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爆发

    “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我或许能考虑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

    王昊然讥笑道。

    “老大,这样太便宜他了,让他跪在地上学狗叫吧。”

    之前那个小黄毛趁机叫嚣道。

    因为当时灯光太暗,他也喝的醉醺醺的,根本没看到发生了什么,自己的手臂就被玻璃碎片扎满了,所以对于萧辰他并没有太多畏惧。

    再加上这整个酒吧都是他们的人,萧辰孤身一人,就算他是李小龙转世,也不可能从这么多人里杀出去吧。

    如今的萧辰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他们的宰割了,越是处于绝对的上风时,他们越是想要狠狠羞辱一番对手,这样才符合他们小混混为人处事的原则。

    萧辰环视了左右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道:“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不过这些人只是土鸡瓦狗罢了,来再多也无法对他构成威胁,他只是不想闹成太大的动静。

    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他已经能隐约猜到明天南海的头条新闻就是‘某男子大闹天上人间酒吧,导致数百人受伤’。

    想到这,萧辰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笑什么?”

    王昊然见萧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沉得住气,不动如山的坐在那,不禁眉头深锁起来。

    萧辰不急不缓的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空酒杯,给自己倒了杯酒,但是这杯酒并不是自己喝。

    他自顾自的将酒杯倾斜,酒水全都倒了出来,只见他另一只手轻轻一点,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一个水团漂浮在半空中,在他掌心上空浮动着,只有王昊然等几个人靠的近,看的真真切切。

    一时间,他们全都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还有几个喝醉了的人,差点没把眼睛抠出来凑近仔细看看。

    “这是什么?”

    有人颤声道。

    众人都愣住了,气氛瞬间变的十分奇妙,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冲上来。

    王昊然经过最初的愕然之后,冷声道:“怕什么?他一个人又不是三头六臂,给我一起上!”

    或许是酒后壮胆,再加上他们这么多人一起,而萧辰孤零零的只有一个,想来也不会翻起什么波澜。

    众人纷纷冲了上前,想擒住萧辰,一时间,诸多手持棍棒的小混混如同潮水般扑来,看的人头皮发麻。

    就算好莱坞的功夫巨星在这,面对这么多人,也会发憷吧?

    萧辰依旧坐在那,另一只对着掌心上的水团轻轻一弹。

    水团骤然分开,化为无数小水滴,一阵寒气又从他掌心冒出,水滴又转化为了细小的冰刺,如同冰雹般激射向周围众人。

    “嗖嗖嗖!”

    瞬息间,一道接着一道的惨叫声响起,冲在最前面的数十个人纷纷倒下,他们的惨叫声、呻吟声让后面人顿时清醒了过来。

    原本如同潮水般涌来的众人纷纷畏惧不已的后退,拉开了和萧辰的距离。

    他们大多都是一些刚出校门的学生,或者一些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哪里见过这种诡异场景。

    看着面前地上疼的打滚的众人,他们无不惊恐万分的望着萧辰,身体都微微在发抖。

    王昊然也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幕,久久回不过神。

    “这”

    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随即对视上了萧辰那一双漠视众生的双眼,心头不禁颤动了一下。

    ‘他到底是谁?难不成也是异能者?’

    王昊然想到这,脸色不禁白了几分。

    “小子,我不想伤你,让他们都散了,我可以饶了你,再做无谓抵抗,我的耐心有限,可不会心慈手软了。”

    萧辰微微长吐了一口浊气。

    使用术法对付这些普通人,显得有些以大欺小了,这些人估计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今天发生的事,他也不像暴露太多,以免事情传到有心人耳中,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哼,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嘛?”

    王昊然咬了咬牙,死死盯着萧辰。

    “你”

    萧辰话还没说完,猛然脸色一变。

    只见王昊然双眼蓦然亮起,仿佛双瞳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而他的皮肤也迅速变成了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室内的温度仿佛上升了几度,靠近王昊然的几个人都有所感应一样望向了他。

    因为此时的王昊然仿佛成了一个大火炉,散发着灸热的气息。

    他突然张大了嘴,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滚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呼之欲出!

    “不好!”

    萧辰眼皮一跳,身体一动,化为一道残影,转眼就到了他面前。

    王昊然见此也是一惊,萧辰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想都没想,张开嘴对着萧辰猛然喷出一道火焰。

    萧辰左手不知何时夹着一根银针,速度飞快的在他后脑上扎了一下,而王昊然的身体也顿时一软,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仅仅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的。

    萧辰抬头环视了一眼左右,四周的众人都用着一种惊惧的目光望着他们两。

    ‘遭了,被这么多人看到了。’

    萧辰脸色有些难看,眉头深锁低头望着昏迷过去的王昊然。

    虽然他之前也用术法出手了,但是灯光太暗,只有寥寥几个人才看清楚了,就算他们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反而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王昊然施展的这鬼东西声势太大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就算想瞒也瞒不住了。

    到时候这事传出去,肯定会引发一些麻烦。

    萧辰有些头疼的一把抓起王昊然,迅速离开了酒吧。

    直到两人离开后,四周的众人纷纷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今天这一幕绝对是华夏二十一世纪最轰动的新闻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个小角落里,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老者自顾自的品着酒,还不时吧咂嘴,显然对这酒很不满意。

    他放下酒杯,望着萧辰两人离开的方向,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才喃喃道:“这么强大的火元素天赋,这次来华夏还真是有意外之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