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劫数

    “萧辰!你知不知道这些龙蛇果意味着什么?”

    陈元化推开众人,脸色阴冷的冲到了萧辰面前。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之前给你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你不把握,那没办法了,这些龙蛇果全归我了。”

    萧辰一副流氓样,让人看了忍不住恨的牙痒痒,但是又对此无可奈何。

    这种话,只有从强者口中说出才不会让人嗤笑,反而让他们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无力感。

    “我告诉你,这不是钱的问题,我陈家不缺钱,这些龙蛇果关系着十三个势力的利益分配,每一个都是你惹不起的存在,你抢了这些龙蛇果,就算我不追究,也会有人找你麻烦的。”

    “而且每年的龙蛇果数量有限,每一个都是别人觊觎无比的存在,你抢走了所有龙蛇果,无疑打破了长期建立的规矩,你的麻烦会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陈元化一口气说完,道出了很多秘密。

    “我萧辰自打回家之后,麻烦就没少过,我也不怕麻烦。”

    萧辰无所谓道。

    连武盟都被他断掉了,那些在陈元化口中所谓的强大势力又能比武盟强到哪里去?

    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多加几个也无所谓了。

    萧辰已经打定了注意,转而自顾自的走向了后山,留下陈元化脸色发白的站在原地。

    “爸,就这么放他进去嘛?”

    陈康有些慌张的跑了过来低声问道。

    虽然他们不敌萧辰,但是这龙蛇果关系重大,一旦今年交不起足够的数量给那些势力,他们陈家麻烦就大了。

    “当然不能!我早就打电话给警局的你舅舅,让他们派特种部队,来做二手准备了,这么大一座山就算是一百人一起动手搜寻成熟的龙蛇果,也得花上几天时间,到时候我就不信他敢公然对抗南洋政府势力不成!”

    陈元化显然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萧辰确实是强,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对抗政府势力,南洋不大,一张通缉令下去,连你家地板下藏着什么都能翻出来,到时候萧辰就插翅难逃了。

    听到了陈元化的话,陈康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禁暗自佩服起他父亲老谋深算。

    不管他舅舅带来的人能不能制服萧辰,只要萧辰刚动手,立刻就能申请一张通缉令下来,在这四面环海的国家,无疑是给萧辰宣判了死刑。

    此时,萧辰的不急不缓的走到了山脚下,他双眼微微泛起灵光遥遥望着整座大山。

    ‘原来一棵树只结一颗果子,难怪这么稀少。’

    不少树甚至都没有结果,每一颗树都用塑料屏障隔开保护了起来,看起来十分慎重。

    粗略算下来,整个山上的龙蛇果也就一百个左右,这点陈元化倒是没有说谎。

    若是在之前,他会有些纠结这些龙蛇果怎么带走,但是现在他有储物戒指,这一切倒是简便了许多。

    就在陈元化和众人低声商议着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只见山头突然笼罩了一道绿色光芒,半空中一把墨绿色的短剑在慢速旋转着,那绿色光芒正是从短剑上传来。

    “那是什么?”

    不少人都望着这奇特的一幕,面面相觑。

    只有陈元化心底一沉,他又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仅仅过了几分钟,无数落叶裹着一颗颗青红相间的小果子飞出,而后突兀的不见了!

    “那些龙蛇果到哪里去了?”

    陈元化宛如失了神一般,失声大喊道。

    这诡异的一幕,完全打破了他的计划,看起来萧辰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这些龙蛇果快速收集了起来,而且还凭空消失了!

    “快!你们几个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元化愤怒的大吼道。

    那几个被选中的侍卫,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但是没等他们上山,墨绿色的短剑消失了,光芒也散去。

    整座大山又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至于萧辰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姐夫,人呢?”

    一辆警车上,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特警下了车。

    男子望着眼前仿佛失了魂般的陈元化,有些惊疑不定问道。

    陈元化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跑了,他根本就不是凡人。”

    男子听着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有些被搞懵了,转而问向一旁的陈康道:“到底怎么回事?”

    陈康哭丧着脸道:“舅舅,那小子抢走了所有龙蛇果,就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

    男子闻言一惊,转而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后山,整个后山仿佛经历了一场7级台风席卷过一般,到处都乱糟糟的,看起来很是破败。

    一旁一直沉默的陈元化再次开口道:“这事你不用管了,这是我们的陈家的劫数,但是对于那小子来说,这也是他的劫数,他惹的不仅仅是我们的陈家,还惹了不该惹的人。”

    陈元化的眼睛冷了下来,重新恢复之前处若不惊的样子对着陈康吩咐道:“去,给我接通林老先生的电话,这件事一定要提前跟林老先生说清楚,把麻烦都推给那小子,让他去承认林老先生的怒火。”

    与此同时。

    阮家。

    阮安民坐在办公室看着报纸,突然房门被推开,一位穿着网格丝袜的性感秘书走了进来,对着阮安民耳边低语了一番。

    阮安民听到后,满脸错愕道:“你确定嘛?”

    “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许多人都知道了,一个不知名的年轻人硬闯了陈家,打伤了陈家无数高手,然后抢走了龙蛇果,而且放出的消息的人,正是陈家自己人,显然他们想把注意力都转移到那人身上,这会不会是陈家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秘书说完,猜测道。

    然而,阮安民根本没有搭理他,依旧处于震惊状态,只有他最清楚,这个年轻人极有可能就是萧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