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秒杀

    “还有这个小丫头是什么人?怎么看起来像是侍女?”

    金老继续喋喋不休的说道。

    在南洋餐桌上是十分注重地位礼节的,有着十分严苛的等级分明,像阮姓兄弟两人在金老来了之后,都不敢随意插话。

    一旁李秀秀的闻言,连忙准备起身,却被身旁的萧辰一把按住。

    “闭嘴,滚出去。”

    萧辰脸色淡然的望着金老,用一种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

    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冷清,连根毫毛落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就连想打圆场的阮安民夹菜的动作也为之一僵。

    阮氏兄弟的脸色变化尤为精彩,但眼中都不约而同闪过一丝冷笑,显然他巴不得看到萧辰和金老起冲突。

    最好是借着金老的手好好教训一下萧辰,方能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

    金老的双眼立刻眯了起来,盯着萧辰一字一句说道:“小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你是那只耳朵不好使,还是装傻?老子说的不就是你嘛?”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似乎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中。

    不过这本就如此,这个金老不过化境巅峰的实力,在他眼中不比路边的一只蚂蚁强到哪里去。

    如果他从进来的时候态度恭敬的一点,他倒不会摆出这幅反客为主的样子,实在是这个老头太没眼力劲,非要作死。

    李秀秀可是跟他来的,算的是他的人,金老当众呵斥李秀秀,相当于就是在打他萧辰的脸。

    一个蝼蚁不知所谓的在他面前叫嚣,他没一巴掌拍死,已经是给足了阮家面子。

    众人听到萧辰的话,脸色尽皆一变,尤其是阮安民更是差点没把酒杯给打翻。

    萧辰的表现实在太过.霸道,仿佛一位傲视天下的枭雄睥睨一切,金老在他眼中连只狗都不如。

    若萧辰的年纪再年长个三四十岁,或许还不会让人太惊讶,但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啊。

    金老是谁,在他阮家客卿中,实力是数一数二啊,已经为阮家效力了几十年,其实力,阮安民是十分清楚的。

    ‘这下麻烦大了。’

    阮安民目光闪动,他也见识过萧辰出手,虽然谈不上忌惮,但没有查清萧辰身份之前,暂时不打算与之为敌。

    金老更是为阮家忠心耿耿效力了几十年,这两人如果打了起来,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阮宏毅扫了一眼阮安民,见他坐在那沉吟不语,转而和身旁的阮宏盛对视了一眼。

    两人蓦然起身,指着萧辰厉色说道:“小子,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这么对金老说话?”

    阮安民没有摸清萧辰的虚实,不愿意得罪萧辰,但是他们不一样了,萧辰表现出的实力越强,越让他们心中不安,恨不得马上弄死这个隐患。

    如今机会来了,他们自然要想办法在一旁煽风点火,把事情闹大,最好能让金老当场杀了萧辰。

    “呵呵呵,我金旋闯荡南洋几十年,见过不少天才后辈,也有不少天赋秉然之人,但是他们最后却死了,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太狂了,自命不凡,树大招风,风必摧之!”

    金老脸色阴寒的说道。

    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蓦然出手一掌拍在桌子上,圆场撞向了萧辰。

    “这小子死定了,他已经彻底把金老惹火了。”

    阮宏盛忍不住低声冷笑道。

    “金老可是我们阮家数一数二的高手,这含怒出手之下,这小子连逃都没机会了。”

    阮宏毅也微微点头道。

    纵然情况已经发展成这样,阮安民依旧不动如山坐在那,手中捧着一杯酒,慢条斯理的抿着,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砰!”

    萧辰稳稳的接住了滑翔装向他的圆桌。

    阮安民终于开口了,“金老,您卖我一个面子,能不能不要在今天动手,怎么说萧先生是我邀请过来赴宴的,若这事传出去了,我阮安民的脸往哪里放?”

    阮家在南洋也是有天有脸的大家族,他阮安民更是阮家的大人物,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对于颜面都看的十分重。

    萧辰是他邀请来的,如果死在了金老手里,死在了他面前,这事传出去对他的名声会是很大的损失。

    “阮先生,不是我不卖您一个面子,但是这小子的话你也听到了,我若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日后如何在南洋待下去?”

    金老冷声道。

    “不错,二叔,金老怎么说也是自家人,被这小子当众羞辱,您也不要太包庇他了。”

    阮宏毅皱了皱眉头低声道。

    他不希望看到阮安民坏了他的计划,影响事情的发展。

    “闭嘴。”

    阮安民瞪了一眼,阮宏毅顿时不敢多言,只好有些愤愤的望了一眼萧辰。

    在他看来,就算阮安民插手这事,能保得了萧辰一时,又怎么能保萧辰一世?

    也许看到了阮安民坚决的态度,金老眉头深锁,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冷哼了一声道:“好,我就卖您一个面子,但等他踏出这屋子那一刻,就是我取他性命的时刻。”

    说完,他威胁似的瞥了一眼萧辰,准备出门在外面等着。

    “等等!”

    萧辰突然开口喊住了金老。

    “小子,你又想干嘛,别以为有阮先生在,就像蹬鼻子上脸了,我不信你能躲在这里一辈子。”

    萧辰闻言,宛然一笑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让滚的时候你不滚,居然对我动手,现在拍拍屁股就像跑?我允许了嘛?”

    “你说什么?”

    金老闻言,顿时怒上眉梢。

    不止是他,阮安民也是一脸错愕,虽然他本意不是为了帮萧辰,只是想维护他的名声,但是萧辰接二连三的这么找死,让他都有些看不懂了。

    “好好好!阮先生,这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这小子执意找死,那我.”

    “废话太多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传到了金老耳中,没等他反应过来,猛然感觉胸膛一痛。

    他的身体也为之一僵,脑袋有些无力的低垂望着胸口,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洞穿了他的胸膛,而一旁的萧辰手中抓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