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洗髓丹

    宋春梅坐在床边,眼神忐忑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傻大。

    “萧……萧先生,傻大吃完药真的能……能好吗?”宋春梅颤声问道,脸上满是紧张。

    萧辰点点头,笑道:“宋姐,家里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宋春梅家的情况他心中早就有了疑惑,按道理说再穷也不可能穷成这种样子才是。

    宋春梅先是一楞,随后便是苦笑道:“还不都是孩他爹眼瞎,认识了个白眼狼。”

    萧辰眉头一挑,并没有打断对方。

    宋春梅可能是憋得久了,此刻仿佛倒水一般把所有事情一股脑的抛了出来。

    “孩他爹当年被贼人欺骗,不光把家里所有存款都抛了出去,甚至连我们家从祖上传来的药材店也被人坑了过去,后来……孩他爹走了,傻大受不了刺激,就傻了。”宋春梅说的平淡,显然这么长时间过去已经看淡了这件事。

    萧辰点点头:“具体呢?”

    “都是范永年闹得,他当年骗我们当家的说想租一段时间药材铺,当家的是个傻子,就借给对方了,结果……结果镇长是范永年小叔,这么一借,就是六年过去了,当家的也被那群王八蛋害死了!”

    宋春梅说到这里脸色又愤然起来,萧辰默不作声的点点头,原本他还想给这家人留点钱之后再离开,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吗免不得要多管一桩闲事了。

    “妈?”躺在床上的傻大突然睁开了眼睛,原本眼中的呆愣之色尽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从未有过的晴明之色。

    “唉,傻……傻大?”

    宋春梅刚想仔细看看对方,傻大的脸色却是一变,一把从床上跳起来,朝着厕所的方向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萧先生,他这是?”宋春梅一脸茫然的看着萧辰。

    萧辰摇摇头,笑道:“正常反应。”

    他尽管给傻大吃的是简化版的洗髓丹,但是效果却不必真正洗髓丹的效果差,傻大既然服用了,那不光他的脑袋会比正常人灵活许多,甚至连同他的身体素质,都会有一个惊人的提升!

    果然,没过多久,傻大便一身清爽的走了出来,萧辰的眉头一皱,无奈道:“你先去换个衣服,我有话对你说。”

    傻大一楞,随后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脸色尴尬的点点头,朝着河边跑去。

    看着自己儿子这幅样子,宋春梅如何还不明白他的确是好了,当下双膝一软,便要给萧辰下跪,萧辰微微摆手拦住了对方,笑道:“宋姐,要不是前几天你们把我救回来,那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尽管这么说,但是宋春梅却无论如何也要给萧辰跪下道谢,无奈之下,萧辰只能轻轻砍了一下对方的脑后,之间宋春梅眼睛一翻,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你太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萧辰轻笑一声,从兜中掏出一块弹珠大小的黄色药丸,塞进了对方口中后把对方放在了床上。

    傻大过了一会后便急匆匆的跑了回来,一脸兴奋的看着萧辰!

    “萧……萧哥!你太神了!”他脸色激动的道,他如何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过了好几年。

    “没事,我现在就问你一件事。”萧辰的眼睛微眯:“你想不想报仇?”

    “报仇?”傻大一楞,随后不可置信的看着萧辰:“你是说……”

    “我听说那个范永年当初给你们写了欠条,那张欠条呢?”萧辰笑道。

    傻大脸上的兴奋一闪即逝,随后有垂头丧气的摇摇头:“没用的,萧哥,镇长是范永年小叔,他不可能管这件事的。”

    事实上,在他没傻之前,同样找了对方不少次,不过每一次得到的都是一顿暴打而已。

    要不是他死死护着欠条的话,说不定欠条也早就没了。

    不过看着萧辰的脸色,傻大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觉,仿佛,萧辰真的能解决这件事一般。

    他点点头,朝着房间内跑去,不多时,便拿出来了一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纸张。

    萧辰接过一看,上面写的很简单:“我范永年借付永杰兄弟药铺一星期,不动账本,每天八十元,七天后奉上。”

    下面则是落款日期还有两人的签名。

    “他后来又送过钱吗?”萧辰问道。

    傻大咬牙摇摇头:“别说钱了,就连我妈生病那阵,我去买药都不卖给我。”

    “明白了,带我去镇上。”萧辰让他把欠条收好,随后背着双手笑道。

    傻大点点头,现在对于萧辰他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别说去镇上了,哪怕直接去找那个镇长,他也愿意。

    傻大家距离镇上并不远,走到半路的时候,傻大突然脸色扭捏的看着萧辰,吞吐道:“萧哥……那我妈有没有告诉你,范家的女儿和我还有一门娃娃亲?”

    “怎么?你还惦记着人家女儿?”萧辰笑了,望着傻大打趣道。

    傻大摇摇头,正色道:“萧哥,话不能这么说,所有恶都是范永年做的,和双双没有关系。”

    萧辰撇撇嘴,差点就想提醒对方如果那姑娘真的在乎他,为什么在他生病的时候不来看他?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

    傻大在他看来哪都好,就是太过善良了点,被打击一下也挺好。

    看到萧辰点头,傻大以为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立刻咧着嘴傻笑起来,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一些。

    ……

    “双玉小姐又来了?”服务员微微垂头,一脸恭敬。

    范双玉点点头,伸出素手在自己鼻子前扇了扇,语气不满:“那谁,怎么一股药材味道?能不能通通风?”

    服务生一楞,反应过来后满脸都是苦笑:“双玉小姐……可是咱们这,就是药材铺啊?”

    “哦。”范双玉两道柳眉一皱,尽管她长得还算不错,但是配上这个动作,却让她的脸看起来无端有了些刻薄,她又扇了扇风,语气不满:“也不知道爹地发什么神经,非要让我来药材铺里管理几个月,土不土啊,难不成不知道人家学的西医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