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醒来

    “渴。”萧辰迷迷糊糊的呢喃道,随后便觉得一阵甘甜放在了嘴边,他立刻张开嘴,贪婪至极的吮吸着,同时那道许久未曾睁开的双眼,也缓缓睁开。

    “这是哪!”眼中的迷茫瞬间消散一空,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眼前的环境,入目所见先是木板搭建的天花板,四周的墙壁也密密麻麻的贴着报纸。

    “你醒了!”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一个衣服洗得发白的男生端着碗,一脸惊喜的看着半卧着的萧辰。

    “你救了我?”萧辰皱着眉打量着对方,和妹妹一般大的年纪,只是对方脸上的笑容格外的淳朴,绝不是人能伪装出来的那种。

    只不过……家里的摆设实在是太寒酸了点。

    “那不然呢,俺给你说,你要是再不醒的话,俺也没钱去买药了。”男生十分惊喜的把碗端到萧辰面前:“尝尝,俺刚弄的米粥,你凑活吃一点。”

    萧辰接过对方的碗,说是米粥,实际上就是十几粒米掺了一碗水而已。

    看到萧辰的样子,男生急了:“兄弟,你赶紧吃啊,不是俺不给你好吃的,医生说了,你这种情况只能吃稀粥,你瞅瞅,够稀不?”

    看着对方焦急的样子,萧辰的脸上反倒是扬起了一丝笑意,也不多说,端起碗一饮而尽。

    男生看他喝完后脸色才放松下来,坐在床边笑道:“兄弟,你是不是也从黑煤窑里跑出来的?”

    “黑煤窑?”萧辰疑惑的看着对方。

    男生点点头,伸手比划着:“就河上流有个黑煤窑,挖煤嘞知道吧?每年我都见好几个人顺着河飘下来的,不过活的就看到你这一个,难不成你不是?”

    “傻大!”门外走进一个女人,女人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但是那双眼睛,却仿佛刚从土里拿出来一般,覆盖着一层黄色。

    “不好意思,我们家傻大这里有点问题。”女人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脑子,随后又板着脸看着傻大:“病人需要再休息休息,你不知道吗?”

    傻大原本还有些委屈,不过还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对对对,大哥你多休息,俺今天钓了两条鱼,今天俺们可以吃鱼肉!”

    说完后就欢天喜地的出了门,一点也不介意把萧辰这个陌生人放在自己家里。

    “不好意思。”傻大的母亲又是一阵歉意,随后便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萧辰摇摇头:“能说说在哪里见到我的吗?我昏迷了多久?”

    傻大母亲点点头:“大概有两个星期了吧,傻大去掰玉米的时候看到你顺着河飘了下来,原本还以为你也是个尸体,没想到你竟然还有气。”

    “尸体?这里很多吗?”萧辰眉头一皱,心中却是疑惑不已。

    “上游是一个黑煤窑,每年都有一些坚持不下去的人投河自尽,你难道不知道吗?”傻大母亲说完后,脸色疑惑的看着萧辰。

    萧辰点点头:“好像,好像忘了点什么。”

    “失忆啊?”傻大母亲道:“没事,你就先在家里住着,虽然吃的不好,但是不会饿着你,对了,小兄弟怎么称呼?”

    “姓萧,阿姨叫我小辰就可以。”萧辰也咧嘴笑了一下。

    如果让海陵那群人知道萧大师竟然让一个女人称自己为小辰的话,一定会惊的下巴都掉了下来!

    傻大母亲点点头,也蹒跚的朝着门外走去。

    萧辰的眉头再一次皱起,傻大母亲的情况,他根本看都不用看便知道得了重病。

    “再观察一下。”萧辰的眉头渐渐舒展,刚准备继续躺下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是一变!

    自己的实力竟然诡异的消失了!

    “怎么回事?”他皱着眉头,透视眼下意识的发动。

    厚重的墙壁无法阻拦他的视线,几乎一瞬间,便看到了在院内洗衣服的傻大母亲,正准备杀鱼的傻大。

    “有人来了。”目光再次看向远方的时候,便看到一群穿着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傻大他们家走来。

    “怎么会变成一重?”萧辰的眉头就不曾舒展,他朝着缓缓下床,同样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他还没走出门,院子里便传来了一阵喧哗。

    “宋春梅,还钱!”院子的大门一脚被人踹来,一个脖子上戴着金链子,脸上还架着一副墨镜的男人扯高气扬的走了进来。

    傻大手中捏着菜刀,跑到母亲面前,警惕至极的看着进来的几人。

    年轻人撇嘴一笑,打趣道:“哟,傻大都知道保护母亲了?”

    “我们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了?”宋春梅甩甩手疑惑道。

    年轻人咧嘴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得意,只见他指着傻大笑道:“还是多亏了傻大,他钓了我们的鱼,我们这种鱼可是上好的松花江鱼,一斤四百,他钓了两条,我也不多要,四千块钱,我们就了事。”

    萧辰站在门后,对于对方的说法嗤之以鼻,哪怕是他,都听出来这群人在故意骗钱了。

    “那条河明明是大家的,什么时候成你的了?”宋春梅语气柔弱的道。

    “四千?我不吃你的烂鱼了!”傻大说着就抓起两条鱼,准备还给对方。

    年轻人却摆摆手:“鱼都死了,还给老子有个屁用?今天四千块钱一分不能少,不然老子就陪你慢慢玩!”

    “你!”傻大一怒,捏着菜刀就要扑上去,却被宋春梅牢牢的拽住。

    “钱我给你就是,傻大,妈床底下还压了三千,去拿出来。”

    “不行!那是药钱,给他了你怎么办?”傻大却摇摇头,目光仍旧死死的盯着对方一群人。

    年轻人不急不缓的摇摇头:“没事,谁让我大斌哥心地善良,这件事不要钱也可以。”

    “哦?”听到事情有转机,宋春梅和傻大脸上扬起一丝喜意,仍旧疑惑的盯着对方。

    “只要把那个吊坠给我,咱们这件事就算完了。”年轻人指着宋春梅脖子上的那块紫色吊坠,虽然他尽力在隐藏自己的想法,但是眼中的贪婪还是一闪即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