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冤家路窄

    孟家?他这次过来,不正是为了孟家的事情吗?

    之前在火车上发生冲突的时候,虽然孟子默也姓孟,但是萧辰暂时没有把他,和孟家联系在一起。

    没想到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小,兜兜转转之间,孟子默竟然就是孟家的人。

    这下可有意思了,刚好可以看看这孟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了这一层之后,萧辰就更注意周围的这些人,在窃窃私语说些什么了。

    “那个人是谁呀?被孟家的人给围住了,看来也是凶多吉少!”

    “谁知道呢?得罪谁不好,偏偏在没被这个地方得罪了孟家,真是可惜了!”

    萧辰成为了话题的中心,正听着这些人对自己无比惋惜的话语。

    而就在这时,孟子默看着萧辰不发一言,还以为萧辰是被眼前这阵势给吓住了,于是便愈发猖狂了起来。

    “你这个土包子,刚才在火车上不是够伶牙俐齿的吗?怎么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到不说话了?不敢了吧你?”

    这个孟子默还真有意思,说话就说话吧,干嘛老是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看上去真是丑陋的厉害。

    “孟公子希望我跟你说什么呀?”

    萧辰立刻回嘴了一句。

    孟子默被噎了一句,实在是有些下不来台。

    但是到现在为止,周围全是他的人,如果这样子都被萧辰给吓住的话,他以后还真是没脸呆在孟家发号施令了。

    想到这里之后,孟子默向后退了一步,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阴狠的光芒,紧接着又开口说道:“我告诉你吧,今天除非你给我跪在这里,对我恭恭敬敬的磕三个头,顺便再叫我三声爷爷,这样的话我才能放过你……”

    “不然呢?”

    “不然什么?”

    “不然你能把我怎样?”

    “你竟然敢玩我?”孟子默一脸的不可置信,他完全没有想到,萧辰竟然这么猖狂。

    被认定为猖狂的萧辰冷笑了一下,走到了孟子默的面前,随即便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我倒想看看,你今天能对我怎么样?

    刚才在火车上,包厢的票是我花自己的钱买的,不想和你换又能怎样呢?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你倒是动我一下试试呀!”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萧辰非但没有一丁点儿的恐惧,反而开始主动的挑衅起了孟子默。

    孟子默的脸色又暗了几个度,转过头之后。冲着前来接他的这些人,使了个眼色……

    这些人都是孟家的侍从,虽然时间已经挪移到了新世纪,但是像这样的家族之中,还是会有一些,像是从像是古代的门人一样。

    “小子,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吧!你知不知道得罪我们孟家,是什么样的后果?”

    脱了他们的墨镜之后,表面看上去有些威严的侍从,立刻流里流气了起来……

    “是吗?得罪你们孟家有什么后果呢?你还是赶快给我讲讲吧!”

    孟家的侍从们面面相觑,想必在他们看来,也从来没见过,像李白这么不怕死的人了吧……

    “你们这些人看什么看,赶紧给我滚开!”

    孟家的这些侍从,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再看周围这些早已经停了下来,偷偷关注着此事的人,于是立刻将炮火转移到了围观群众身上。

    “立刻给我滚蛋,谁要是再敢聚集在这里,信不信明天我们就去找他!”

    本来围观在周围的这些人,听见了孟家侍从的这些话之后,就慢慢腾腾的挪起了自己的步子。

    而这些侍从还嫌他们的速度不够快,上去连踹带推的,把这些人给清走了。

    没有了这些围观的人之后,刚才被萧辰给强行回怼的侍从们,这才又找到了一点儿,属于自己的面子。

    这里发生的这一切,萧辰全都看到了。

    看来他以前对于孟家的势力,估计还有些不太正确,没想到这个时候,孟家已经猖狂到了这个地步。

    肆无忌惮的在街道上撒泼耍赖,甚至还上去殴打他人。

    被轰走的这些人群,挑选了一个略远一些的地方,来来回回的经过,还在偷偷的观察着这里的情况。

    没办法,这些普通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敢于在漠北这个地方,和孟家这么说话的人了。

    所以到了现在,他们的心中正在暗自为萧辰鼓掌。

    虽然他们还不敢反抗,但是偷偷留在这里,好像也能给萧辰带来一点力量似的!

    萧辰注意到了他们的这些细微举动,也不免有些感动。

    清理了这些聚集的人群,刚才被萧辰那么回怼不舒服,也就少了一些……

    “看见了没有臭小子,我们孟家在漠北可是说一不二,或许你今天能够安全的走出这个地方,但是以后可就不确定了。

    你进了漠北之后,就等于是主动进了我们的地盘儿,我劝你现在,还是乖乖的给我们少爷,跪下磕三个响头的好!”

    “就是呀,记得好好喊爷爷饶命!”

    孟家的侍从们插科打诨了起来,看样子嚣张的不得了了!

    被吹捧起来的孟子默,把自己的头仰得更高了,简直是鼻孔看人。

    “好的孙子,我原谅你了。”

    偏偏萧辰不按照他们准备好的剧本来进行。

    萧辰一脸认真的,冲着刚才的那个孟家侍从说了一句,害的那个孟家侍从一张脸,都被憋成了绛红色,整个人就像是要爆炸一样。

    “怎么了乖孙子,我原谅你还不好?”紧接着,萧辰又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这些孟家的侍从到了这个时候,看着萧辰的眼神,已经从最初的不屑和愚弄,变成了惊讶和恐怖。

    这个地方还是漠北吗?还是他们孟家的天下吗?怎么今天有这么不要命的愣头青。

    要说最生气的,得属孟子默了。

    火车上被萧辰冷嘲热讽了,可以归咎为萧辰力量巨大,看上去就不好惹,萧辰占着道理,各种各样的原因。

    但是下了火车之后,他身边都有了这么多人了,还把萧辰的去路给封了,这货怎么还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