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毁于一旦

    青年男子刚才杀掉的,仿佛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只蝼蚁!

    他们这些人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残忍到这种地步。

    很难想象,刚才那个人没有被萧辰杀死,反倒是死在了他么少主的手里。

    想到这,众人也是感觉到了一阵阵莫名的讽刺。

    而另一旁的青年男子也仿佛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阴沉着一张脸,目光死死地落在了萧辰的身上。

    对于青年男子来说,他刚才杀掉的,就只不过是一个臭虫罢了,至于周围人的想法,青年男子更加不会理会,他现在的心里面只是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把萧辰给杀掉!

    对方是他的杀父仇人!

    “噗!”

    豁然间,青年男子伸出手,将干尸上面的那柄剑矢给猛地一下直接抽出。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动,那柄剑矢从干尸身上抽出来的同时,只见那具干尸也是以一个很快的速度化作飞灰,融进了四周的废墟当中,再也没有了存在过世间的证明。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周围人只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对于青年男子身上的修为等级,众人一直都不怎么清楚。

    因为在平日里,青年男子在人前也是从来都没有展露过他自己的真正实力。

    但是,从青年男子刚才做的那些事情来看,众人的心里面也是大概的有了一个猜测。

    青年男子的实力虽然赶不上身为武道联盟创始人的吴开河,但是却能够将大长老给稳稳地压上一头。

    但即便如此,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是依旧没有任何的用途。

    之前的事情,所有人都是能够看在眼里的,即便是对阵吴开河,萧辰都是轻而易举的将对方给解决掉1.

    现在青年男子如果想要跟萧辰交手的话,那也无疑是以卵击石。

    虽然心里面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在场几乎没有一个人有其他的动作。

    刚才那人的死去的惨状,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前车之鉴。

    现在众人的心里面都无疑是明白一件事情,此时的青年,整个人的情绪都已经到达了愤怒的边缘,可以算得上是六情不认!

    在这种情况之下,也自然是没有人去愿意触碰对方的眉头,平白将让自己落得个身首异处的结局。

    在场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人精一般的存在,他们也是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

    况且,刚才青年无缘无故的杀了他们武道联盟麾下的门人,这种做法,也是让众人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寒。

    而此时,又怎么可能会有人上前劝说对方呢?

    青年手里面握着一柄长长的剑矢,目光幽幽的朝着萧辰所在的防线之处看了过去。

    而萧辰也是一副饶有兴趣地模样不断地在对方的身上打量,目光之中也是露出了几许玩味之色。

    虽然不知道眼前不远处这名青年的真实身份,但是从刚才那些人的表现当中,萧辰自然也是不难看出,眼前这名青年,应该就是武道联盟的少主了。

    既然对方是吴开河的儿子,萧辰也是没有理由会放过对方。

    万一将对方错手给放了的话,那么有了所谓的子承父业,武道联盟是否会死灰复燃倒是犹未可知。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萧辰在心里面也已经给对方判了死刑。

    武道联盟绝对不能留!

    今天萧辰的这番作为也是将自己和武道联盟两者成为了完完全全的对立面。

    而且,光是他将吴开河杀了的这件事情,就注定两者之间只能有一个倒下。

    在这种情况之下,萧辰也是绝对不可能会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

    一旦给了对方任何机会的话,萧辰明白,将会后患无穷!

    青年男子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萧辰,他的头发被凤给吹的散乱,五官都是变得有些征信,他紧握着剑矢的一只手掌,就连带指节都是一阵阵的泛白,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给我死!”

    豁然,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吼叫,青年男子抄起了手中的剑矢,在一年催动之下,那把剑矢也是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指节朝着萧辰的脑袋冲了过去。

    那把剑矢身上所散发着的气势也无疑是骇人到了极点,周围那些人即便是没有被剑矢锁定,他们都是感觉到自己的腿肚子一阵阵的发软,这种感觉,也是让众人有些抓狂!

    但萧辰面对那柄剑矢滔天的气势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而就在那柄剑矢眼看着就要刺入萧辰脑袋的同时,萧辰也是动了,只见萧辰的身体周遭莫名的出现了一道莹白色的屏障,将原本气势冲天的剑矢给直接挡住。

    那柄剑矢也仿佛是彻底蔫了一般,在众人错愕到了极点的目光之下,再次化作一道气流,被溶解于无形!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青年的一双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的意味。

    饶是事先已经做好了准备,但青年依旧是没能够想到,对方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的全力一击。

    只见青年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如同像是一尊雕塑一般,过了好久都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过了不久,青年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是被抽空了一般,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眼神呆滞,没有丝毫的生气。

    青年男子到现在都是1有些想不太痛,为什么自己耗尽力量的全力一击都是无法带给萧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反倒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挡了下来。

    这种感觉,能够活活的把他给逼疯。

    他不甘心!

    武道联盟能够到达现在的这种程度,他们父子俩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心血。

    但是所有的一切就在今天被毁于一旦,他们所有的心血也是全部都白白浪费!

    这种打击,令他几乎发疯!

    他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年纪只不过是在而是出头的萧辰竟然能够有这样恐怖到了极点的本事,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荒唐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自己拥有现在的这一身实力,都是他受尽折磨所得到的成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