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不认账?

    毫无疑问,这张支票废了,萧辰一双星眸微眯,撇向董天成。

    “你那是什么眼神?”董天成语气不屑:“也对,你这种下等人应该连支票也没有见过吧?至于那十个亿,你放心,我会烧给你的。”

    在他说话的同时,站在门口的保镖也凶神恶煞的围了上来。

    萧辰嘴角微微勾起,把支票放进兜里后朝着门口走去,现在他懒得和这些人费什么手脚,一切等他恢复实力之后,再作打算。

    到时候他要让董天成不光要把这十亿双手奉上,连带着这段时间的利息!也分文不能少!

    见到他要离开,其余保镖原本还想拦住他,但是看到董天成都没做什么表示后,他们也只能让开一条道路,看着萧辰离开。

    “什么垃圾。”董天成吐了口唾沫,目光这才瞥到一旁的薛凝身上,眉头微皱:“薛大师,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啊?”

    薛凝满脸苦涩,看向对方的眼神除了无奈之外,竟然还有一丝愤然,不过这一切,和萧辰都没了什么关系。

    董天成的别墅并不偏僻,所以萧辰出来后,便打了辆车,直奔子阳市最大的药材铺。

    虽然药材不能让他的实力完全恢复,但是想来恢复十分之一,还是绰绰有余的。

    萧辰的心中思量着药方,同时迈入了这家铺子。

    不愧是子阳市最大的药材铺,还没进门,便有一阵浓郁的药材香气扑面而来,萧辰的眼睛也是一亮,只不过稍一打量,他便看到了不少好东西。

    东三省的地理位置极为奇特,除了一面邻海之外,其余三面皆都靠山。

    独特的地理位置也就造就了这里除了海鲜极为廉价之外,那些在外面难得一见的山货也能在这里找到。

    “老板,那个黄精卖吗?”萧辰站在柜台前,指着柜子上最大的那块黄精问道。

    黄精的个头极大,比一个人的人头还要大出一圈,除此之外,在黄精上竟然还布着密密麻麻的红线。

    如果按照当地土话来说的话,那就是这块黄精已经成精了,但只有萧辰知道,黄精上的血纹皆都是黄精溢出的药力罢了!

    不过这种黄精在普通人眼里的话,那就是实打实的毒药,因为普通人是完全无法承受住这种血精的狂暴药力,但对于武者来说的话,却不亚于传说中的少林大还丹!

    一般来说有一条血纹的黄精,那就是了不得的宝贝,而面前这块上却密布着密密麻麻仿若蜘蛛网一般的血纹!

    如果能够到手的话,说不定他恢复的时间还要缩短不止一筹!

    “买这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人,他撇了萧辰一眼,随后摆摆手:“这个就是摆件,不卖的。”

    “哦?那我非要买呢?”萧辰的眉头一皱继续追问道,好不容易看到这么一块宝贝,他可不想这么随意的放弃。

    “非要买?”老板又看了他一眼,随后满是笑意的道:“行,一百万,卖给你,要吗?”

    “刷卡。”萧辰毫不迟疑的掏出卡递给对方,心中却极为窃喜,别说一百万了,这种东西要是让那些武者看到的话,哪怕再加个零,要买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啥?”老板傻了,一脸震惊的看着萧辰:“小兄弟,我要的是一百万,可不是一块钱。”

    “我知道,刷卡。”萧辰把卡放在对方面前,同时毫不客气的把桌子上的黄精抱了下来。

    那块黄精对于老板来说也不过是个摆件而已,但是看这此刻萧辰紧张的样子,他心中也一时间迟疑起来:“难不成自己看走眼了?”

    “刷卡啊?”萧辰拍了一下桌子,不耐烦的催促道。

    老板是心中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的拿着卡,随后脸色恭敬的递给萧辰:“得,爷们我也栽了一次。”

    萧辰示意对方拿个袋子,小心翼翼的装好这块血精之后,又买了些需要的配药,这才出了药材铺,直接打车,朝着傻大家走去。

    “大哥,你回来啦。”傻大见到萧辰进门后,脸上露出孩童一般的笑容,萧辰对他点点头,对一旁的宋春梅道:“宋姐,能借用我一个房间吗?这三天我有点事。”

    萧辰对于宋春梅一家来说不亚于是恩人,对于他的要求,宋春梅自然是想都不想的便答应下来。

    萧辰先切下来半个拳头大小的黄精,随后把那些药材调配好之后,等面前的水沸了,这才把所有东西一股脑的扔了进去。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上去就跟煮汤一样,不过他的确是在煮汤,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说来也怪,明明萧辰没有往锅里加一丝水,但是水沸腾了一个小时,也没见有丝毫干锅的迹象。

    萧辰嘴角微扯,解开了锅盖,锅内原本的清水连带着药材早就消失不见,只剩下锅底薄薄一层散发着清香的红色液体,正在不停的沸腾着。

    萧辰关了火,锅内的红色液体就仿佛果冻一般粘稠,倒进碗里后,也足足有小半碗。

    “没想到还有用这种东西的时候。”萧辰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过毫不犹豫的倒进口中,随后盘膝坐在原地。

    萧辰的脸瞬间便涨得通红,同时头顶也冒出了一层气雾,他咬着牙,九品玄典下意识的运转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萧辰脸上的红色越来越淡,直至恢复原本的颜色,他这才睁开眼。同时口中呼出一口浊气。

    “还差点。”他的眉头一皱,再次点火,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

    ……

    “苏哥,那天赢钱的小子,就住前面那个房子。”彬哥陪着笑,小心翼翼的指着道路尽头的一座破破烂烂的房子。

    “你确定?”被称作苏哥的人自然就是那天赌场里的苏经理,他此刻正沉着脸,眼中也露出一丝狐疑:“在我场子里嬴了一个亿?还住这种地方?”

    “苏哥,你相信我,要是我大彬骗人的话,任你宰割!”彬哥连忙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