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与天斗

    萧辰一招手,那剑就向着萧辰飞来,竟出奇的滴血未沾。

    “既然你想要,那这把剑就赠与你吧,拜师时也没有送你拜师礼,不过这剑虽好,却不可长久,他乃是天地元气所凝,不易存放,你最好日夜用元气滋养,待日后我找到合适的,再令送你一把。”

    科亚没想到萧辰真的送给他,大喜过望,连连点头。

    “此剑入手轻若无物,洁白无瑕,灵韵流转,不如就叫他凝瑕吧。”科亚脸色微红,显然是因为激动造成的。

    萧辰一愣,没想到科亚会起这么女性化的名字,不过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心念一动,剑身上便出现凝瑕二字,字体乃是小篆,光晕流转,煞是好看。

    这剑倒也偏向女性化,叫个凝瑕,却也合适。

    “好了,去做事吧!”

    今日之事告一段落,萧辰与萧正居,韩心妍说了会话之后便开始打坐恢复。

    半天之后,尽数恢复,萧辰整个人神清气爽,恍若新生,先前一战中,那一剑的威力,也着实出乎他的预料,撕裂空间,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发生的。

    原本普普通通的一剑,竟然抽光萧辰所有力量,事到如今,萧辰仍旧有点害怕,不过倒也没有太大问题,反而让萧辰破而后立,掌握新的一招。

    不过这一招消耗实在太大,根本没有办法接连使用,关键时刻瞬间爆发,一击毙命倒是合适。

    不久后科亚就传来消息,说是隐世家族全部退却,先前逃离的十一人,全部投降,愿意臣服于萧辰之下。

    不过萧辰却不在意,要他们臣服有什么用,只要不打扰自己的生活就行,不过既然人家已经认输,自己也倒不好扣着人家的弟子不放,当天就让科亚将十三家宗门弟子释放。

    当然,一些萧辰的老仇家,也混水摸鱼,一并退却,比如说齐家爷孙,亲眼见证了实力,他们已经不敢再有什么想法。

    只能先行隐忍,等待机会,齐东海早有想法,如果萧辰真的不可与之为敌,就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韩天行的伤势并不严重,经过萧辰的帮助,也没有什么大事,和萧辰,韩心妍,萧正居,几人一起吃了个饭就回韩家去了。

    韩心妍倒是一只心事重重,饭桌上萧辰也没有多问。

    此事一过,萧辰想着,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事情发生了,吃完饭以后便带着韩心妍回了海陵市的独栋别墅,虽不是什么僻静之地,可倒也能远离这些家族纷争什么的。

    过几天舒坦日子,然后享受享受人生,多好!

    然后再和韩心妍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简直不要太美滋滋。

    话说韩心妍胆子还挺大,萧辰提出带她飞回海陵市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丝激动,不过事实证明,这妞还真的挺激动的,在天空抱着萧辰大叫,鼻涕眼泪抹了萧辰一身。

    “萧辰,我也想变得像你一样厉害。”

    洗完澡的韩心妍趴在萧辰身上,一身柔软香甜尽数奉给萧辰。

    萧辰正沉醉于温柔乡,听到韩心妍这话,竟然愣了。

    韩心妍见萧辰发呆,重重在他胸口一拍,萧辰这才反应过来。

    萧辰无奈的苦笑一声,将韩心妍紧紧搂住,开口问道:“怎么突然说这种事?”

    韩心妍眉角一低,细若蚊声的呢喃一句。

    “人家也想帮帮你嘛。”

    萧辰莞尔一笑,若不是他境界高深,甚至还听不到女人的话。

    心底突然觉得有一丝暖流窜上心田。

    想了想之后,萧辰才缓缓出口:“用不了多久,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能与我为敌,你还要修炼干什么?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小孩子玩游戏,说修炼就能修炼的,要看个人天分,还要日积月累的努力,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一日不可懈怠,我怕你吃不了这样的苦。”

    “这么辛苦吗?”韩心妍似乎心头也在犹豫,她从小娇生惯养,世家小姐,怎么吃的了那种苦头,不过下一秒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忽然坐起,双手紧紧捏着萧辰的脸,变幻形状,故作凶狠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夏练三伏,冬练三九!”

    萧辰将韩心妍双手掰开,心底觉得有些好笑,这女人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不过却暖暖的爱意铺满心头。

    “你觉得我和那十三个极境巅峰大战危险吗?”

    韩心妍满脸疑惑,不知道萧辰为什么问这个事,随口说道:“为什么这样问!”

    萧辰将韩心妍的脑袋放在胸口,淡淡开口:“这一战,就算是我,也觉得十分凶险,是拿性命在搏斗,我之所以看起来从容淡定,是因为我知道如果表露出胆怯,日后肯定有更强大的对手来找我麻烦,这不是游戏,一踏上这条路,就是与人争,与天斗,我实在不愿意你踏上这条不归路。

    你只需要,安安分分躲在我身后,就好!”

    说罢,萧辰露出一丝微笑,看向韩心妍,一呆。

    没想到韩心妍的眼眶竟然已经湿润。

    “所以,你并不需要修炼,就可以享受我的感情,不是很好吗?”

    一夜匆匆而过,萧辰最终还是让韩心妍打消了修炼的想法,毕竟修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谁都能像他一样,在修炼一途上如此逆天。

    而最主要的是,萧辰不知道该如何教韩心妍去修炼,他没有合适的功法可以传授给她。

    第二天清晨,阳光撒进落地窗,带着清晨泥土香味的空气钻进萧辰鼻子。

    看了一眼怀中玉人儿,淡淡一笑,萧辰便起床洗漱,准备开始做早餐。

    难得平静的休息几天,做做早餐也是体验人生嘛。

    不过萧辰还未动手,叮铃铃的门铃就将萧辰最平静的一个清晨打破。

    皱着眉头开了门,来人竟是两个身穿将服的军人。

    萧辰还未出声,就有一个长相年轻的少将大声叫了一句。

    “是萧辰吗?”

    那跋扈的嘴脸让十分厌恶,也不搭理,直接砰的一声重重关上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