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识的,萧辰忍不住朝着四周看去,但是现在哪还有刚才那个兜帽男子的身影。

    萧辰也是忍不住的皱了一下眉头。

    对方的东西几乎全部都拿走了,但是却唯独落下了这块玉佩,实在是有些蹊跷。

    况且,这块玉佩,不说其他,光是上面雕刻的这条龙都是极为的有收藏价值,对方理应随身携带才是。

    摇了摇头,萧辰随手将那块玉佩给装了起来,总不能还放在原来的位置,萧辰打算要是待会儿碰见刚才那个兜帽男子,就再还给他便是。

    抱着这样的念头,萧辰也是跟着下了火车。

    “去珠穆朗玛峰的乘客注意啦,,带好你们各自的行李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刚刚下车没多久,萧辰便是听到了有人拿着喇叭在重复喊一句话。

    对方应该是一个导游,而且所要去的地方就是这次萧辰的目的地,珠穆朗玛峰。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萧辰也是连忙进入到了队伍当中。

    他迄今为止还没有来过这个地方,所以对珠穆朗玛峰自然也并不熟悉,现在见有人当导游,萧辰也是跟着混了进去。

    一群人在集合完毕之后,也是按照导游的安排纷纷准备登山。

    人群当中倒是挺热闹,几乎所有人都是互相结伴而来,就只有萧辰自己一个人。起初人们登山的时候还好,每个人都有着大把的力气,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推演,再加上高原反应,几乎所有人的体力都是在慢慢的下滑,到最后,人们开始走一会儿歇一

    会儿。

    而萧辰则是表现的一副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显然这种路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小儿科了一点。

    “哎,赶紧来人啊,有人昏倒了!”

    而就在这时,一道急切的声音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去。

    所有人也是赶忙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只见地上躺着一名年轻女孩,长相清秀,但是此时的她却是躺倒在了地上,一张脸变得通红,秀媚紧蹙,一副极其难受的样子。

    而导游也赶忙跑了过来,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她刚才只说是有些头晕,然后就直接晕倒过去了。”

    人群当中站出来了一个人,开口对着面前不远处的那名导游解释道。

    “这……这可怎么办?”

    导游也是一脸急色,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都让开,都让开,让我进去!”

    这时,旅游团的一名队医站了出来,对着前面的人群说道。

    说话的同时,那名队医则是直接往两边开始推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赶紧让开!”

    萧辰正准备靠边走,但是他还没有做出动作,就听到了队医不满的声音。

    只见那名队医说话的同时,也是颇为有些不耐烦的退了萧辰一把。

    萧辰的身体往另一边靠了一下。

    皱了皱眉,萧辰显然是对刚才那名队医的行为有些不喜。

    但即便如此,萧辰还是选择了给对方让路,毕竟现在有人晕倒了,萧辰也自然是不愿意再跟对方多计较。

    走到了那名晕倒的女孩跟前,队医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她这种是高原反应,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啊?那可怎么办啊?”

    在听到了那名队医的一番话之后,人群当中也是出现了骚动。

    “要我看啊,就直接把她扔这儿得了!”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一个女人站了出来,目光有些嫌弃的说道。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女人身边的男人也是开口了,只见其点了点头说道:“就是,我们还要旅游呢,难不成还得在这儿陪着她,她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有高原反应,尽

    给别人添乱。”

    这一对男女显然是一起的,一直都催着让旅行团赶紧走。

    “要不然咱们把这个女孩送回原来的地方然后再上山吧。”

    这时,有人提出了建议道。

    “你傻啊!”刚才的那个男人一听对方的这话,显然有些不乐意了,只见那名男人皱着眉开口说道:“我们从之前走到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了,要是再把这个女的给送下去的话,我们

    还上不上山了?”

    见没有人说话,男人紧接着便是开口对着导游说道:“要我看啊,就直接把这女的扔这儿得了,我们是过来旅游的,带个拖油瓶像什么话?”

    “就是,你们这旅游团到底会不会办事儿啊?”刚才的那个女人也是站了出来,一脸嫌恶的看了晕倒在地上的女孩一眼,紧接着便是跟着导游说道:“咱们就把她给扔在这儿,等待会儿她醒过来的时候,她自己要想过来

    就直接跟过来了呀!”

    面对这对男女的话,导游的脸上也是不由得浮现出了为难的表情,一时间,倒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下的这件事情。

    “要不然我来试一下吧。”

    萧辰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出了身,开口说道:“我应该能把那个女孩给治好。”

    听到萧辰的话,众人也是朝着萧辰的身上看了过去。

    “现在什么人都能够随便医治人了吗?简直胡闹!”之前的那名队医在听到萧辰的一番话之后,脸上明显露出了不悦的神情,只见他冷声对着萧辰说道:“万一病人被你给弄个三长两短的又该怎么办,你能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

    “就是,人家队医都拿这个没办法,你出来现什么眼,合着就你能耐了?”刚才一直说要走的那个女人又是站了出来,上下的打量了一眼萧辰,见对方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也是忍不住的冷笑道:“你这种人怎么不提别人想一下,万一那女的

    出了什么事,她的家里人讹上我们这又算谁的?”

    “就是,小兄弟,你看看你才多大,就能把病人给治好了?我怎么这么不信呢!”周围人见萧辰不过二十来岁,心里面也多少的生出了一些轻蔑之意,显然是并不相信萧辰能够治好昏倒的那个女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