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谢国安

    果然,没过多久,谢文亭指示过来的经理就带着保安走了过来,对萧辰说道:“非常抱歉这位先生,这是高级宴会场所,无关人员还请你离开。”

    萧辰眸色暗了暗,虽然这个经理的话里带着抱歉,但是说话的语气可是一点都不抱歉,萧辰眯了眯眼睛,眼光扫过不远处的谢文亭。

    果然是这个纨绔子弟的手段,就这点段数?萧辰顺便窥视了一下谢文亭的内心,看到他内心的想法只想冷笑,呵,想让我丢脸?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无关人员?”萧辰转过头瞥了一眼经理,经理瞬间哆嗦了一下,感觉自己背后有点冷飕飕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人就是有些莫名畏惧,但是想到谢谢文亭给他的好处,经理的心还是横了下来。

    “这位先生,我奉劝你还是识趣点,毕竟这么大的场面,闹得太过于难看,也是不好的。”经理戴着金丝边框的眼镜,笑眯眯的说道。

    萧辰越看这个家伙,越觉得他像一条毒蛇,还是伺机而动的那种,这样的人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柴青青的闺蜜在她身边对萧辰说道:“你要不还是赶紧离开吧!不然闹大了就不好看了!”

    这个人怎么回事儿?万一把谢文亭对于他的不满,引到她们身上可怎么办?

    对于柴青青闺蜜说的话,萧辰没有说什么,但是柴青青却是十分的担心,心里不知道担心是被谢文亭找麻烦还是担心萧辰,又或者是说两者都有吧。

    正好谢文亭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身后跟了好几个纨绔子弟。好好的场面,整得跟个小混混一样。

    周围的人都把目光锁在了这里,都想看着这个刚刚出了威风的少年如何应对这样的事情。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想看笑话而已,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能免费看一场热闹,何乐而不为呢?

    谢文亭一脸趾高气扬的走到了萧辰的面前,对着萧辰不屑的啧了一声:“臭小子,我奉劝你还是赶紧给我滚蛋,不然可没有你好果子吃!”

    虽然十分的想教训萧辰,但是谢文亭也不敢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毕竟组织这场宴会的人让他爸都太过于畏惧,他可不敢在这里闹出了什么大事。

    不然回家他爸能打折他的腿。

    萧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一点都不想将这个纨绔子弟放在心上一样:“我若是不,你能奈我何?”

    现在在场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纨绔子弟和一些不算是高层的高层人士,真正能够认出萧辰才是这场宴会主角的人此刻都在二楼的位置上。

    事已至此,萧辰也没有能够表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一时间事情已经陷入了僵局。

    经理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刚萧辰的身手,他们都已经看过了,现在保安队也没有能够强行制住萧辰把他赶出去的人。

    所以他这边现在也是进退两难的情况,谢文亭看经理和保安迟迟没有动静,怒道:“怎么,现在连赶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都赶不出去了吗?”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再告诉自己,这是老大的宴会,不能不给面子,才把自己想要动手的欲望给压了下去。

    “你……”柴青青有些欲言又止,她其实也是有些想劝萧辰离开的。

    “都在这儿围成一堆干什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众位少爷们开始纷纷让开,两个中年人走了进来,一个清瘦,一个偏胖,还有了将军肚。

    “哇,那不是谢国安还有蒋先生吗?怎么回事儿?”

    “你不知道吗?那个欺负人的不就是谢国安的儿子!”

    “我爸在谢国安面前都得低头,这可是能跟大佬说上话的人!”

    萧辰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清瘦的中年人,突然发现有些眼熟,似乎是在谁身边见过但是还是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萧辰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谢文亭则对着那个有着将军肚的中年油腻男人叫道:“爸爸,这边不是出了一点事,我在处理。”

    谢文亭稍微转换了一下自己的立场,把自己塑造得十分高尚。

    “呵呵,老大举行的宴会还能出什么事情,不过也得做到,丝毫没有纰漏才行,做得不错!说说,什么事儿!老爸给你出气!”他欣慰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谢文亭立刻就开始到开了苦水:“爸,这个人没有请柬,私自混了进来还调戏晚会上的女孩子,我找人教训他,他还打伤了我的人!”

    听到谢文亭在那里颠倒黑白,柴青青气得有些发抖,柴青青的闺蜜想再说点,被柴青青的脸色给吓到了,乖巧的闭上嘴。

    萧辰听到了谢文亭的这些话,冷哼了一声:“原来你们纨绔子弟,还有颠倒黑白的这个本事,萧某真的长见识了!”

    那个清瘦的中年人根本来不及阻止,谢国安就大声道“小子,你别太过分,众目睽睽之下欺负儿子,是欺我家无人?”

    “就是,爸,把他扔到东海监狱去算了!那边不是正少一个狱警吗!”谢文亭说道。

    “也是,小子你还不谢谢我儿子给你找了这么好一个工作!”谢国安摸了摸将军肚笑眯眯的说道,不过笑容却十分的阴冷。

    东海监狱是一个监管囚禁暴徒的地方,历来凶险,这父子两个人让萧辰去那个地方,就没打算让萧辰活着回来。

    跟在谢国安身后过来的蒋先生也想知道,萧辰会如何处理现在的事情。

    谢国安父子步步紧逼,萧辰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谢国安,笑道:“这位谢先生,看到你才发现,你儿子真的继承了你的优良传统。”

    谢文亭不解的看了一眼萧辰,在场懂的人却偷偷的笑了起来。

    萧辰摇了摇头,这种纨绔子弟,果真草包一个

    谢国安毕竟是老油条了,一下子就懂了萧辰的意思,恨铁不成钢的掐了儿子一把,然后伸手指着萧辰:“好,好啊!你真是好得很!给我来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