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胡搅蛮缠

    毕瀛海听了萧辰的话以后十分的震惊,他没有想到萧辰居然去古玩城玩了两天以后就突然之间决定要去漠北了。

    虽然不知道萧辰是因为什么突然之间开窍了,但是毕瀛海也不会那么傻的去刨根问底。

    是人总归会有点自己的秘密,既然萧辰不想让他知道,那么他就不知道好了,虽然她不知道萧辰为什么突然决定去漠北,不过既然萧辰决定去漠北了,那么就决定接手这件事情了。

    毕瀛海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过同时也感觉有些憋屈,他为了劝说萧辰去漠北,已经准备了很多说辞,没想到此时什么都没有用,就这么突然间被憋了回去。

    毕瀛海心里有些些微的不舒坦,不过还是十分高兴的,毕竟如果萧辰出手的话,这件事情想必会很快的就解决掉了,因为萧辰的实力他是知道的。

    要说现在能让他找出来他觉得能够完全解决这件事情的人,首先第一个要说出来的恐怕就是萧辰了。

    “萧辰,你决定什么时候前往漠北?”毕瀛海问道。

    萧辰想了想还是决定越快越好,意思就说道:“就明天吧。今晚订票,明天就走。”

    毕瀛海虽然知道萧辰是一个行动比较利落的人,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的做了决定之后就这么快的离开了。

    不过萧辰的行动越迅速,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越好的,因此毕瀛海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不可能让萧辰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奋斗。

    于是毕瀛海想了想,决定帮萧辰联系一下漠北那边的负责人:“这样吧,我一会儿去给你写一封介绍信,到了漠北以后你去漠北孟家,把信交给他们,他们会告诉你你想要的消息的。”

    因为事情发生在漠北,毕瀛海他们这边有时候消息并没有漠北来的清楚,让萧辰前往孟家,说不定孟家会给他更为详细的情况。

    这样对于萧辰来说,也是一个比较便利的帮手吧。

    萧辰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掉毕瀛海的好意,毕竟他去漠北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若是有了详细的情况以后那么办事会更方便许多。

    毕瀛海见萧辰点头,于是立刻就说道:“你不是明儿走吗,我先去给你把介绍信写了。”

    说完毕瀛海拍了拍萧辰的肩膀就上楼了。

    第二天一早,萧辰拿着毕瀛海给的介绍信就到了火车站,不过让萧辰有些绝望的是,昨天虽说要订票,但是好像给忘记了。

    因此到了火车站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火车马上要开车了,已经不售票了。

    萧辰有些绝望的摸了一下额头,检票员看见他这样,于是就说道:“先生是没有来得及买火车票吗?”

    见萧辰点头,又像是有急事的样子,检票员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先生若是实在有急事的话,可以选择上车补票。”

    萧辰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然后把自己的军官证掏了出来:“可以凭着这个先上车后补票吗?”

    检票员震惊的看了一眼萧辰,没想到萧辰年纪轻轻,军衔却已经这么高了,当下就领着萧辰上了一个车厢补票。

    跟补票员说好了萧辰的情况,以后检票员这才下车。

    “先生,麻烦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

    萧辰把身份证交给了补票员:“现在还有单独包厢的软卧吗?”

    补票员是个十分靓丽的美女,冲着萧辰微微一笑,用十分专业的普通话说道:“先生稍等,我帮你查看一下,嗯,现在还有一件单独包厢的软卧。”

    “那麻烦你帮我补一下了。”

    “好的先生,一共787块钱。”萧辰掏出了钱包,付过帐之后。就等着补票员出票了。

    就在两个人交易成功的时候,突然之间一男一女横冲直撞的走了过来。

    “还有单独包厢的软卧吗?”那个男的十分吊儿郎当的问了一句,看人的眼光也带着一丝轻视。

    那个女的化的妆,十分的浓艳,让人看了就没有好感的那一种。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和这位女士,列车上仅剩的一间单独包厢的软卧,已经被这位先生买走了。”补票员说道。

    那个男的看了一下青春美丽的补票员,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身边的女人就凑上来抱住他的胳膊。

    娇滴滴的说道:“哎呀,真的没有了吗?那么久咱们都要站着呀!”

    经过身边的女人提醒那个男的立马就把目光锁向了萧辰:“喂,小子,你出多少钱买的票,我给你双倍。”

    萧辰向来十分低调,从来不穿那些大牌子的衣服,穿的都是私人定制,因此没有一点底牌的人,还是真的看不出来萧辰的身家的。

    萧辰笑了笑,最近怎么这么容易被人用钱打发呢?

    于是就说道:“票是我买的,上面写着我的名字,那就是我的。你就算买走了,检查的时候你要怎么说?”

    对方被萧辰的一席话,镇的蒙了一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想要对萧辰撒火。

    然而身边的那个女人却拉住了他的衣袖:“这位小哥,人家做这么长时间的路,很辛苦的啦,你就把这张票让给人家嘛。”

    萧辰无奈的揉了揉眉头,这个女人真的恶心了他昨天的隔夜饭都快要吐出来了,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恶心的人。

    他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别,别这么说话。”

    那个女的却以为他对这样子说话没有任何招架之力一样,继续说道:“小哥,你人这么好,一定会让给我们的,对不对?再说你肯定也不会舍得我站那么久的对吧?”

    旁边的补票员只觉得自己的胃部极其的不舒服,这明明就是道德绑架,而且她也不想再听到这个女人说话了:“这位女士最后一张票已经卖完了,希望你不要在这里妨碍我们办公好吗?”

    听到补票员的声音,这个女人居然叉起了腰,用食指指向了补票员:“你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们留最后一张的包间软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