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临行准备

    等一个小时后,被热水浸泡过的张禹冕已经额头冒汗,面色狰狞,依然在咬牙忍耐。

    他相信,只要他忍过去,那么一切就还是有希望的。

    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疼痛,像是有人在用针一针一针的扎他一样,而且还不是那种随便扎在肉体上的疼痛,像是在扎骨头一样的那种痛楚。

    这样的痛苦,一开始的感觉并不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接受,真正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种痛苦会一直持续性的继续,而且还有加强的情况。

    张禹冕觉得现在自己眼前一片昏暗,甚至可能都快承受不住了,要不是心中的信念依然在坚持的站着,张禹冕很可能会坚持不住倒下去的。

    心中仅存的信念一直在告诉他,他不能倒下去,他只要倒下去,那么一切就都完了,只要扛过去一切都会好的。

    萧辰看了一眼张禹冕,莫名的觉得这个老头还是有几分傲骨的,毕竟这样的痛楚不是谁都能够忍受得了的。

    持续性的痛楚是最磨人的,而且还要持续性,这么长的时间真的是无比的煎熬。

    “好了,现在你不要动,我要给你扎针了。”萧辰看着时间到了,就走到浴缸前,在张禹冕的跟前说道。

    张禹冕强忍着痛楚,点了点头,示意萧辰可以继续,他还能够坚持得住,而一旁的越归虽然明白驱毒的痛苦,但是他完全想象不到他的师伯在承受着什么样的非人痛苦。

    只不过从师伯的表面上来看,这个痛处也十分的让人难以接受。

    萧辰掏出一套银针,在每一个银针的针尖上都抹了一些药,可以导出毒素。

    他的手法仅仅只是像摸了一遍这些银针一样,所以越归并没有发现萧辰的动作,而张禹冕他此刻正在艰难的隐忍着痛楚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萧辰用银针王张禹冕的头上,膝盖以及肚脐上方这些位置狠狠的插了进去,细长的针瞬间就没入了皮肤半寸左右,让人看着都感觉到害怕不已。

    越归已经闭上眼睛,不敢看了,而张禹冕虽然能够感觉到萧辰在他的身上动作,不过也没有睁眼去看他,光是隐忍着那些细小的痛楚已经措手不及了,根本无暇分身。

    就在萧辰把所有的针都插好了之后,张禹冕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阵一阵的疼痛传来。

    但是萧辰和越归这两个小辈都在,因此张禹冕只能咬紧牙关,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并没有狼狈的叫出声。

    算是留下了自己的这最后一点尊严,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萧辰和越归的眼里,他依然是那个喘着粗气,艰难忍耐的张禹冕。

    药浴和针灸果然有效,针上已经出了密密麻麻的一些黑水,顺着萧辰的银针流了出来。在张禹冕的皮肤上,一点一点的滑落到浴缸里。

    越归看到这里就明白了,师伯身体里的毒素怕是要被萧辰给清光了,因此十分恭敬的对着萧辰行了一个礼。

    双手作揖,这个礼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古代,但是在修真门派之中确实是十分盛行的,因为这算是除了拜师的跪师礼之外最高的礼节了。

    萧辰并没有推辞,直接的受了他的这个礼。

    等到过了一会儿,浴池里的水都已经黑了,萧辰才点了点头说道:“好了,可以让你师伯起来了。”

    张禹冕听到这句话,直接昏了过去,越归连忙上前扶起师伯,放掉那污水之后,重新的帮师伯冲洗了一下,才把师伯扶到了床上。

    萧辰走上前去给张禹冕把脉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才说道:“大体的毒素都已经清完了,剩余的排毒还需要一段时间,大概七天左右,已经不需要银针祛毒了,我再把药方给你换一换,你给你师伯连泡七天的药浴,身体里的毒素就可以完全清除了。”

    越归点了点头,十分感激的看着萧辰,萧辰想了想又说道:“七天犹豫只能帮你师伯清除身体内的毒素,要想身体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这里还有七颗药丸,每日一颗,不过这个愿望有一个副作用,就是吃完了以后会昏睡许久,因为要恢复身体机能,不会对身体无碍。”

    萧辰说完了,又给了越归一瓶药丸。

    “前辈,药丸是要在泡药浴的时候吃吗?”越归问了一句。

    萧辰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并非,药丸在药浴全部做完之后吃了就可,连续14天,只是两个疗程结束。”

    虽然他完全可以一次性把张禹冕治好,但是,这两个人终归是他不熟悉的人,做人做事还是要留点底牌比较好,毕竟万一都让人摸透了的话,那么,事情就难办多了。

    “多谢前辈救我师伯!”越归说着又给萧辰恭敬的行了个礼。

    萧辰摇了摇头,状似随意的说道:“无妨,你我之间这件事情算是扯平了,我接下来要前往漠北,你和你师伯二人在此之间要藏好了,要是被紫阳宗的人找到了,那就不好了。”

    萧辰说完这些就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那叫一个迅速。

    越归想拦根本就没有拦住,张禹冕醒来后越归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张禹冕。张禹冕痛心疾首道:“你小子就是不会来事儿,他说要去漠北,你就把漠北的基本情况告诉他啊!好歹让他有个防范!”

    越归揉揉被师伯敲了一下的额头:“我这不是没有拦住他嘛,我也想告诉他的!”

    所以萧辰根本不知道自己走的那么快,错过了什么,不知道他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呢。

    萧辰这两日去忙了,毕瀛海是知道的,但是毕瀛海不知道萧辰这两天去忙了什么。

    因此难得在别墅遇见萧辰,毕瀛海立刻就叫住了他,开玩笑的说道:“这两天不见你人影,忙啥去了?该不会是被古玩城的小美女勾的不见魂儿了吧?”

    萧辰无奈的笑了一声:“说什么呢?我去古玩城淘了一把弯刀,说不定去漠北的时候可以用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