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灵蛊

    但是情况并不容乐观,只见十六越是想冲破魔雾却越是冲不开。

    西卡夫已经耐不住寂寞,想出手同时攻击十六。

    十六的力量几乎是被傀儡全部吸去,现在已经用尽了全力,若是此时被趁人之危,十六必输无疑。

    萧辰虽然心里清楚这是苍龙内部的私事,但是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萧辰使出自己的三剑,化出剑气直接刺向一旁被保护着的黑雾宿主。

    那团黑雾的力量很强大,萧辰站在外围也感受到了剑锋受到的阻击。

    萧辰只得将三剑合一,从一个方向猛击,便顺利的在巨大的球体上司冲戳出一个洞来。

    雾裂似玉碎,瞬间便再也没有什么防御的价值。

    黑雾被刺痛,惊叫一声仓促一卷便回到了宿主的身体里。

    那女人的肚子瞬间吹大了一般,缓过神来,吐出一口红黑色的脓血,便无力的躺在地上。

    而十六也是战斗的精疲力竭。

    但是他的能力还没有完全用完,十六撑起身体化作了更轻的一缕细烟,遛进西卡夫的颈脖上。

    西卡夫想抓住围绕这时自己的缕烟,结果手刚碰到就略过去,根本抓不住!

    西卡夫有些气急败坏,体型开始膨胀,随着身上冒着红色的光,浑身散发着灼热的浪。

    十六的围绕在西卡夫颈脖上的烟雾开始变形成一根根细细的金属绳。

    绳子在西卡夫的脖子上渐渐将红色的血管撕扯断。

    西卡夫怒吼着,墨菲一旁也出手了。

    墨菲的腿走起路的时候是一瘸一拐的样子,但实际上,他所修炼的,就是神腿一样的功夫。

    练就这个一定要先将凡体的筋骨打碎,若是没有修炼成便是一辈子不能行走。

    而若是练到巅峰级别,不仅外表于常人无异,还刀枪不入。

    只是看墨菲的级别离巅峰的状态还是要差一点。

    萧辰不给墨菲将腿遁地的机会,直接将剑气合拢冲他的大腿上划去。

    千面杀看着眼前的一切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想先自己溜走。

    萧辰的剑直接双叉着挡在千面杀的面前,不容的她往前一步。

    大局已定。

    十六像是瘫软了一样坐在了地上,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怎么了?”萧辰问道。

    “我身上刚刚散发的力量,我好像从来没有接触过。”

    萧辰知道这次之后十六便是名副其实的苍龙老大,他承担的起这个名号。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萧辰掏出一看,上面只有短短两字:“速回”。

    短信的发送者是部门老大的秘书。

    萧辰猜测只总部出了事情,于是赶紧放下这里的事情,连夜赶回了京城。

    萧辰回到总部的时候正是个晚上,老大的秘书就在院子里等着他,见到他没有平日里的官方寒暄,便直入主题。

    “萧神医啊,你之前给老大治好病后,病情好像复发了!老大在秘密追踪一个X国的特务时,突然高烧昏倒,人事不省。”秘书说道。

    “请医生过来看了吗?”萧辰边问道边往老大平日里休息的房间走去。

    “请来了好几个,但是我怀疑老大这次的病是非正常力量造成的,怕是一般的医生根本医治不了,所以才赶紧召集了你回来。”

    萧辰没在说话,而是应着夜色往里走去。

    萧辰越往里走越有些感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吸引着他。

    ‘还是蛊毒?不对,这是灵蛊!’

    马上到门口的时候秘书叫住了萧辰,压低声音说道:“你进去以后就说你是平常的民间医生,不要透露过多关于你的事情,毕竟这些事情还不能让别人知道。”

    萧辰点头表示理解,便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生着地龙,明明是夏天是炎热的天气,偏偏房间一股热浪,老大身上还盖着极厚的棉被。

    萧辰皱眉,那些蛊虫最喜炎热的环境,越是燥热越是发育迅猛,甚至还有可能直接繁殖出更多小的蛊虫。

    房间里面站着三四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样子的人,其中有一个年纪最长,背部有些轻轻的弓着。

    萧辰进屋开始四个人就齐齐的盯着他,当看到萧辰只是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时,便忍不住嗤笑出了声音。

    “洪秘书,这就是你说的让我们等等的神医?就这么个小孩我们可不敢指望他。”其中一个医生笑道。

    秘书赶紧解释道:“这是我特意从外地请来的,现在他人已经到了,那大家赶紧先商量一下怎么将老大治好吧。”

    年长医生上下打量着萧辰,慢悠悠说道:“还是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事情了,医术这东西不像其他,这是一个靠经验靠年龄才能有资格说话的行业。”

    “想当初您可是治疗过咱们一大军区的首长,那样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去了五六年,仍到今天听到却还是像第一次听到般互相吹捧着。

    萧辰不想理会其他,只想着赶紧趁蛊虫生殖之前赶紧将蛊虫驱除。

    谁知萧辰还没近身,便被年长医生一把推开,阴阴的说道:“你还是在一旁看我们操作就好,这可是多少医科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情。”

    萧辰极想往那几个医生身上扔几条蛊虫让他们尝尝,但是一再想到秘书进门前安顿的话,只好忍了下来。

    那几个医生的专业也是各不相同,但是一致听从那给军区首长治好过病的医生,几个各大医院都排队挂不上的专家,正在这个小房子里为一个人忙碌着。

    但是萧辰却一丝都放不下心来,看老大低垂的手臂,上面已经开始有明显蛊虫走动的痕迹。

    “啊,这……这是怎么了?”一医生突然大叫道。

    那医生只是在老大的口腔里插了一根输氧管,但是没想到直接顺着管道涌出很多黑色的血液。

    源源不断的向上涌着,好似将动脉切开后的样子。

    年长的医生赶紧将输氧管拔了出来,谁知老大的身体开始抽搐,眼睛鼻子嘴角都开始流出黑色的液体。

    几个医生被吓的倒退了几步,其中一个指着年长医生赶紧喊道:“这可是你干的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

    年长医生一慌,赶紧反驳道:“分明是他将管子插进去的!”

    顿时场面闹的不可开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