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套路

    萧辰离开之后,孟子默也没法儿再闹了,只能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孟子默拎起桌上的杯子,给自己灌了好大一杯的水。

    紧接着才将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扔在了桌子上,自己随即坐在了旁边,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

    这个萧辰实在是欺人太甚,都来到了孟家的地方,竟然还这么猖狂。

    如果让他再继续猖狂下去,岂不是有朝一日,要做到自己的头上了吗?

    真不知道这萧辰,哪里来的底气!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孟子默越想就越是生气。

    在屋子里等候的余文瑶,看到孟子默进门之后一言不发,现在又坐在那里喘着粗气的模样,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她的眼珠一转,娇娇弱弱的走了过来,随即靠在了孟子默的身上说道:“怎么了子默?怎么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余文瑶和他一样,都受了萧辰的气。

    所以这个时候,孟子默并没什么难以启齿的感觉。

    “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那个萧辰,刚才我去见孟家主,萧辰也在那儿,原来他是来孟家做客的。”

    话说到这里,剩下的自然不必再说。

    按照萧辰的性格,还有孟子默的唯我独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是相当清楚的吗?

    更何况他们之间,之前还发生了那么多的冲突。

    说起这个萧辰来,余文瑶也是恨得挠心抓肺。

    说实话,凭借着她的美貌,就算不能事事顺心,但也算是受人追捧。

    和孟子默在一起之后,漠北这个地方,更是任她横行霸道。

    但是这一次在火车上,萧辰这个人竟然不懂欣赏她的美貌,而且还用那么差的态度和她说话。

    当时在车上的时候,余文瑶就快恨死他了。

    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这个梁子,不光是结下了,而且是太深了。

    听到了孟子默的话之后,余文摇得心痒痒了起来。

    现在这地方,不管怎么说都是孟家。

    如果想要偷偷的整治一下萧辰,不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吗?

    现在想起来,就是该用什么办法了。

    想到这里之后,余文瑶计上心头。

    “子默那个萧辰的确是太过分了,而在再而三的羞辱于我们,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的话,恐怕以后还真的要受他不少气了,我这儿倒是有个办法,能够狠狠的收拾他一顿。”

    听了余文瑶的话之后,孟子默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心肝儿,快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

    余文瑶嘻嘻一笑,轻轻捶打着孟子默的胸口道:“这个办法很简单,那个萧辰一看就是土包子,估计穷的没什么钱,咱们就在这个钱上下手。”

    “具体该怎么做?别吊我的胃口了,快说吧。”孟子默搓了搓自己的手掌,一脸兴奋的追问道。

    到了现在,只要是告诉他,能够收拾萧辰一下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做。

    “你不是认识马场的人吗?咱们到时候就带着那个萧辰一起去马场,到时候想办法让他下注……”

    剩下的,余文瑶不需要再说了。

    同样都是阴损之人,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孟子默的心中,立刻就有了计划。

    确定好了之后,孟子默一刻都等不及了。

    他把剩下的琐碎事请,交给了余文瑶,决定自己去邀请萧辰。

    出门打听之后,孟子默就知道了萧辰所住的位置,随即便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没过多久之后,孟子默来到了萧辰的房门之外,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在进门之前,他刻意调整了一下自己嘴角的弧度,让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切都是为了接下来的计划,孟子默还在心中给自己做了建设。

    以期待一会儿见到萧辰之后,不要把自己的厌恶表现出来。

    孟子默不请自来,萧辰有些惊讶。

    像孟子默这样的人,睚眦必报没什么气量,突然来他这儿又想干嘛?

    要说动手又打不过他,要说动嘴的话,那就更是手下败将。

    正当萧辰心中奇怪的时候,孟子默凑上来说话了。

    “我已经想通了,火车上的确是我有点过分,不如这样吧,你现在都是我们孟家的客人了,我带你出去转转怎么样?我们孟家不远处有一处马场很有意思。”

    原来是这样呀。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孟子默肯定又有什么坏水儿,想对着他来了。

    不过萧辰最不怕的,就是有人对自己耍阴招。

    不过现在,逗逗孟子默还是可以的。

    “就这样呀,可是我今天有点累,不怎么想去。”

    萧辰不去的话,他们安排好的事情就没法办了呀。

    孟子默有些着急了。

    “相信我吧,马场很有意思的,回来再休息也可以。”

    看着孟子默急迫的样子,萧辰装作犹豫了片刻,随即便点了点头说:“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好吧!”

    孟子默还在为自己,说服了萧辰而开心,随即就带着萧辰走了出去。

    几人开车离开了孟家,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来到了这片马场。

    这马场确实不错,周围刻意被营造出了一种循环,而且占地面积广阔,马匹可以自由的奔跑,也没有那么麻木了。

    孟子默很兴奋,来到了这里之后,他的计划已经成功的迈出了一步。

    “一切就绪。”

    收到了余文瑶发来的短信,孟子默就更是雄赳赳气昂昂了。

    他带着萧辰走了进去,正好赶上了这一次的赛马。

    到了现在,距离第一场赛马,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开始了。

    二人进入马场之后,旁边一个一直守着的人,立刻迎了上来。

    “孟少爷来了呀,这都给您安排好了。”

    孟子默一看,这还是个老熟人呢。

    这人确实是马场的,也确实是他的好朋友。

    “给我们找个好位子。”孟子默吩咐了一声。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这人拍了拍胸膛,带着孟子默和萧辰上了观看台。

    视野最好的位置,已经被提前预留了出来。

    而且这两个座位比较大一些,不像周围那些那么拥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