系异能者。被我给杀了。”

    萧辰咧了咧嘴吗,笑着对面前的韩天行说道。

    ‘妖孽!’

    韩天行的心里面暗自腹诽了一声,紧接着又是忍不住对着萧辰犯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即便是韩天行这种被称为天才的人物,身处在萧辰的面前,都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自渐形秽,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萧辰,你把洪门的那几名长老给杀了,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

    好不容易韩天行这才将心头的情绪给压制住。

    收敛了情绪,韩天行看了萧辰一眼,别有深意的朝着对方说了一句。

    ‘来了!’

    萧辰眼中光芒一闪,他明白,韩天行这么大老远的过来,不可能就是单纯的来看他,对方肯定有什么话要说。

    萧辰没有说话,而是将他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韩天行的身上,等待着对方继续讲下去。

    “小子,你听说过武盟吗?”

    韩天行坐直了身子,再没有了刚才半点的玩世不恭,而是一脸严肃的对着萧辰开口,刻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

    萧辰这是第二次听到了这个名字。

    点了点头,萧辰苦笑着道:“听说过,洪门的那名长老临死之前,说过武盟不会放过我。”

    萧辰也是没有隐瞒,将刘师伯临死之前所说的话告诉给了韩天行。

    韩天行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其他的情绪,从这一点上,萧辰也自然是不难看出,韩天行必然知道武盟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将萧辰眼中有些急切的目光看在眼里,韩天行组织着语言说道:“有这样一个组织,他们旗下汇聚了全球的顶尖武道强者,这个组织的势力有多大,你能够想象的到吗?”

    韩天行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萧辰,一字一句的问道。

    “全球所有顶尖的武道强者,确实挺唬人的……”

    萧辰点了点头,默默地重复了韩天行刚才所说的那句话,眼中露出了几分好奇地以为。

    看到萧辰这般表现,韩天行也是忍不住摇头苦笑。

    如果平常人听到这么恐怖的噱头的话,不说顶礼膜拜,也得震惊好一会儿,可萧辰这家伙倒好,竟然还是跟之前一个德行,这让韩天行的心里面有些无语。

    “这么跟你说吧。”“武盟的全称就叫做武道联盟,洪门的那三个长老就隶属于武盟麾下,而我也是武盟当中的一名会员,武盟中人不分国界、肤色,向来不问世事,以凌驾在整个世界之上的

    姿态自居。”

    韩天行再一次的跑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萧辰的脸色也终于有了变化。虽然先前从刘师伯的口中萧辰就多多少少的知道了这个武盟的来历不可能会简单的了,但是经过韩天行的这么一番解释,萧辰也是更加直观的认识到了这个所谓武盟的恐

    怖之处。

    竟然连身处于洪门总部的那三名长老都是武盟麾下的人,而且竟然能够让韩天行这样的存在成为他们里面的会员,这个武盟,究竟是什么来路?

    听到韩天行刚才所讲的那一番话,萧辰的心里面也是愈发的感觉好奇。

    “你现在把那三名洪门的长老给杀了,武盟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他们估计现在就已经在商量该怎么查到你的存在将你给杀掉呢。”韩天行一脸严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对着萧辰说道:“那三名长老都算得上是武盟的中层人物,你把他们给杀了,就等同于是在打整个武盟的脸,他们剩下的那些个高层又

    怎么可能就这样不管不问?”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萧辰笑眯眯的对着韩天行说道。

    听了韩天行的一番话之后,萧辰的心里面也是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次韩天行之所以不远万里敢来,为的就是提醒他要小心武盟。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萧辰,心中则是由一阵暖流划过。

    “你啊?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担心受怕……”

    见萧辰依旧是一脸淡然的浑然不在意的模样,韩天行也不由得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头疼。

    这个世界上,仿佛也再没有能够让萧辰动容的人和事,这让韩天行的心里面也是倍感无语。

    “咱们不聊这些,好久没见到您了,咱们今天得喝个痛快!”

    萧辰摆了摆手,肚子和韩天行笑着说道。

    见萧辰这般表现,韩天行也是知道,萧辰的心里面估计也已经有了底,所以也不再多言。

    “老板,再拿两箱啤酒过来,要冰的!”萧辰对着小饭馆的老板喊了一声之后,又一次的举起了手中的酒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