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下蛊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媚。

    白炽灯灯光清亮,照的林欣月皮肤愈发白皙透亮,黑发如瀑般洒在身后,脸庞精致可人,实在给人一种天使般的感觉。

    似乎察觉到了萧辰目光中的异色,林欣月微微一愣后回过神来,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竟是不敢再与萧辰对视,林欣月虽二十多岁,可她从未接触过男女之事,自然一窍不通,只懂得如何完成上级下达的命令和将敌人击败。

    萧辰也是,好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心脏里防腐在打鼓,怦怦直跳,荷尔蒙迅速分泌,萧辰脸上也出现一抹不易察觉的潮红。

    林欣月刚撇过头去,萧辰才反应过来,清咳两声缓解尴尬后看了一眼林欣月,发现对方的目光似乎是在故意躲避着他,顿时老脸一红,不知所错。

    “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你大哥吧……”萧辰表情奇怪的说了句,林欣月才扭过头来,不过脸上依旧带有一丝潮红过后的余韵,煞是美艳,萧辰匆匆瞥了一眼,心中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兴奋,心中暗暗想道,这女人果真有一种让人着迷的魔力。

    一路上,两人谁也不好先开口,萧辰整个人也处于一种微妙的暧昧中。

    很快的,林欣月带着萧辰来到一处似乎是医疗处的地方,萧辰正惊讶于这地下基地面积之大,林欣月就打开一处透明的玻璃门。

    进门之后是类似于医院病房一样的一间约摸着有一百多平米的纯白色调房间。

    “大哥,萧辰!”林欣月淡淡一笑,冲着床上躺着的一个中年人介绍道。

    萧辰一愣,没想到被称为当今世界最强者之一的毕瀛海会是这般模样,脸色苍白如纸,手掌枯瘦如柴,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全部消耗一空。

    “怎么会这样。”萧辰轻轻嘟囔一声,不敢怠慢,急忙上前为毕瀛海把脉。

    林欣月看萧辰如此着急,表情也不自然,大哥现在越发糟糕了,早上还有力气说话的,现在竟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张着嘴巴,似乎连眨眼都变得非礼起来,林欣月只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抽出,眼眶也忍不住的湿润起来。

    小时候初入苍龙时,大哥的百般照顾,再到现在,大哥无助的模样,自己缺什么忙也帮不上,实在是愧疚。

    想着想着,林欣月越发觉得不忿,眼泪顺着光洁的脸庞就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马上去找五十年的人参,还有一百二十年的何首乌,多一年少一年都不行。”萧辰陡然出声。

    林欣月被萧辰吓得一个哆嗦,反应过来以后竟然忍住哭泣,赶紧奔去寻找药材,留萧辰一人再病房内。

    萧辰眉头紧皱,坐在病床前,认真思索起来。

    毕瀛海这种症状,根本不像什么中毒,倒更像一种比毒更加诡异的术。

    那就是,蛊!

    蛊术,以人力培养毒虫等,为人所操控,起源于湘西湘南一带十万大山,最开始文人学士口述相传,人人谈蛊色变,这个字眼似乎代表的是一种催命的符咒。

    而毕瀛海的症状,与中蛊的症状一般无二,萧辰猜测,毕瀛海可能被人下了蛊,体内精气神皆被蛊虫吞食,日积月累下来,自然体弱乏力,而蛊虫却不比药毒,更让人难以察觉,先前医生看不出来,自然也是正常。

    而到如今,蛊术传承,越发稀少,自然不会有人想到蛊术这一块去。

    萧辰让林欣月去寻找人参和何首乌,还要指定年份的,并不害怕她找不来。

    毕竟这个国家的守护神都要死了,国家自然会出力寻找的。

    而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证明一下自己的猜测,看看毕瀛海究竟是不是被人下了蛊。

    如果真的是蛊,那会是谁下的,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这样一位顶尖高手下蛊,自然对手也不会简单,需要谨慎行事。

    毕瀛海原本只有四十来岁,正值壮年,更何况还是修炼者,身体自然不比寻常人,想要给这样的高手下蛊,那就更难了……除非……是苍龙内部的人。

    萧辰眼睛一亮,手掌运起元气,拍上毕瀛海的胸膛,而毕瀛海此刻早已昏睡过去,他一只手臂上虽然不断的有吊瓶为他输入能量,不过似乎赶不上他变虚弱的速度,难以保持清醒的状态,大脑为了自我保护,已经陷入一种假死的状态。

    元气如同萧辰的耳目,在毕瀛海体内穿梭,令萧辰意外的是,即使是虚弱成了如今这番模样,毕瀛海体内的经脉丹田,虽然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元气,可却被一种弄你的力量给包裹,依旧活力十足,若是日后恢复过来,连半分根基都不会伤到。

    这着实让萧辰惊讶,暗想这应该就是那天覆山的作用吧,即使是没有催动,也能够这样完美的融入身体,那如果火力全开,自身化作亿万吨重的巨山,一拳下去……

    萧辰打了个冷颤,他无法想象那副场景,即使是他现在,也不过是肉体凡胎,怎么可能承受的住那种巨力,恐怕只要轻轻被全力催动天覆山的毕瀛海碰一下,就要倒飞出去。

    防御力自然也是极为变态的,根据萧辰所知,还没有任何一个强者的力量,能够一击将一座阿尔卑斯山的前头给蹦掉的。

    萧辰的元气再毕瀛海的静脉内流淌,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等一下!

    “果然……还是被人下了蛊吗?”萧辰闭着眼睛轻轻呢喃了一声。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喧闹传来,打断了萧辰的探查。

    “二哥,三哥,你们等等我……别。”

    “……”

    不过他已经确定,苍龙内部,确实出了叛徒,而这个叛徒,不知道是倾向于哪一边的。

    如果仅仅是想要获得天覆山这样的法宝,那可以慢慢解决,若是其他几位,萧辰并不知名,与毕瀛海齐名的强者派来的奸细。

    后果萧辰根本不敢想象,事态的严重已经出乎了他的预料。

    苍龙和夏国,危在旦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