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闯上门

    王靖川家的小庭院。

    王昊然依旧处于昏迷状态躺在床上,萧辰和王靖川等人站在一旁商谈着什么。

    望着躺在床上的王昊然,王靖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他苦笑着对着萧辰说道:“萧老弟,让您见笑了,我这不成器的逆子给你惹了这么大麻烦。”

    “麻烦确实有麻烦,但不是我的麻烦。”

    萧辰摇了摇头,惹出这么大的乱子,剩下的事就归王靖川去摆平了。

    以王靖川在南海的地位,相信堵住那些媒体的嘴,把这事压下去不是什么问题。

    “我儿子昏迷了这么久,他没事吧?”

    王靖川忍不住问道。

    “放心吧,我用银针点了一下他的天合穴,让他暂时陷入昏迷之中,过一会儿他就醒了。”

    听到萧辰的话,王靖川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万般无奈,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心里还是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萧老弟,借一步说话。”

    王靖川看了一眼王昊然,带着萧辰出了房间,两人走到一处无人的小亭子里坐下。

    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萧老弟,你见多识广,想必已经对我儿子的情况有所了解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知不知道异能者?”

    萧辰直截了当的问道。

    听到这三个字,王靖川愣了一下,显得有些茫然,他有些惊疑不定的反问道:“我听说过,在京城军区的机密档案室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但是我权限不够,了解并不多,难道我儿子是被异能者做了手脚?”

    萧辰苦笑了一声道:“看来您是真的不知道,你儿子不是被人做了手脚,他就是异能者!”

    “这不可能!”

    萧辰话一出口,立刻就被王靖川失声否认道。

    “虽然这些年我对他疏于管教,但是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发现他身上的异常情况,直到一个月前他去了韩国旅游回来难道他就是在那个时候?”

    王靖川仿佛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望着萧辰,想得到萧辰的认证。

    “我也不清楚,等你儿子醒了,你好好的问问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异能者分先天和后天,先天异能者在幼年就会觉醒能力,后天异能者需要通过某些灵物因缘巧合之下激发能力,你儿子应该是属于后者。”

    “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他有这种能力,注定他此生不会平凡,能好好利用的话,会是一件好事,你应该高兴,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的家事你自己处理吧。”

    萧辰说完,笑着起身准备离开。

    他是看在王靖川和他关系匪浅才多提点了几句,但他不是保姆,王昊然的事,是他们的家事,该怎么处理还是得王靖川决定。

    “萧老弟,你就准备走嘛?我还想留你吃顿便饭,毕竟这么久没见,你还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

    萧辰闻言沉吟了一二说道:“也好,我先出去逛逛,回去的时候给宛如她们带点礼物。”

    “恒久,开车送萧老弟”

    没等王靖川说完,萧辰打断道:“不必麻烦了,我就在附近逛逛,顺便看看这里的风景。”

    不等王靖川同意,萧辰已经转身出了门,张恒久走上前望着萧辰的背影说道:“将军,萧先生还真是至情至性之人,虽然一身滔天武艺,官至少将,位高权重,但却没有这个年纪的人应有的傲气,难得啊。”

    “是啊,当初我也是看重了他的潜力,才决定交好与他,我有预感,他日后的成就还不止与此。”

    王靖川也微微点头道。

    “去安排下,晚上我要和萧先生好好喝几杯。”

    王靖川又吩咐道。

    张恒久点了点头,坐上吉普车准备去市区酒楼,定一桌酒菜打包带回来。

    他刚刚坐上车,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动静,对于危险来临,十几年养成的习惯让他想都没想就一拳扫了过去。

    “砰!”

    这一拳仿佛打在了钢板上一般,被什么力量死死钳制住了。

    他脸色猛然一变,回头望去,只见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者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这老者伸出了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钳制住了他的右手,让其无法动弹分毫。

    让他更为心惊的是,这老者身上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这种气息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那就是王昊然!

    ‘异能者!’

    张恒久猛然响起萧辰之前说的话,心中不由得一秉。

    “林老,都解决了,这院子的守卫很松懈。”

    不知何时,老者身后突然冒出了三个男子,这三个人也如老者一般,身上透露着那种奇怪的气息。

    张恒久闻言,不由得望向他们身后,原本站在院子门口站岗的两个卫兵已经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了。

    见到这一幕,张恒久瞬间怒上心头,虽然平日里他对这两个卫兵又打又骂,但是心中还是把他们当成小兄弟来看的。

    如今这两个人就倒在他眼前,岂能让他不怒火中烧?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张恒久冷声问道。

    “年轻人,不要激动,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不伤你性命。”

    林姓老者一副笑眯眯的和蔼表情,若张恒久不是见识了他惊人的力量,肯定会被其表面所蒙蔽。

    “哼,要杀就杀,哪里那么多废话,我告诉你们,这里可是将军的私人住宅,你们敢擅闯这里,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张恒久冷哼道。

    “咔嚓!”

    林老抓着张恒久的手轻轻一扭,一道清晰可闻的骨裂声传来,张恒久的手臂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曲了,但纵然是这样,张恒久也只是闷哼了一声,额头上满是因为疼痛而冒出的豆大汗珠。

    “真是条汉子,看起来华夏也并不全是孬种。”

    林老见此有些赞许般的松开了手,自顾自的朝着院子里走去,他身后的三个男人立刻上前抓住张恒久,一起跟了上去。

    此时,王靖川正在和醒来的王昊然谈着心。

    “昊然,你告诉我,你去韩国旅游的时候,到底遇到了什么?”

    面对王靖川的逼问,王昊然犹犹豫豫的准备开口时,突然外面传来了张恒久的怒喝声。

    “将军!小心有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