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邀请

    “砰砰。”

    两声巨响,萧辰将两人像个死狗一样丢在了阮姓兄弟脚下,气氛瞬间安静的可怕。

    “你别过来!”

    阮姓兄弟看着朝着他们一步步走来的萧辰,满脸惊惧,身体忍不住在微微颤抖。

    连他们作为依仗的双煞都不是萧辰的一合之敌,此时他们哪里敢继续放肆,这不是纯属找死嘛。

    “哦?你刚刚不是要跟我玩玩嘛?”

    萧辰戏谑的漫步向前。

    “我我警告你,我们可是阮家的人,在这南洋,你得罪了我们阮家,将再无半点立足之地!”

    阮宏盛声嘶力竭的威胁道。

    “阮家在我眼里.就是个屁!”

    萧辰说完,刚准备抬手。

    突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

    “先生请住手!”

    从后方的一辆轿车上,下来了一位中年男子,男子十分客气的上前,赔笑道:“我是阮安民,我这两个不成器的侄儿之前有所冒犯,还望先生大人大量不要计较,我在这给先生赔礼了。”

    阮案名说完,示意随从拿出了一个手提箱,箱子打开,里面装着全都是钱。

    “二叔,您怎么也在这里?”

    阮姓兄弟有些愕然的看着他,显然并不知道阮安民也来了。

    “你们这两个废物东西,还不快给这位先生赔礼道歉!”

    阮安民厉色呵斥道。

    两人见自己二叔都不打算偏袒自己,于是都硬着头皮道歉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萧辰见此也只好皱了皱眉头道:“第一,你这两个侄儿三翻四次招惹我,第二,我并缺钱,一句不疼不痒的道歉就想让我算了,此事传出去,我萧辰的脸面往何处放?”

    “这样吧,我作为东道主,以表歉意,想请萧先生吃个便饭,还望能平息萧先生心中怒火。”

    不得不说阮安民的态度十分恭敬,让人很难再升起敌视之意。

    他见萧辰并没有一口答应,于是再次开口道:“先生实力超群,看起来也是第一次来南洋吧,我们阮家在这南洋还是有点势力的,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阮安民保证不会推辞。”

    萧辰闻言,深深望了一眼阮安民,沉吟了片刻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随你走一趟。”

    “秀秀,跟我一起走吧。”

    萧辰回头对着还处于愣神状态的李秀秀招了招手,示意她一起上车。

    一场闹剧很快就结束了,十几辆轿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不少人都将今天目睹的事开始传了出去。

    萧辰和李秀秀单独坐了一辆轿车,而阮安民等人则在另外一辆上。

    “二叔,你为什么要对那个小子那么客气?凭咋们阮家的实力,这小子不至于吧?”

    阮宏盛依旧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对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那小子胆子再大,难不成真敢动我们不成?除非他不想活着离开这里。”

    阮宏毅也点头附和道。

    阮安民原本笑呵呵的脸色转而换成一副冰冷严肃的样子,他冷冷的开口道:“你两个没脑子的东西,我从头到尾看的真真切切,那小子到最后都还保有余力,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把你们当回事,而且就在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阮家在他眼里,真的算不得什么。”

    “等我派人查清楚这位萧先生的底细,你们不要轻举妄动,记住了嘛?”

    阮安民最后一句的声音稍微严厉了起来。

    两人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一栋五星级酒店里。

    偌大的总统包厢只是坐了萧辰等寥寥几个人,一桌子琳琅满目的佳肴看起来十分勾人食欲。

    一旁的李秀秀看到这么一大桌好吃的,目光都没有移开过,但萧辰和阮安民都没有动筷子,她也十分乖巧的不敢动。

    萧辰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笑着说道:“饿了的话,你就先吃吧。”

    “对对对,不要客气,这本就是为你们准备的,来吃吧。”

    阮安民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萧先生,恕我多问一句,您来南洋只怕不是来旅游的吧?”

    阮安民喝了口酒,一变旁侧敲击问道。

    萧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像阮安民这种老狐狸,他岂能被其外表蒙骗。

    “那我也多问一句,你请我吃饭,只怕不是为了向我赔罪那么简单吧?”

    萧辰反问道。

    阮安民闻言愣了一下,随即两人相视一笑,其笑容中包含的意味,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明白。

    而一旁的阮姓兄弟则闷头喝酒,一句话也插不上,阮安民依旧提前告诫了他们,不要继续招惹萧辰,他们虽然心有不忿,但也不敢忤逆。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

    一位留着长须,大约五十来岁的老者走了进来,环视了一眼大厅,随即朝着阮安民走来,笑道:“阮先生,听说你宴请了一位实力超群的客人,在哪呢?”

    “金老,快过来坐。”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提到的萧先生。”

    阮安民指着萧辰刚说完,金老脸色蓦然一沉。

    “阮先生,就这小娃娃?他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实力超群之人,你怕不是开玩笑吧?”

    金老丝毫没有顾忌阮安民的面子,直言不讳的表达了对萧辰的怀疑。

    确实,萧辰看起来太年轻,当他孙子辈都够了,习武之人自然是习惯性先看年纪,姜还是老的辣,在武者身上是适用的。

    阮安民脸色有些尴尬,笑着缓和气氛道:“萧先生,金老是我们阮家最厉害的客卿之一,喜欢直言直语,还望萧先生不要见怪。”

    “无妨。”

    萧辰脸色如常,淡然点了点头。

    “哼,还真是好大的架子,你一个小娃娃有什么本事,能让阮先生高看你一眼?”

    金老显然不打算看在阮安民的面子上妥协,毕竟他也算的上阮家有地位的人物,就算是阮宏毅这些三代子弟,看到他也要恭恭敬敬的。

    今天过来纯属是看在阮安民的面子,二来也是想认识一下阮安民口中的那个高手,结果却是一个毛头小子。

    以自己的身份要和这个毛头小子同桌,这让他感到十分不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