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饭馆当中的人几乎都已经走光了,就只剩下一桌人。

    两个人互相坐在彼此的对面,一人的脚底下踩了两个啤酒箱子,地上,桌子上的酒瓶到处都是。

    桌子上零零散散的还放着不少的白酒瓶,几乎都已经空了。

    而小饭馆的老板坐在前台上,直勾勾的目光不断地朝着那一桌人所在的方向之处看去,嘴巴张大,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几乎快要掉在地上了。

    开了这家饭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食客他没有见过,但是今天他这才总算是开了眼界。这一开始都还好,一共就只要了一向啤酒,老板自然是没有太过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流失,两人的脚底下一人摆放了一箱啤酒,要是光这样也就算了,更为重要的

    是两人甚至还要了好几瓶白酒,而且是那种饭馆里面卖的最高度数的烈酒。饭馆老板当时就不淡定了,一个人再怎么能喝也不能这样啊,为了两人的安全当即拒绝,可那名中年男人盗号,直接在柜台后面的酒家取了一瓶烈酒,当着老板的面直接

    把整整一大瓶的白酒给干了一个精光。

    老板当场差点儿没被吓尿。

    这还是人吗?

    最后老板也只能是按照客人的说法上酒。一开始的时候老板还关注着两个人,等着看他们的笑话,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推演,两人面前的空酒瓶子越来越多,但让老板不淡定的事他们从开始到现在看起来一点儿都

    没醉,和平常人表现的一模一样。

    老板心中暗自咋舌的同时也是不由得偷偷地擦了一把冷汗。

    这种程度的酒精,光是喝一瓶常人就受不了了,而且放在一些体制差的人身上,喝到吐去医院洗胃那都是小事,甚至还有可能当成直接喝死!

    这种事情,以前在饭馆里面也没少出现过。

    但对方两人一直就像极了一个没事儿人似的,没有一丁点的醉意。

    到最后,饭馆老板也是麻木了。

    别说开饭馆这些年了,就是他活了这么小半辈子都没有见过像这俩人能喝酒的人。

    这简直就是玩命啊!

    关键这俩人还喝不醉。

    这俩人自然是韩天行和萧辰。

    他们两个人今天也算是喝了一个痛快,两人的脸上都满是笑意。

    “好久没有喝的这么痛快了!”

    放下手里面最后的一个瓶酒瓶子,韩天行随性的抹了抹嘴,感慨一般的说道。

    萧辰闻言也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两人结了账之后这才离开饭馆。

    “好了,就到这里吧,我也该回去了,这次特训营里面来了一帮小兔崽子,我再不回去的话这帮小崽子别当时候连房子都给我烧了。”

    韩天行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能够进入特训营的人,都可以受到韩天行这种级别的大人物直接训练,但是入营的要求也是苛刻到了极点,如果没有一点儿真材实料的话,想要进入特训营,无疑是比登

    天都困难。

    萧辰以前闲的没事儿干的时候也在特训营里面待过一段时间,帮助进入特训营的人训练。

    刚进特训营的人,几乎每一个都嚣张狂妄到了极点,但是在不断入地狱般的训练下,再桀骜的性格也是叫苦不迭。

    所以,特训营在一些人的嘴里面也有着“地狱”的称呼。

    一时间,萧辰也是有些感慨。

    “对了,小子,你要记住,武盟的强大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你千万不要麻痹大意,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搜查你的下落对你行动了,你必须要谨慎面对!”

    临别之前,韩天行又一次的对着萧辰嘱咐道。

    “您尽管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

    萧辰听到韩天行的嘱咐,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你啊……”

    看到萧辰这幅样子,韩天行也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如果别人在面对他的嘱咐时表现出这般模样的话,那韩天行早就已经忍不住要发飙了。

    但是他面对的是萧辰,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萧辰真正的实力究竟是处在什么样的程度,韩天行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他对萧辰,也总归是放心的。

    其他人惹了武盟,将武盟的人给杀了的话,那么那个人也就离死不远了,但这次惹武盟的人是萧辰,一切又变得不好说了。

    韩天行甚至有一种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的感觉。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提醒萧辰要多注意这些问题,其他的,韩天行已经帮不上忙了。现在的韩天行实力尚且处在极境宗师巅峰的阶段,但是面对武盟这种庞然大物都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他即便是有心想要帮萧辰,都是无能为力,甚至还会给萧

    辰拖后腿。

    想到这一点,韩天行的心里面也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摆了摆手,跟萧辰打了一声招呼之后,韩天行也是选择了离开。

    目送韩天行离开,看着对方在灯光下逐渐被拉长的萧索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萧辰的鼻子感觉有些发酸。

    过了一会儿,萧辰的手机响了。

    随手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是欣澜打过来的电话。

    “怎么还没睡?”

    接通电话之后,萧辰笑着对欣澜问道。

    “没呢。”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欣澜的声音:“我已经跟房东阿姨说好了,你随时都可以去我们隔壁那个房间住,至于被子还有洗漱用品之类的,我和姐姐刚才也已经替你买好了,你可

    以随时过来住。”

    听着电话另一端欣澜的话,萧辰眨了眨眼,连声道谢,他还正愁着自己晚上住哪儿,可谁成想欣澜姐妹俩竟然这么贴心。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萧辰这才将电话挂掉。

    现在住处的问题已经解决,萧辰也是准备进行九品玄典第五冲的突破。刚才萧辰之所以在韩天行的面前表现的那样淡定,其实也是不想让对方为自己担心,对于武盟,萧辰也谈不上忌惮,但又这样一个强悍的势力在他的背后一直惦记着,这种感觉,也是让萧辰很不适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