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隐世宗门

    但是此时却只能陪起笑脸:“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儿子可成心了是吧?谢文亭?”

    谢文亭咬了咬牙,开口说道:“是,我永远不是泰山,得罪了贵客,我给贵客赔罪,还望老大和贵客息怒。”

    说完之后又给萧辰磕了几个头。

    萧辰虽然知道谢文亭心里还是有不服的,但是,事情闹到这个份子上,毕瀛海也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

    那他这边也不好让毕瀛海太过难看,于是就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就这样吧。”

    谢国安的眼泪都差点快出来了,萧辰这话一出,就说明这件事情就到此了结了。

    毕竟还有毕瀛海,还有那么多位大佬作证,无论如何他们不用提心吊胆的害怕萧辰背后小心眼报复了。

    其实是谢国安想多了,萧辰如果想要教训他或者是想要报复他的话,根本用不着经过毕瀛海的同意,他自己完全可以动手的。

    只不过萧辰这个人嫌麻烦而已,再加上,毕竟毕瀛海是自己救的人外加自己的顶头上司,无论如何还是要给点面子比较好的。

    虽然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但是蒋先生还有其他在座的人都知道,谢国安的这一生的政途就到此为止了。

    他会不会被下放他们不知道,不过他们知道的是谢国安这一辈子估计不可能会再往前走任何一步了。

    其他人都暗自捂住心口,一定要跟萧辰打好关系,就算不能打好关系也不能交恶,万一再像谢国安这样,那可就完了。

    谢文亭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给萧辰下跪赔罪的事情却被突然间传了起来。

    从他被谢国安暴打到他上二楼给萧辰下跪赔罪,好像都有人全程直播一样,楼下的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却好像都一清二楚。

    谢文亭感觉自己站在一楼的正厅,周围的目光都像是刀一样的扎在他的身上。

    然而谢国安整个人却喜滋滋的,因为不用担心家里被人背后算计,他手里的位置也终于保住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谢国安看着儿子鼻青脸肿的脸,还是有些心疼,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为自己开脱的说道:“不要怪爸爸不疼你,今天只是爸爸动手是这样子的,要是万一换了毕瀛海动手,爸爸都不敢保证你现在还有没有命在!”

    谢文亭嗯了一声,也不知道听到还是没有听到。

    月亮渐渐高升,挂上了枝头,歌舞升平的宴会厅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毕瀛海去前头说了一段话就回来了,他站在门口,对着萧辰招了招手,示意萧辰过去。

    萧辰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走了过去,毕瀛海在前面领着他走进了一个房间。

    萧辰进房间左右看了看是一个书房,看起来是毕瀛海日常处理公务的书房。

    因为萧辰在这间房间里发现了不下十个隐形的摄像头,还有一些别的监控设备。

    书房有一个大大的阳台,阳台上摆着一套茶具。

    毕瀛海率先走到茶具的跟前:“来坐下,喝口茶,解解乏。”

    萧辰十分爽快的坐了下来,毕瀛海行云流水的给萧辰冲了一杯茶,萧辰虽然对这个稍微有些不了解,但是仔细品尝了一下,这个茶确实是要比普通的茶好很多。

    毕瀛海茗了一口茶说道:“今天为小兄弟举办的宴会有些招待不周了。”

    萧辰知道毕瀛海口中的招待不周,指的是谢国安和谢文亭的事情。于是摇了摇头说道:“无妨,只是小事而已。”

    毕瀛海见萧辰真的不介意,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叫你私下过来,其实还是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毕瀛海叹了一口气,显得有些忧心重重:“这件事我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告诉你。”

    萧辰放下了把玩茶杯的手,全神贯注的盯着毕瀛海,虽然不知道毕瀛海要讲些什么,但是直觉告诉萧辰,这件事情对他非常的重要。

    毕瀛海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着要怎么开口诉说这件事情,过了许久,毕瀛海才开口道:“萧辰,我知道你的能力很强,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大致也是能够感觉到的。”

    萧辰点了点头,毕瀛海确实可以摸清楚他现在的境界,不过却没有说什么,他不想打断毕瀛海。

    毕瀛海停顿了一会儿,还是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本来是机密,不过你也是蛟龙特战队的总教官,我告诉你也不算泄露机密了。”

    萧辰此时稍微有些烦躁,毕瀛海把事情铺垫的那么详细,却没有告诉他重要的事情,没有讲到中心。

    所幸很快毕瀛海就继续讲了:“萧辰,你知道什么隐世宗门吗?”

    “隐世宗门?”萧辰有些茫然,他并没有听过,不过很快就回答了:“我并未听说这个世界还有什么隐世宗门。”

    毕瀛海听了萧辰的说法,哈哈大笑:“这一切都是因为隐世宗门太过于隐蔽,而且所修炼的功法也不是武学功夫了!”

    听到毕瀛海这么说,萧辰十分的好奇:“哦?不是武学功法,那是什么功法?”

    毕瀛海却并没有解决他这个疑问,而是又问道:“不知道萧辰你对于修真这个词怎么看?”

    没有得到毕瀛海的回答,萧辰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说道:“修真?修的什么真,修成真仙吗?这个时代哪里还有什么真仙!”

    “哈哈哈哈,对对对,萧辰你说的对,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真仙,不过虽然没有什么真仙,倒是遗留下来了一些修真门派!”毕瀛海端着茶杯哈哈大笑。

    萧辰本就是极为聪明的人,再经过毕瀛海这么一提示,他很快就理解出了毕瀛海的意思:“这,老大,你是说这些隐世宗门,修炼的是修真的功法?”

    毕瀛海并没有明说,是给了萧辰一个赞赏的眼神。萧辰一时间有些发懵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之上,除了武学,还有另一种功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