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徒有虚名

    萧辰跟着林欣月穿过大门,走过一条长廊,四下看去,竟也没发现什么玄虚。

    直到几人来到一处入口,类似于水井一般的入口。

    萧辰意外,难道总部是建外地下的?

    不过也没有可能,苍龙这种地位的组织,国家自然愿意付出这样的财力来建造。

    不过令萧辰意外的是,这洞口竟然有二十米左右的深度。

    几人陆续下去,萧辰便眼前一亮。

    一处入口皆是不知名的金属拼接而成,自成一体,却紧密不可分,看来设立这个总部的人,也是和建造大家,果然手笔不同,排场也不同。

    看着萧辰四处观望,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林欣月不禁掩口而笑,说了句,:“跟我来吧。”

    林欣月带萧辰来到一处大厅模样,科技感十足的地方,身后十六十七便告退,说是去换身衣服,等下一起去见大哥。

    萧辰虽被苍龙的总部所震撼,可却没忘记正事,向林欣月打听起毕瀛海究竟中了什么毒。

    林欣月眉头一皱,与萧辰并排走着,思索一番后开口道:“大哥他自从前段时间独自一人前去阿尔卑斯山,回来之后,四肢冰寒,甚至神经都有些麻木,而且脸色也越发苍白,按理来说,大哥他即使境界不够,可实力却是极高的,身体素质也是无人可比,怎么可能会中毒,不过种种现象表明,就是中毒了。

    不过大哥他的行踪一般都不会透露出去,不会有其它国家的强者知晓,更不可能会有人故意下毒给他,我们找了许多医到大家,甚至精通医术的修炼者来为大哥诊断,他们的诊断都是中毒,不过却没办法解毒。”

    林欣月说完,一脸惆怅,显然与大哥感情极深。

    萧辰却是疑惑,问道:“既然你说你大哥的实力是这世上仅有,也是夏国守护神,怎么会轻易去往瑞士,还去阿尔卑斯山,那么远的地方?”

    事到如今,林欣月也不再隐瞒,为萧辰彻底解惑,“大哥他修炼的功法有所不同,乃是上古大修行者传下来的搬山印,一印之能可搬山填海,核心就是将一座巨山练作法宝,纳入己身,即身为山,身为天地万物。

    与神话中的夸父逐日倒也曲径相同,大哥死后,也会化作他的本命物,传给下一代,或者重新归于自然”

    林欣月话刚说到一半,就见萧辰长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实在像极了乡下人刚来到城里,听什么都新奇的乡巴佬。

    “怎么可能……将巨山炼做法宝,纳于体内,身为山,山即身……”萧辰喃喃不已。

    他确实难以置信,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大的神通,至少萧辰现在是做不到,他没有那样的实力,也没有那样的资本和法门。

    不过第一次听到有人可以将山河湖海纳于己身。

    上一次,苍玉道人的法宝,也是一条大河,汹涌奔腾,川流不息,威力也是不俗,不过被萧辰给驱逐到虚空中去了。

    不过法宝终归是法宝,是有实体的,将法宝和自身炼作一体,实在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有可能苍玉走的也是这种逆天的路子,不过……哪里有这么容易。

    林欣月很快就打断了萧辰的瞎想,继续说道:“大哥并不是那样的强者,他的实力只有破境巅峰而已,而且天资有限,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踏进极境一步。”

    林欣月说到这里,脸上流露出失落和惋惜的表情。

    萧辰却恍若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怀疑起林欣月话中真实性。

    “怎么可能,破境?破境就可修成搬山印这种逆天法决?”

    “听我说完!”林欣月却是一声呵斥,打断了萧辰的质疑。

    “其实我们苍龙,本来不叫做苍龙,这个组织从秦初就存在了,苍龙之前叫做,继承者,后来解放后才叫做苍龙,寓意是这个国家最终的底牌,轻易不可面世。”

    萧辰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点头。

    林欣月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意思就是,我们所有的能力,力量,都是根据天分,来挑选继承人,想必十六的力量你也见过了吧?”

    萧辰点点头,算是回应。

    “十六的力量全部来源于上古獴兽,是污秽邪恶的传播者,他不是法宝,不是境界,不能传授,只能传承,而传承,也是要有资格的,也就是说每一代继承者都会接受上一代的继承,而我大哥,他本身是没有什么修炼资质的,可他偏偏再千万人中,可以接受上一代覆海山君的传承,不过力量流失也是最多的,即使这样,我大哥也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

    林欣月说完,面露傲然之色,挑衅似的看着萧辰,一副看着后生晚辈的眼神和表情让萧辰十分不爽,想了一番后,萧辰问:“你的清心道法也是继承来的吗?”

    此话一出,林欣月原本傲然的表情瞬间褪去,转而代之的是极为惋惜的表情。

    “清心道法本在上古也是顶尖功法,不过传承至今,也只有这独一份,甚至连传承资格,也难以寻觅,当年本有几个资质要比我好的多的孩子,师父却偏偏选中了我,原因竟然是因为我没有父母,天生孤独,心性方面更适合一些,不过资质上,我却差了很多,接受传承时……力量流失太多,实在愧对师父。”

    萧辰一愣,没想到林欣月还有这么一段如同伤疤的心酸故事。

    他更能感受到林欣月说出无父无母这一席话时,心中的心酸,无可比拟。

    萧辰看到此刻的林欣月,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人类的本质是群居动物,人生更是在寻找同类的一个过程,萧辰陡然想到自己从小,再山上跟着师父修炼,与无父无母,有什么差别。

    刚想开口对她安慰一番,可林欣月却突然抬起头,秀发一甩,差点拍到萧辰脸上。

    萧辰下意识的一躲,却被林欣月考到萧辰一副被偷袭的狼狈模样,喜笑颜开。

    萧辰愣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