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被下药了

    “传说中的人?”

    萧辰听到这云里雾里的回答,脸色有些不悦的盯着他。

    奈良心中一秉,连忙解释道:“从我们加入组织的一刻,就会曼陀罗这个人的传说,但是谁也没有见过真人,据说是此人建立灵师会,但就算一些高层对此人都忌讳莫深,不愿意多说。”

    “就算真的有这个人存在过,但灵师会已经传承了三百年之久,估计那人也应该老死了。”

    奈良将心中的想法吐露道。

    “三百年若是普通人肯定是老死了,但是这个人有能力建立灵师会,有拥有传闻中的S级水平,就算想死都难吧。”

    萧辰心中暗道。

    奈良见萧辰沉思着什么,不敢开口打扰,他藏在背后的双手,悄悄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把袖珍匕首,在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给萧辰致命一击。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能放了我嘛?”

    奈良装作一脸畏惧之色怯懦的开口道。

    萧辰回过神,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没有那么多小动作,我是准备放了你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奈良闻言,脸色一紧,再次拼命想挣扎,只见萧辰双手一合。

    ‘咔嚓!’

    奈良的身体如同被捏爆的气球,‘砰’的一声也化为一团血雾。

    萧辰抬手一挥,一阵清风吹过,卷走了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也带走了地上了血迹。

    一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有一辆无人看管的轿车停在这里。

    “贞贤哥,你去哪里了?今天可是我们订婚宴,你怎么不见了?爸还在担心你呢。”

    萧辰的电话突然响起,刚接通就被朴素妍一番话给难倒了。

    他顿了一下,笑着解释道:“酒店里太闷了,我出来透口气,马上就回去。”

    挂断电话,萧辰皱了皱眉头,看来今天晚上不好过了。

    很快,萧辰赶了回去。

    朴素妍看到萧辰,立刻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调侃道:“我还以为你准备跑了呢。”

    萧辰苦笑的摸了摸鼻子道:“你多想了,我看客人都快要散了,我就出去透了口气罢了。”

    “走吧,我们上楼吧,收尾的事情就交给下人去做。”

    朴素妍说着拉着萧辰一起上了楼。

    萧辰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身上的香水味混合着淡淡的酒精味,一直朝着萧辰耳边吹气。

    不得不说朴素妍的确是个十分撩人的小妖精,身材,脸蛋都是萧辰见过的人中,属于最极品的一批。

    很快,两人进了房间,这是一间大型的总统套房,卧室的大床房能容纳五个人一起躺下。

    萧辰刚进去环视了一眼周围,突然被背后的朴素妍搂着了。

    他勉强笑着转身,下一幕更是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不知何时,朴素妍居然已经脱掉了身上那件长裙,浑身上下只有一件亵衣。

    这件薄薄的亵衣根本掩饰不住朴素妍傲人的身材,让人血脉喷张。

    尤其是在这种泛着淡黄色的灯光下,将她那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照的发亮,仿佛嫩的能掐出水来。

    朴素妍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自顾自的走到床上,摆出一副撩人的姿势对着萧辰勾了勾手。

    看到这一幕,萧辰也是有些目眩神晕,但他的意识还是很清晰的,他笑着开口道:“别急,我先去洗个澡。”

    萧辰刚一转身,就被床上的朴素妍一把搂住脖子,朴素妍迷离的将脸凑了过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道:“一会儿再洗也不迟。”

    ‘一会洗就迟了。’

    萧辰心中无奈道,既然到了这种地步,那他只好用点手段了。

    他刚从怀里摸出一根银针,突然感到眼前一阵眩晕,最后残留的一点清醒意识告诉他。

    自己被下药了!

    不知过了多久,萧辰蓦然睁开眼时,十分警觉的从床上一跃而起,警惕的望着四周。

    “嗯?”

    萧辰愕然的扫了一眼四周,他还是在酒店里,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萧辰低头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石化了,自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而朴素妍也是如此,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卧槽,我被一个女人强上了?’

    萧辰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自己昨晚被下药了,而且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躺在他身边的朴素妍。

    朴素妍脸色十分淡然的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了起来,萧辰也一言不发的穿起了衣服。

    这种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五分钟,直到两人都穿好衣服,朴素妍站在梳妆台前自顾自的说道:“萧辰,华夏南海人,我说的没错吧?”

    听到这话的萧辰,已经没有太多意外,从他昨晚被下药的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身份肯定暴露了。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假戏真做?不干脆直接派人把我抓起来?”

    萧辰好奇的问道。

    “两个原因,一,我们不知道你的实力深浅,万一让你跑了,对于我们朴家来说是个十分大的隐患;二,你已经展现了你的价值,或许你活着对我们朴家来说更有用。”

    朴素妍脸色淡然的述说着,仿佛昨晚她和萧辰的交欢,只是一场利益的交易罢了。

    “既然摊牌了,那我们就明说吧,你想从我这得来什么?”

    萧辰对于这个女人实在有点忌惮了,虽然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是城府太深,连自己都算计进去,这种人未免太可怕了。

    “很简单,你继续当我贞贤哥,当我们朴家的女婿,至于你冒充真的李贞贤来干什么,我不感兴趣,只要你别触犯到我们朴家的利益,这笔交易是不是很划算?而且我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还附送给了你,你什么时候想要了,可以来找我。”

    朴素妍说完,妩媚的朝着萧辰笑了笑。

    萧辰听完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他摇了摇头道:“我们可以合作,但是规矩得由我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