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孟公子

    补票员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居然会把炮火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一时间也有些哑口无言。

    明显这是被这个女的三观所震慑了,本来买票讲的就是先来后到,哪里有这样子的说法,更何况票已经卖完了,居然怪补票员把票卖出去了?

    补票员强压着心里的怒火,保持着专业的素养,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这里也是讲究先来后到的,这位先生是先过来的,所以就把票补给了他,请这位小姐不要生气。”

    “什么叫做我不要生气呀?明明有票你怎么就不能等一下呢?我们两个人是什么样的身份,凭什么要出去坐那又冷又硬的座位。”

    也算是这个补票员倒霉,今天竟然碰见了这么一个,不依不饶的主。

    她辛苦工作又待人亲和,但是也从来没见过这火车上,有这么无理取闹的人,看她长相靓丽打扮又颇为时尚,没想到却如此娇蛮不讲理。

    “对不起,这位小姐。”

    虽然心中生气,但是补票员只是低头道了一个歉,绝口没有提出再帮他们补票的事情。

    “道歉就可以了呀,我不管,你今天必须给我弄一个软卧包厢。”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女孩娇嗔地转过头去,和与她同行的男人说道:“人家不管嘛子默,我才不要出去做那臭烘烘的位置呢,你快帮人家搞定。”

    “放心吧,小宝贝,这根本就不是事儿。”

    孟子默拍着自己的胸膛,把这件事情给答应了下来。

    既然是男人出马,那么也不必为难一直站在旁边的补票员了,孟子默越过了补票员身边,像是皇帝一般冷漠的挥挥手说道,:“行了吧,这儿没你的事儿了,连点儿小事儿都搞不定,我看你这工作也是不做为好。”

    虽然临走的时候被孟子默给挤兑了一句,但是补票员还是立刻离开了,只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有些担忧的望向了萧辰的方向。

    虽然这两个人三观清奇,但是看他们自信满满的样子,或许还真得罪不起呢。

    不过这个时候,萧辰的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对于冲着自己,怒气冲冲而来的男人,他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

    听了那么多难听的话,甚至还要被强行霸气包厢,但是萧辰却像是没什么事情发生一样淡然。

    别的暂且不说,光是他的这份胸襟,就已经很让人钦佩了。

    补票员再见了萧辰毫无改变的模样之后,心中突然之间就咽下了一颗定心丸。

    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补票员离开之后,孟子默站在了萧晨的面前,上下挑剔的打量了他一眼,随即便冷笑了一声说道:“行了吧,土包子,你就别装了。

    我看你这浑身上下的东西,也不值几个钱。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包厢吗?我知道你想多要点。

    这样吧,之前我不是说过给你两倍吧,现在翻番了。

    我给你五倍的价钱怎么样,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嘴里说着,孟子默伸出自己的手,准备在萧辰的胸口拍上几下。

    只不过他的这双手,还没等伸到自己的目的地,就直接被萧辰捏住了它的手腕。

    这一瞬间,孟子默感觉自己的手腕,好像是被什么钢筋给禁锢了一样。

    无法想象的可怕力量,从这只手上传来。

    而偏偏这只手的主人,还笑得淡漠无比。

    就好像他,什么都没有做一样。

    孟子默咬牙硬撑着,忽略自己手腕传来的疼痛,想要挣脱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力量不光是强大,而且还牢牢的锁住了他。

    不管怎么说,孟子默也是一个堂堂的大男人,竟然在耗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之后,都无法把自己的这只手给挣脱出来。

    而从萧辰手心传来的力量,也越来越大了。

    孟子默咬牙支撑着,也不敢再用力挣脱了,毕竟旁边还站着余文瑶,他可不能在女人的面前丢脸。

    “松开我,我立刻就把钱给你,给你十万行了吧?”

    对于普通人来说,十万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

    但是对于萧辰来说,这并没有什么。

    况且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经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有关于包厢的问题了。

    他们两个年轻人,想去外面补一张坐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却偏偏要在这里抢这个包厢,他们越是如此,萧辰就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萧辰一把松开了孟子默的手,同时还借着巧劲儿,让孟子默向后倒退了两步,看上去颇为狼狈。

    随即他便冷着声音说道:“现在你给我听好了,立刻给我滚出这个包厢,这里现在是我的地方,如果你再不走的话,我不介意把你送出去。”

    萧辰刚才展现出来的恐怖力量,已经让孟子默有些害怕了。

    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孟子默已经横行霸道惯了,现在这个时候让他灰溜溜的认输,怎么想也有些不可思议。

    偏偏这个时候,余文瑶在旁边跺了跺脚,带着哭腔说道:“子默,人家不要嘛,你不是答应过人家嘛,主要是人家想要的,你都会满足我的呀!这么一件小事你都搞不定。”

    如果说孟子默本身就飞扬跋扈让人厌恶,这个余文瑶嗲声嗲气的说话,更是让萧辰觉得自己的耳朵,正在经历无比可怕的满清酷刑。

    “够了,我最后再给你们三秒钟!”萧辰开口怒喝了一声。

    这一次,萧辰的声音不小,两个毛病不少的人,都被他给吓了一跳。

    再一看萧辰的脸上没了笑容之后,还真像是一个冷面大魔王。

    二人一时之间,都被震住了。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灰溜溜的退出了这个包厢。

    只不过在临走的时候,孟子默还为自己找回了一些场子。

    他一边狼狈离开,一边转过头说道:“你注意着点儿,你今天不给我让座以后绝对会后悔的,我在漠北可是土皇帝,你迟早有一天会因为你的行为而向我道歉,到时候让你跪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