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陈家

    “滴答滴答.”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依稀能听到众人沉重的呼吸声,阮家人三人尽皆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萧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纵然放眼整个南洋,金老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可就是这样一位平日里呼风唤雨的高手,在萧辰手下竟然抗不过一招。

    秒杀!

    阮安民眼皮忍不住跳了一下,有些失神的咽了口唾沫。

    阮姓兄弟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张了张嘴,几欲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连金老都被秒杀了,他们背后都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两人都低着头不敢与之对视。

    萧辰将手中东西随意丢在地上,抽了几张纸擦干净了双手,转身对着李秀秀道:“我们走吧。”

    事情都闹成这样了,这饭也吃不成了,多留无益。

    李秀秀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和萧辰离开这里。

    “等等!”

    阮安民开口喊住了两人。

    “还有什么事嘛?”

    萧辰冷淡的瞥了他一眼。

    “萧先生别误会,我是想给您道个歉,为之前金老言行赔罪。”

    阮安民说完,不动声色的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子上道:“这卡里有一百万,权且当我的赔礼了,还望萧先生笑纳。”

    阮安民的态度十分恭敬,比之之前还要更甚三分,

    “没兴趣。”

    萧辰看都没有看一眼,转身准备走。

    “萧先生不妨听我把话说完。”

    萧辰略显倨傲的态度,并没有让阮安民不高兴,在他看来,像萧辰这等人物,有些傲气才是正常的。

    “给你一分钟,说。”

    萧辰皱了皱眉头,他并不知道阮安民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宏毅,宏盛,你们俩先出去。”

    “是。”

    两人不敢多想,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屋子里只剩下萧辰等三人。

    阮安民看了一眼李秀秀,有些欲言又止,李秀秀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察言观色的眼力劲还是有的,于是也找了个理由离开了房间。

    “萧先生,我知道您一定不是普通人,自然看不上这些俗物,不过你孤身来南洋,相必也是为了什么吧,恰好我阮家在南洋的势力也不算小,若您不嫌弃,我想请你加入阮家,成为我们阮家的客卿,享受我同等的待遇,不知您意下如何?”

    阮安民目光灼灼的望着萧辰问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的条件?”

    萧辰瞥了他一眼反问道。

    “就凭我阮家在南洋扎根上百年,这南洋的任何事,任何消息都瞒不过我们阮家的耳目,想必对先生来说,成为我阮家客卿的好处更大,是嘛?”

    阮安民笑眯眯的说道。

    萧辰闻言撇了撇,但又不可否置,他此行来南洋是为了寻找龙蛇果的踪迹,如果有阮家帮忙,也许能让他轻松不少。

    “可以,阮家确实能帮我一个忙。”

    萧辰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下来,反正利大于弊的买卖,不亏。

    客卿这种存在,一般就是家族的高级打手,阮家客卿众多,一般情况下也麻烦不到他。

    “哈哈哈,既然萧先生愿意成为我阮家的客卿,我这安排一下,让家主和你见个面如何?”

    阮安民笑着问道。

    “这事不急,我也不讲究排场,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

    “先生尽管说,只要我知道,一定会知无不言。”

    阮安民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知道龙蛇果嘛?”

    萧辰刚说完,阮安民的脸色为之一僵,似乎听到了什么不该说的禁忌。

    萧辰也敏锐的发觉了阮安民的脸色变化,这也说明阮安民一定是知道龙蛇果的。

    “阮先生,看起来你是知道龙蛇果?”

    萧辰紧接着问道。

    阮安民脸色有些阴晴不定,犹豫了一下说道:“萧先生,难不成你来南洋,就是为了这个?”

    “不错,如果知道一点信息,不妨告诉我。”

    萧辰点了点头。

    “我的确知道龙蛇果的一些事,不过你知道了可能不会太高兴。”

    “说吧。”

    阮安民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龙蛇果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灵果,对于我们这些南洋上层人物来说,并不算陌生。据说这龙蛇果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就是一般的野果,但是却是海外异能者的最爱。”

    “而这龙蛇果只能在南洋才能种植出,所以每年都会有大批外来人到这里购买龙蛇果,因为看到了巨大的利润,不少势力都想要种植,但是被南洋老牌世家陈家给垄断了,陈家势大,势力延伸遍布了整个南洋,不少官员都是他们世家子弟,我们也惹不起。”

    “这么说来,想要龙蛇果就得找陈家去买?”

    萧辰露出一副沉吟的样子,不知道想着什么。

    如果能简简单单的买到的话,那倒是省了他许多功夫。

    “你恐怕理解错了我的意思,陈家垄断了龙蛇果种植,而且每年出售的数量也极为有限,每年十一月份,会有一群外来人士参加陈家的拍卖会,拍卖品正是龙蛇果,价高者得。每次拍卖会都会闹出腥风血雨,不是那么简单用钱就能拿到的。”

    阮安民脸色严肃的说道。

    “十一月份?不就是这个月嘛?不过我不打算去拍卖会,我想私下购买,你有办法让我见到陈家的管事人嘛?”

    萧辰问道。

    “这个恐怕有点难度,实不相瞒阮家虽然在这一带势力不小,但是和陈家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阮安民苦笑道。

    萧辰闻言皱了皱眉头,武盟已经被他端了,但是这世上的异能者不可能只有武盟的那么一小批人,肯定还藏着很多隐藏的势力。

    现在的他虽然实力不弱,但人外有人,还是小心点为好,能把事情简单化,那是最好,如果实在不行,他就抢在拍卖会前,把东西抢了。

    反正他不是这里的人,抢了就跑,谁又能奈何的了他?

    “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我知道陈家大少爷经常去一个舞厅玩,你若是搭上这根线,说不定能有机会往上摸,见到正主。”

    阮安民话锋一转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