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决断

    十六到场后,俨然一副大哥大派头。

    萧辰心中暗暗点头,心道自己的猜想果然没错,十六的地位,果然很高,不知道苍龙的排序究竟是怎样,按照实力,还是按照继承等级。

    不过此刻也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萧辰走到十六面前点点头,也不说话。

    十六的表情很是严肃,淡淡开口,声音却传便全场:“今天……这么紧急将重兄弟召集回来,是有要事告知!”

    十六一开口,全场便安静了下来,原本交头接耳的几人也不再交谈,反而屏气凝神,静静听着十六接下来的话。

    “大哥,要死了!”十六缓缓开口,一字一顿,声音洪亮,院内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话音传到众人耳中,宛若洪钟大鼓,又若雷霆万钧,不仅传再耳朵里,同样击打在心脏上。

    面上皆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尚虞,你可不要开玩笑,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大哥呢?他怎么没来?”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男人站了出来,目光急切的盯着十六,急切的问。

    十六笑容冷峻,直接回应:“映玉,我今日所说一切,皆是真实……你等不必再质疑,而且,我们中间,出了叛徒。”十六话尽于此,众人面上皆是愣神。

    “不可能!我们兄弟,多少次生死里走过来,有人要背叛,早就背叛了,何必等到现在。”

    萧辰眼睛一眯,这个叫做映玉的儒雅中年男人,心也倒诚,现在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反观十六,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喜怒,看不出来变化,宛如一块亘古不化的顽石,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领袖派头。

    “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应该问问他们”十六目光一冷,突然大叫道:“老二,老三……你们出来,说说看,为什么要背叛大哥,背叛苍龙,背叛夏国?”十六声音从头到尾,愈来愈大,到了最后,仿佛雷霆万钧的重锤,重重的击打在众人胸口。

    那老二老三俩壮汉,眉头冷汗直下,口中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对视一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瞬间,所有人扭头,看向二人,二人面色越发凝重,心脏砰砰直打鼓,后背淋漓冷汗岑岑而下,薄衣很快就湿透,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两人目光一凝,相互看了一眼,目光中逐渐透露出阴狠和决绝两种情绪。

    鼓足了勇气,满脸怒气的冲着十六大叫:“凌尚虞,你凭什么说我兄弟二人背叛苍龙,你又有什么证据,我二人明明对夏国,对苍龙,对大哥,忠心耿耿,从未变心过,你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这种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借势加害我二人!”侯杰群瞪大了眼睛,冲着十六就是一阵狂吼。

    而老三侯群杰却一直吞咽口水,等到哥哥说完,才开口大叫道:“对,凌尚虞,你是不是听了你旁边那小子的谗言,他怂恿你来挑拨我们关系的,大哥中毒,究竟是谁下的?还不一定呢!你现在就在这里诬陷我们兄弟,难不成你就是那个给大哥下毒的人。”

    十六身体一僵,脸上横肉抖了三抖,牙齿咬的咯嘣咯嘣直响,眼睛里仿佛随时都要喷出火来,他没想到直到现在,才看透二人真面目。

    他们根本不像以往一般老实,现在的两兄弟,虽然人皮没换,可心却换了,看看这两人的嘴脸,再看看这二人的内心。

    阴暗,诡辩,人面兽心。

    这是十六新给这二人定的标签,他从未了解过,自己的兄弟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实在让人心寒。

    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兄弟们,认识到这二人的真面目,越想越恼火,脸色翻起红潮,似是羞恼,又像悲愤,不过眼睛里的恨意却源源不绝。

    “你……你……你们二人。”十六一时气急,竟然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两兄弟,脸上表情不一而足。

    萧辰在一旁定定看着,也不插话,脸上一直带着笑意,他虽然看起来也有点为十六鸣不平的冲动,可却没办法插手,这是别人的家事,还早靠十六自己来解决。

    此刻,他能做的,只能强装淡然,不能自乱阵脚,此刻的撕破脸皮,只是开始,后面……只会更加精彩。

    老二侯杰群眼睛突然一亮,抓住十六话柄,急叫:“十六,你说不出来了吧,兄弟们,现在你们还看不出来吗?凌尚虞,就是他给大哥下的毒,导致大哥现在濒临死亡,他才是叛徒……他才是苍龙最大的叛徒!”

    “你才是叛徒……你才是……你才是叛徒!”短短一句话,犹如魔音贯耳,在十六脑中不断盘旋。

    所有人的视线皆投了过来,仿佛像一根根的利刃,直直插入十六的胸口,十六心中虽有怒火,却无可发泄,怒瞪双眼,欲出口反驳,却只觉得胸口有一口气憋着,空张大嘴巴,竟然说不出来一句话。

    十六越来越慌张,重重退了两步。

    这副场景,在众人眼中,明明成了一副被人拆穿心中所想,却百口莫辩之实。

    十七与十六关系本就极好,昨夜里,十六便与他说了一切,他自然站在十六这一边。

    现在看到十六如此神态,也是焦急万分,不过他却不知道此刻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帮助十六挽回局面,只能伸手扶住十六身子,面色焦急。

    人群最后的十八看到此景,嘴角勾勒出一丝让人难以发现的微妙弧度,轻轻呢喃了一声:“蠢货。”

    萧辰摇了摇头,将手掌送到十六后心,一股元气灌输进去,瞬间在十六体内游窜开来,帮助其舒缓体内郁结之气。

    没过多久,十六就恢复过来,重重喘了几口气,向萧辰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萧辰淡淡微笑,示意。

    刚才站出来开口说话的映玉,此刻又站了出来,冲着两边的人,说了声,:“你们现在这副模样争斗不休,又让兄弟们如何区分谁好谁坏,我看不如大家还是一起先看看大哥吧,此时让大哥来断决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