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赔罪

    谢国安看着谢文亭,呆愣愣的朝着楼上看过去,于是怒从心中来,要不是因为这个臭小子,自己怎么可能会被牵连。

    现在更要命的是,他手里的位置都可能会不保。

    无论如何,一定要在今天把这个罪给赔了,不然的话,他的位置可真的就不保了。

    谢国安看了一眼还面色不平的谢文亭,一时间计上心来,从旁边的服务员手上抄起一个托盘,就朝着谢文亭打了过去。

    谢文亭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他爸爸居然会因为萧辰来打他,他以前做了多么无力的事情谢国安都没有打过他!

    周围的人都被这对父子的行径惊呆了,一时间大多都四散开来,徒留下中间一大块地方留给谢国安打谢文亭专用。

    谢文亭被谢国安打得四下逃窜,不可置信的叫道:“爸!”

    谢国安却不管这些,儿子打伤了养养就好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萧辰一个交代。

    与其留着让毕瀛海动手,还不如让他自己动手,左右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打死。

    蒋先生看到了这一切,呵呵笑了笑:“到底是有点脑子的。”

    “你怎么不说他混了这么多年,会审视势度了呢!”旁边的另一个人不屑的说。

    谢国安这个人在他们这群人眼里就是一个渣渣,一个废物,但是水至清则无鱼,没办法,有时候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来打掩护。

    谢文亭觉得自己的身上是真的很痛,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痛处,此刻只想着四下逃窜。

    谢国安被她的想法气到了,用手暗暗的揪住了谢文亭,在他的耳边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你给我老实点配合,你不想混老子还想混!”

    谢文亭瑟缩的看了一眼谢国安,却依旧被谢国安摁着头,使劲猛锤。

    围绕在周边,看谢文亭笑话的人可不少,毕竟谢文亭平日里嚣张惯了,对于其他人,那可是叫一个气势凌人。

    如今因为得罪了萧辰,被他爸光明正大的摁在地上亲自打,不少人的心里都有着窃喜和嘲讽。

    就连谢文亭的几个跟班,心里也是十分的暗爽。

    过了许久,底下的热闹,终于引起了楼上的毕瀛海和萧辰的注意。

    毕瀛海皱了皱眉头,说道:“去找人告诉谢国安,要教训儿子回家教训去,我这不是让他教训儿子的地方!给我该滚哪滚哪去!”

    萧辰知道毕瀛海是想维护面子,于是就说道:“这么个也不是个事儿,让他们上来吧!”

    毕瀛海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萧辰,然后点了点头:“既然萧辰都这么说了,那就让他父子俩给我滚上来!我倒是要看看有什么缘由敢在我跟前闹事!”

    有什么原因有什么缘由,毕瀛海其实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这么说不过是为了给萧辰出一口恶气罢了。

    萧辰挑了挑眉毛,虽说这口气他能自己出,不过有人帮忙出气的滋味还是挺爽的。

    两个黑衣保镖下去,来到了谢国安父子的跟前。

    “老大请你们上去一趟!”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找麻烦一样,但是在谢国安听起来却像是天籁之音一样。

    毕瀛海请来的人这么说,就证明他们可以去给萧辰赔罪了,只要陪着这个罪,这件事情就这么了了。

    以后萧辰也不好翻旧账了。

    因此谢国安十分喜笑颜开的带着被打到快要吐血的儿子,走在保镖的身后。

    谢国安拎着谢文亭的耳朵,小心翼翼的说道:“你给我听好了,这次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好好的给我认错,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然咱们家这回可就真的完了!”

    而且在他身后看着他,盯着他位置的人可不少,他只要稍微一湿脚,后面的那些人就恨不得把他整个人都扔到河里,然后好顶替他的位置。

    萧辰和毕瀛海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谈着一些不相干的事情。

    其余人坐在旁边,不敢插入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就连刚刚在谢国安跟前十分威风的蒋先生,也是坐得十分端正。

    谢国安跟谢文亭两个人上来的时候沙发上已经没有位置了,保安十分机灵的,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搬来了两个凳子。

    看到这个阵仗,谢国安得腿肚子都在打颤,哪里还敢坐下来。

    毕瀛海抬起眼眸,不耐烦的瞥了他一眼,一脸怂样:“让你坐就给我坐!”

    谢国安被毕瀛海吓的一哆嗦,直接坐了下来,旁边的谢文亭看到谢国安也坐了下来,于是也颤颤巍巍的坐下来了。

    “说说,什么事儿值得你在我给我恩人办的宴会里闹?”毕瀛海吐了一口烟圈,状似无意的问道。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他,身后又是一排一排的黑衣保镖,谢国安的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他生怕此时自己回答错了一句话,就是吊命的时刻。

    于是连忙按着谢文亭,让他跪到了萧辰的跟前:“老大。是我跟我儿子眼拙,不小心冲撞了老大的贵客!我让我儿子给他赔罪!”

    谢文亭被谢国安摁着起不来身,直接“碰”的跪到了萧辰的跟前,萧辰居高临下的看着此时眼中还有不服的谢文亭说道:“可千万别,我受不起。”

    毕瀛海直接将火机扔到了桌子上,看了一眼谢国安眼里寒光乍现:“冲撞了我的贵客?谢国安,那你确实眼拙的不轻!”

    毕瀛海的声音并没有十分的严厉,反而十分的轻,但是就是这种轻轻的声音,却让谢国安感觉到不寒而栗。

    谢国安感觉自己背上的寒毛都要立起来了,谢文亭恨不得把自己蜷缩在一块,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居然当着这么多大佬的面,给萧辰跪下请罪,心里的屈辱越来越大,偏偏他爹还不放过他,直接按着他一直给萧辰磕头。

    蒋先生坐在一旁,翘起了二郎腿:“不是我说谢国安,你儿子这怎么都不诚心啊!”

    谢国安听到蒋先生这么说,心里一咯噔,心里暗暗的恨不得把蒋先生用刀来回插个十遍八遍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