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生死棋局

    “退下!”

    一道空灵的声音悠然传来,然而让众人脸色一变的是,羽千杉周遭的风元素骤然消失不见!

    “言出法随!”

    就连萧辰也微微愣了一下。

    羽千杉脸色一变,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化十分精彩。

    “让他上来。”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羽千杉脸色阴晴变化一阵,阴霾的扫了一眼萧辰道:“小子,你不是要闯我灵师会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上去。”

    “去吧,我的另一半已经感应到我了。”

    萧辰耳中响起了曼陀罗的声音。

    萧辰也没有多犹豫,径直朝着顶楼前去。

    留下朴家父女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

    “父亲,这个萧辰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想干什么?”

    朴素妍脑中转过万千思绪,觉得萧辰愈发神秘了起来。

    “哎,或许我们一直都错了。”

    朴老爷子叹了口气。

    从他得知萧辰不是李贞贤的一刻起,只是认为萧辰是华夏某个间谍组织的人,来这里收集灵师会的资料。

    不过他见萧辰对他有用,才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双方达成合作关系。

    不过现在看来,萧辰的身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此时,萧辰已经快走到顶楼了,他身后的羽千杉带着一大批人紧跟着他,显然是想断了萧辰逃跑的念头。

    “马上就要见到你的另一半了,你有把握嘛?”

    萧辰问道。

    他可不想看到自己忙活了这么久,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时候还得从这里杀出去。

    “你还得替我帮最后一件事。”

    “什么事?”

    萧辰皱了皱眉头。

    “马上你就知道了。”

    曼陀罗故作神秘的说道。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顶层。

    羽千杉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萧辰道:“进去吧。”

    萧辰笑了笑,坦然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环视周围一眼,目光很快被一位少女给吸引住了,这少女和曼陀罗简直是从一个胚子里刻出来的。

    少女坐在茶几面前,上面摆着一张很是奇怪的棋盘,这棋盘通体用玉石打造而成,但是在灯光的照耀上,却隐隐泛着黑白两色的光芒,让人乍一看会以为自己眼花了。

    羽千杉等人看到少女,尽皆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眼中满是敬畏之色。

    “你叫萧辰对吧,过来坐吧。”

    少女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对着萧辰招了招手。

    萧辰自然不会怕一个半S级的异能者,十分坦然的走了过来,坐在了少女的对面。

    他低头认真打量起了这棋盘,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并不是普通的棋盘,而是一件蕴含灵力的法器!

    ‘想来这应该就是阴阳棋盘了。’

    萧辰暗自猜测道。

    “我的另一半你已经见过了吧?她费尽心机想见我,如今来了,却又不肯出来。”

    少女像是自言自语般述说着。

    “你们之间的事,我并不打算掺和,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

    萧辰突然说道。

    “哦?什么交易,说来听听。”

    “这棋盘本就是我们华夏的东西,还给我,你再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我立刻扭头就走,不掺和你们之间的内斗。”

    萧辰从一进来就感觉到了眼前这个曼陀罗的一半,比他认识的那个要强上不少!

    他没必要为一个老妖怪卖命,而且这老妖怪还不知道安了什么坏心眼。

    “哈哈哈你还真是有意思,你如果现在跪下求饶,并发下血誓,终身侍奉我为主,我可以看在你帮我把她带过来的份上,绕你一命。”

    少女不禁冷笑道。

    萧辰闻言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就没得谈了。”

    少女斜瞥了一眼萧辰,脸上带着一副诡异的微笑问道:“不如你先陪我下盘棋,我们或许还可以继续谈。”

    她根本没等萧辰同意,伸出手做了个邀请动作道:“请!”

    这个字一出口,棋盘蓦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刺的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但对于处在对局的双方的两人,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们仿佛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结界,将两人的心神全部困在这一方棋盘之上!

    想脱困而出,唯有击败对方!

    萧辰环顾了一下四周,深深吸了口气道:“此棋,既分胜负,也分生死!”

    “不错!你若怕了,主动放开心神,让我种下禁制,我绕你不死。”

    少女傲然道,双眼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这一刻,她身上的气势陡然攀升,再次化为百年前那个不可一世的曼陀罗,史上最强的S级异能者!

    “来吧。”

    萧辰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变化。

    少女手持黑子先落。

    她身后的结界忽然凭空凝结出一只黑虎,朝着萧辰咆哮着。

    黑虎的咆哮震耳欲聋,一道道无形的冲击波吹起了萧辰的衣服,若是一个普通人在这,早就七窍流血而死了。

    萧辰不急不缓的也随之落下一子,顿时化为一只白玉龙,和黑虎争锋相对。

    少女落子的速度非常快,仿佛都不带考虑,带着步步杀机。

    只要萧辰一步错,就会满盘皆输,从而身死道消!

    而萧辰从始至终脸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不急不缓的落子,用着一种以柔克刚的方式化解着危机。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白之争在棋盘上显得十分胶着,龙形虎势,两者尽皆不让分毫。

    这充满杀机的一幕只有他们两人能看到,而站在门外的羽千杉能微微感应到什么,眉头一直深锁着。

    “会长,尊者大人没事吧?”

    纵然这些手下看不到那凶险的一幕,但是他们能注意到随着棋局的僵持,少女的额头开始分泌出细小的汗珠。

    羽千杉摇了摇头道:“尊者是万年不出的奇才,这天底下能伤她的人还没出生。”

    此时,萧辰手捏一颗白子扫了一眼棋盘,突然抬起头望着面前的少女道:“你输了。”

    少女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就被掩饰住了。

    “哼,我纵横百来年,未逢敌手,从未输过。”

    “是嘛?”

    萧辰笑了笑,一子落下!如同直击蛇身七寸!

    少女手中的黑子也‘哐当’一声落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