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天玄之门

    “不!这不可能!”

    少女不可置信的望着棋盘,犹如失了魂一般,她连连后退几步,直到退无可退。

    “此棋,分胜负,也定生死。”

    萧辰悠悠开口,少女猛地吐出了一口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萧辰能感觉到少女的实力在迅速下降,气息也越来越弱,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就在这时,萧辰衣袖中飞出一道魅影,直奔少女而去!

    少女看到这一幕,脸色彻底变了,但她被困在这结界中,又输了棋局,已经濒临死亡,哪里躲得掉。

    转瞬间,就被魅影扑了上来,一团团黑雾从她身上冒出,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而此时,门外的羽千杉看到少女出现险情,脸色蓦然一变。

    “小子!你对尊者做了什么?”

    羽千杉也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带人冲了进来,虎视眈眈的将萧辰围在中间。

    “尊者!您没事吧?”

    羽千杉有些紧张的对着那团黑雾喊道,然而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在外人看来,曼陀罗是整个灵师会的创始人,更多的是一个象征的意义,但是他心里很清楚。

    曼陀罗活了一百多年,知晓一个惊天秘密!

    而这也是他为什么甘心守护在她身边的原因,这个秘密甚至能改变世界格局!

    “杀了他!”

    羽千杉脸色阴霾,一字一句的说道。

    众人得到命令立刻各施手段攻向了萧辰。

    就在这时,黑雾骤然散去。

    一位少女骤然出现在众人眼前,尤为引人注意的是少女那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仿佛代表着无尽的黑暗。

    让人只要对视上一眼,心神就会被深深吸纳其中,永远无法自拔出来。

    “尊者?”

    羽千杉也注意到了少女的变化,有些狐疑的开口道。

    “退下!”

    “什么?尊者,这小子.”

    羽千杉话还没说完,只见少女朝着他轻轻一挥手,一道虹光闪过。

    “轰!”

    羽千杉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十几米远,狠狠的砸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大坑洞。

    ‘S级的力量!’

    众人看到这一幕,望向少女的眼神充满了敬畏。

    身为A+的羽千杉竟然挡不住少女的随手一击!这世上除了真正的曼陀罗,还有谁能做到?

    “我的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

    少女犹如一位大权在握的上位者,冷漠的说道。

    众人也不敢多犹豫,立刻带着重伤的羽千杉匆匆离开了这里。、

    很快,房间内只剩下她和萧辰两人。

    少女定睛望向萧辰,蓦然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你成功了?”

    萧辰不动声色的问道,实则暗地里一直在酝酿着最强一击。

    因为他也不确定眼前这个少女到底是哪位,而且刚刚少女的那一击的威力,已经可以对他照成威胁。

    “不错,我成功了,这还得多谢你,没有你消耗了她的力量,我也不会如此轻松成功吞噬她,如今我才能算是真正的曼陀罗。”

    少女点了点头道。

    “那我们的约定,你不会打算过河拆桥吧?”

    萧辰微微松了口气,又提醒道。

    “我曼陀罗说话一言九鼎,决不食言,不过在我吞噬了她以后,我从她的记忆中得到了一个有趣的秘密,我想你可能会感兴趣。”

    “说说看。”

    萧辰也有些好奇了。

    “你听说过天玄之门嘛?”

    中海,龙泉山。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老头,满身酒气的起身去开门,不耐烦的嘀咕道:“这狗日的市政府非要搞什么旅游开发,三天两头就有几个傻子游客迷路。”

    他刚一打开门,看到门外等候依旧的萧辰,脸色微微一怔道:“徒儿,你怎么来了?”

    再次见到师父,萧辰也是十分高兴的,但他刚从韩国回来,一路上都在想着曼陀罗说的那个秘密,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两人进步坐下,司徒信鸿还是老样子,成天就是钓鱼、喝酒、睡觉混日子,对于他这样一位孤寡老人来说,在人世间没了太多牵挂,过一天就算一天。

    “师傅,我给你带了几瓶姚县最出名的梨花酒,你来尝尝。”

    司徒信鸿一听有好酒,有些朦胧的双眼顿时瞪直了,结果萧辰手上的酒,打开深深的闻了一下。

    “嗯~香!淳!至少是典藏十年以上的老酒。”

    司徒信鸿好不吝啬的赞许道。

    “你这次回来,不单单是为了看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吧?”

    司徒信鸿似笑非笑的问道。

    萧辰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司徒信鸿可是人精,自己在想什么,一眼就会被他看穿。

    所以萧辰见此也不打算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问道:“师傅,你知道天玄之门嘛?”

    此言一出,司徒信鸿往嘴里送酒的动作为之一僵,双眼蓦然凌厉了起来。

    十五年来,萧辰从未看到他师傅如此这样的眼神,这是他第一次见!这也意味着他师傅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司徒信鸿放下酒杯,脸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答非所问道:“这才两年不到,你就已经突破到第五重境界了,你比我强,日后走的也一定比我远。”

    萧辰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

    “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你确定你准备好了嘛?”

    萧辰点了点头。

    司徒信鸿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天玄之门在泰山之巅”

    京城。

    “韩将军,这是天象观测部门发来的文件。”

    小庄拿着文件上前道。

    韩天行皱了皱眉头道:“天象部门的事,你告诉我干嘛?”

    小庄有些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道:“您还是自己看看吧。”

    韩天行见小庄这幅古怪表情,有些狐疑的接过文件扫了一眼,顿时瞪大了双眼。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就在昨晚凌晨一点开始,泰山发生了地震,原本只是普通的地震,没人去注意,直到当地景区管理员发现了异象,科工委的人已经先一步去调查,并封锁了那里。”

    小庄回答道。

    “去,打个电话给萧辰,让他赶紧从韩国回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