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阮家少爷

    次日。

    一艘前往南洋的轮渡上,甲板上微风徐徐吹来。

    萧辰凝视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突然想起了小白,误食了烛龙眼炼制的丹药的小白,不禁体型暴增,实力也强化了不止几许。

    若是放手一战,他倒不担心自己会输,只是怕伤了小白,虽然他当初留下了寒芒将小白镇压在海底,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等这趟结束了,得想个办法把小白治好。’

    萧辰心中暗道,思绪也慢慢飞了回来。

    “贱婢!你知道我这身衣服值多少钱嘛?是不是瞎了你的狗眼!”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吸引了萧辰的注意力。

    他转身望去,只见不远处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人将一位神情紧张的侍女围在中间。

    为首的男子,身上的白色衬衫被红酒给染了色,一脸阴霾的望着眼前的侍女。

    侍女也自知做错了事,有些惴惴不安的低下头,一个劲的道歉,但她的声音则直接被一群人的怒骂给淹没了,显得十分无助。

    “来人啊,把这不长眼的东西给我丢到海里去喂鱼!”

    男子脸色阴沉的命令道。

    侍女闻言,脸色一变,连忙开口道:“阮少爷,我错了,求您发发善心,饶了我吧。”

    “饶了你?就算把你卖了,也买不起我这身衣服,还是去死吧。”

    阮姓男子,满脸戾气道。

    一旁的工作人员都选择性的转过身,仿佛这侍女不是他们的同事一般。

    四周的众人也没有一个愿意出头,熟视无睹般的转过身,继续谈笑风生。

    因为这里是公海,三不管的地带,死个把人根本算不了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大多都认识这位阮少爷,知道他的背景来头有多大。

    侍女显然也知道了自己的下场,一脸的绝望的低下了头,任凭身边两个大汉抓住她,将她往船栏旁拖去。

    “住手!”

    突然想起的一道声音,如同暴雨中的第一道雷霆,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众人无不诧异的循着声音来源望过来,当看到来人只是一位二十出头,平凡无奇的青年时,都有些愕然。

    “这年轻人是谁啊?居然敢管阮少爷的事?”

    “没见过,是个生面孔,估计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不少人望着萧辰都暗自摇了摇头。

    像萧辰这种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大概率就是看多了电视剧里英雄救美,路边不平拔刀相助的洗脑场景。

    殊不知这世上有那么一些人,是他们永远无法超越的存在,比如阮姓男子的家族。

    阮家在南洋这一块的地位,可谓是举轻若重,就连当地的官员都不愿意招惹他们。

    而且他们这艘轮渡正停在公海上,属于无法无纪的地带。阮少爷身后还跟了一大批保镖,这个时候强行出头不就是纯属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年轻人,这位可是阮家的小少爷,阮宏盛,你赶紧道个歉走吧。”

    萧辰身旁一位好心的老者低声告诫道。

    然而萧辰仿佛置若罔闻,没有去理会,老者见此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这里可是南洋,不是华夏,在这里阮家就是地头蛇,强龙都不压地头蛇,萧辰这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青年,怎敢去找死?

    阮宏盛等人也瞬间注意到了萧辰,他阴冷的目光集中在萧辰身上,审视着萧辰。

    “小子,你是在跟我说话?”

    阮宏盛一脸戏谑的望着他,身边的爪牙保镖纷纷将萧辰给包围了。

    纵然被众人给围在中间,萧辰依旧神色不变的讥讽道:“你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是男人嘛?”

    “啪!”

    阮宏盛闻言,猛的一拍桌子,眼神凌厉的望着萧辰,似乎下一刻就要动手一般。

    他可是阮家的少爷,在南洋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众羞辱,这口气,他岂能咽的下。

    阮宏盛怒极反笑,盯着萧辰一字一句的说道:“好一个英雄救美,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救谁?”

    话音刚落,阮宏盛对着不远处控制侍女的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人心领神会立刻将侍女推进了海里。

    顿时一声充满了惊惧的惨叫声随之传来,不少人都忍不住回过头不愿去看。

    这边海域有不少鲨鱼,如果不慎落水了,基本上是死定了,就算运气好没有被鲨鱼发现,轮渡行驶产生的巨大涡轮吸力,也会将人瞬间吸进海底。

    “小子,你不是爱出风头嘛?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下去救她啊。”

    阮宏盛戏谑的望着萧辰。

    他要报复萧辰,不仅仅是单纯的让他受皮肉之苦,还得让他颜面丢尽,这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怎么?是不是不敢了?不敢的话就跪在地上给我磕头认错我, 可以考虑不把你丢下去”

    阮宏盛话还没说完,眼前忽然闪过一道虚影,没得他反应过来,甲板上众人尽皆不可思议的指着海面,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

    阮宏盛愣了一下,刚准备走到围栏旁,只见一道身影嗖的一下从他身边划过。

    萧辰抱着浑身湿透的侍女,稳稳的落在了甲板上,此时周围众人全都张大了嘴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太神奇了,他是怎么办到的?”

    “刚刚那是华夏传说中的轻功嘛?”

    众人纷纷用着一种奇特的目光重新打量起萧辰,南洋和华夏从古至今的文化交流十分密切,尤其是华夏武者的事,他们听说的尤为之多。

    阮宏盛也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们,确实这一幕是在太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萧辰不仅救了那姑娘,还展现了一手神技,瞬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更有不少富商都客客气气的上前,想结交萧辰。

    这让阮宏盛的脸色十分难看,但他并不傻,显然萧辰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正当他准备带人离开时,身后再次响起萧辰的声音。

    “阮少爷就想这么离开嘛?连个道歉也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