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借剑一用

    躺在地上那几人的实力虽然没有多高,但联想到桑那不过是看了他们一眼的场景,那些实力较低的人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和对方对视。

    “没用的。”

    光头大汉咧嘴笑着:“只要桑那大师想杀你,无论你在哪,都要死。”

    桑那并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站在小径之前,看也不看场上的众人一眼。

    光头大汉却猖狂不已的指着众人,笑道:“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桑那大师就在这里,你们有三次出手的机会,如果你们能赢了大师,那我们就下山!”

    “如果三次你们都输的话,那也请别阻拦我们,如何?”

    吴老等人对视一阵后都点了点头,他们就不信桑那一个人还能对付三个极境宗师不成?

    “可以,不过我们要商量一下谁出手。”

    吴老沉声道。

    光头大汉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你们可以随便选三个人来送死。”

    “你!”

    吴老不屑在口舌上挣个利弊,很快,陆叶庭等人便聚在一起,现在宝物就在前方,唯有一个问题而已——

    谁上场?

    桑那的境界修为他们虽然看不出来,但是就凭着对方刚刚的举动,他们就能肯定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比自己等人要低,能成为极境宗师的,哪个不是老狐狸一般的心思,所以此刻众人虽然都愁眉不展,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毛遂自荐。

    吴老看着这群宗师,不由得叹了口气:“桑那不好对付,大家都能看出来,但是就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华夏的瑰宝落在别人手中吗?我打头阵,剩余的两位,你们自己看。”

    吴老的一席话说的众人都是面红耳赤,明明都是宗师级的人物,此刻却因为怕死迟迟不敢出头!

    “既然老吴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第二吧。”陆叶庭也是轻咳一声,语气豪迈的说道。

    “不愧是陆家主,这个胸襟气度,简直不是一般的宗师能够媲美的!”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一片赞扬之声。

    “好!”

    吴老拍了下手掌:“现在就差一位了!”

    “我来吧。”

    人群中走出一穿着破破烂烂的男子,但是他手中的那柄剑,却是光洁无比。

    “科亚!他竟然压轴!”

    “剑豪都出手了,那个降头的老头必死无比。”

    就连陆叶庭的精神也是一震,剑豪的出手无疑也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不过他还是看着身后的众人道:“这一战之后,我们三人,有权利先挑选宝物。”

    其余没有出手的人都是点点头,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至于内心的想法,那却是暗流涌动。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光头大汉不耐烦的道,但桑那皱巴巴的脸上却是泛起一丝笑意,招了招手,光头大汉立刻凑了上去。

    半晌后,他才看向已经走到场中的三人:“桑那大师说了,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什么!”

    陆叶庭的脸色一变,眼中隐隐蕴含一丝怒气,吴老更是气势一变,脚下的山石纷纷寸寸崩裂起来。

    “准备羞辱我们?”

    剑豪的脸色最为平静,手中长剑挽了剑花后,不急不缓的道。

    桑那又是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极为轻蔑。

    “罢了,既然他想,那我们给他就是。”

    吴老看了身后两人一眼,随后全身的肌肉竟然膨胀起来,体内的骨骼也咔咔作响,原本苍老干瘪的脸也飞快的充盈红润起来。

    “速战速决,不要拖延!”

    吴老扭了扭脖子,关节处立刻发出一阵咔嚓之声。

    陆叶庭点点头,双手也隐隐冒气了两团白雾,剑豪科亚则是挽了个剑花,随后手中长剑一抛,长剑竟然悬浮在他身侧!

    “万剑齐发!竟然真的是万剑齐发!”

    人群中有人惊愕不已的道。

    科亚笑笑,左手挥舞,空中便另外浮现出了七柄剑影,柄柄锋利!

    桑那的脸色不变,只是嘴唇微动,一道道晦涩不明的词语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

    “装神弄鬼!”

    吴老变年轻后,连同声音都是洪亮了许多,整个人如同旋风一般,朝着对方冲去。

    陆叶庭的体态则极为优雅,手中两道白雾蔓延,化成两道细线朝着桑那缠去,科亚也是双指虚点,八柄利剑婉如闪电一般,飞向面前!

    面对三人各异的攻击!桑那猛地爆喝一声:“吒!”

    还在空中的吴老顿时喷出一股鲜血,整个人也倒飞而去。

    两条快要缠绕成功的白线也纷纷断裂,陆叶庭的脸色猛地一边!

    空中的八道剑影,七道纷纷断裂成碎片,唯有一柄长剑如同遇到风暴一般,直直的朝着后面飞去!

    那速度极为迅捷,就连科亚都不敢硬接!

    桑那脸色如常,就好像做了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垃圾。”

    “你!”

    吴老一怒,他此时又变成了那副苍老至极的样子,陆叶庭和科亚的脸色都是阴晴不定,他们想不到自己压箱底的招数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破了?

    难不成……对方是神境?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各位请回吧。”

    光头大汉嘻嘻笑着。

    桑那却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一般,原本不在意的脸色却突然凝重起来,眼神紧紧的盯着那条唯一到达这里的山路。

    陆叶庭和科亚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彼此的惊疑,两人同时扭头看向山道,之间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不急不缓的走了上来,而他的手中,还提着刚刚倒飞出去的长剑。

    “你……是谁?”

    桑那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极为沙哑,就好像沙子在摩擦一般。

    陆叶庭看到那人眼皮却是一跳,连忙低头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萧辰却不打算放过对方,扬了扬手中的长剑:“喂,那谁,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

    齐东海带着齐子栋就站在人群中,此刻听到萧辰的声音,齐子栋立刻幸灾乐祸的道:“你敢对宗师这么不尊重?小子,你死了。”

    “对啊,小子,你不知道陆家主是宗师吗?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称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