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原来是他

    于是刷刷刷的就过来了一大票的人,刚刚一直围观的众人忍不住感叹,这回这个年轻人恐怕是真的玩儿完了。

    萧辰看着眼前的彪型大汉,实际上并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就这样的水准,一百个都打不过他一个人。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见识过萧辰的水平的,不过他们对于这些人围攻萧辰,还是觉得萧辰不可能生还的。

    柴青青一看这个阵仗,整个人都吓的发抖,但是还是劝萧辰:“你要不就跟他们认个错吧。”

    她的闺蜜也跟着说道:“没错没错,你不看谢大少还好心的给你找了份工作吗?你还是快谢谢谢大少吧!”

    这两个女孩子可能不知道东海监狱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哪能不知道,萧辰虽然没有去过东海监狱,但是也有所耳闻。

    虽然萧辰自己去东海监狱,可以成为监狱一霸,但是被人算计着,还是一副以赏赐的名义进行的萧辰,就有些接受不能。

    这父子俩真把自己当成个玩意儿了,萧辰心中微动,仔细计算着,要是把这两个人杀了的话,算不算毁了毕瀛海给他举办的这场宴会。

    蒋先生看着萧辰眼底略微有不耐烦的神色,生怕萧辰做出来什么举动让众人惊呆。

    最重要的事最讨厌会上千万不能有人命,不过无论怎样,谢国安父子俩这次估计是要凉透了。

    眼看着场子就要撑不住了,蒋先生连忙从后面挤了进来,对着谢国安和谢文亭就是一阵训斥:“你儿子瞎搞,你也跟着瞎搞?好事儿没见你做多少,仗势欺人倒是做了不少!”

    蒋先生是老大身边的人,虽说说话不等于老大,但是也是十分有分量的,因此他出声了之后,其余人就开始默不作声了,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

    谢国安被蒋先生当着这么多人下面子,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也不顾及着蒋先生是老大身边的人了,颠倒黑白道:“这个臭小子屡次出言犯上,见了我一点尊敬都没有,我惩治他一番不是应该的吗,现在的年轻人,整天活的吊儿郎当的!”

    蒋先生气急,指着谢国安的鼻子怒道:“吊儿郎当,我看真正吊儿郎当的是你自己的儿子吧!不分黑白,不明辨是非,仗着自己手里的一点权力,就开始仗势欺人!谢国安,你可真配!”

    谢国安平时极其看中面子,经常吹嘘自己在老大跟前多得眼缘,如今站在这里指责他的就是老大身边的人。此时也有些绷不住了。

    于是硬生生的梗着脖子道:“他在这宴会上调戏人家女孩子,我还不能处罚他!再说一个臭小子而已,我今天就算杀了他,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萧辰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谢国安,没想到还真的有人非要寻死,张嘴吐出了冰冷的两个字:“是吗?”

    “是又怎样!我就要看看我今天就算弄死你,有谁敢说我谢国安半句不是!”谢国安的将军肚都微微有些颤动。

    “你要弄死谁?”突然之间毕瀛海的声音出现了,众人随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毕瀛海站在楼梯上看着这一切。

    谢国安看到了毕瀛海,诺诺了几句,还是选择了闭嘴。

    谢文亭自从他爸跟蒋先生交涉的时候就不敢出声了,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能见到毕瀛海了。

    只不过让谢文亭有些意想不到的是,毕瀛海居然叫了那个穷小子的名字。

    “萧辰,上来,我这一时半会儿都没有找到你去哪里躲着了。”

    萧辰看着众人让出来的道路冷笑了一声,然后走到了毕瀛海的跟前,说道:“我这不是下来躲懒了么。”

    毕瀛海哈哈笑了两声:“你呀,就喜欢躲懒。”

    毕瀛海揽着萧辰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看我高兴坏了,都忘了给你们介绍,这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神医萧辰,是个年少有为的年轻人!”

    谢国安大惊失色的转过头看着蒋先生,蒋先生却冷冷的瞥了一眼他,直接越过了他,走进毕瀛海,率先说道:“萧小兄弟可真是少年出英雄啊!武功医术都是一顶一的高啊!”

    萧辰笑眯眯的拱了拱手:“哪里哪里,过奖了。”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的姓名,不过倒是想起来,在哪见过了,可不就是在毕瀛海的身边见过这个人么。

    众人也没有想到事情就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反转,萧辰居然是毕瀛海的救命恩人,浙江萧辰的生活有了这么大的一块靠山!

    他们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谢国安父子的表情,不过眼神里都带着一丝的嘲讽和幸灾乐祸。

    谢国安父子二人平日里可没少张狂,干过的损失也不少,只不过没想到这下踢到铁板吧!

    谢文亭像凶手一样死死的盯着二楼跟毕瀛海谈笑风生的萧辰,那个人不是个穷小子吗?他怎么会成为毕瀛海的救命恩人?

    不该是这样的!应该是把那个杂碎弄到东海监狱,让他在那里面苦苦挣扎着死去的!

    谢文亭咬牙!完了,这下一切都完了!惹了毕瀛海的救命恩人,他们家还有出头之日吗!

    谢国安缓过神来直接一巴掌批头打了下来!这个混小子,这回是彻底把他们家玩儿完了!

    不能就这样,不行,得想个办法补救,谢国安一把抓过谢文亭:“走!跟老子去赔罪!”

    赔罪?跟那个穷小子?谢文亭垂下头眼神里充满了怨毒!他居然要去跟那个穷小子赔罪!

    “对不起,谢先生,毕瀛海吩咐,闲杂人等不得上二楼。”

    谢国安想的好,却被现实给了一个大嘴巴,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是他道个歉就轻而易举能解决的事情呢?

    闲杂人等,现在人确实没有资格上二楼,正是毕瀛海办宴会以来的规矩,只不过让谢国安惊恐的是,他现在已经失去了上二楼的资格!

    谢文亭朝着二楼看过去,看到正在和毕瀛海说话的萧辰,给了他一个嘲讽的微笑,一如他之前给萧辰的那个微笑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