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上钩

    孟子默内心的想法十分的险恶,萧辰虽然没有用透视看穿孟子默的心思,不过光从孟子默的表情上萧辰就知道了,他的想法,肯定十分的恶毒。

    不过萧辰对此表示不是十分的在意,要是他能被孟子默那个智商的人给玩完了,那么萧辰觉得他自己还不如自毁筋脉,自己了结比较好。

    赛马场底下的人十分的亢奋,所有人都在为自己买的马号加油,呐喊声都快让整个马场都沸腾了。

    果然,要不然说赌马赌石这种东西是暴利的行业呢,只要命运抉择了一次,那么接下来等待你的将是半生的繁华。

    相反若是命运不眷顾你,那么接下来等待着你的除了穷困潦倒的后半生,还有负债累累。

    赌这种东西没有绝对的天分和运气,还是不要去碰的比较好。

    一圈已经接近尾声,结果怎样肉眼都是能看得出来的,失利的人在痛哭买对的人在高呼,由于长年习武的原因,萧辰的动态视力十分的好。

    几乎只是看了一眼,就能够看清楚,刚刚张勋一让孟子默买的2号马,遥遥领先,已经接近了终点。

    吹哨声响起,观众席上的极少数人发出了胜利的高呼,大部分人则在痛哭流涕。

    有人把所有的身家都投了进去,才换来了这么一个结局,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而那些真正有钱的人,对此却没有表示,除了愤恨几句。

    直到看台上主持人的声音响起,孟子默才仿佛像刚知道这个消息一样,震惊的看向了萧辰:“萧辰我没听错吧!小张这回真的没骗我!我去,居然真的是2号马!早知道我多买几万了!”

    2号马的赔比是6:1,所以孟子默这一把相当于除去成本净赚了25万左右,至于为什么有左右这个词,是因为还是要交税的。

    不过这个税孟子默他们交不交萧辰就不知道了,其实看样子他们也不像是交税的人。

    萧辰也不想去跟他们纠结这个,跟这样的人纠结这些,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赚自己的钱才是最开心的,至于交税?这帮人估计从来不会放在心上的。

    孟子默十分惊喜的看向了萧辰,萧辰角并没有什么表情,孟子默心中激动的火苗暗暗的冷却了一下。

    对着萧辰说道:“兄弟,这确实是一个赚快钱的地方。”

    萧辰呵呵笑了一下说:“确实,这个钱倒是好赚。”

    萧辰说的十分不在意的样子,让孟子默觉得萧辰是在为了自己的尊严装逼,十分看不起萧辰的这种行为,但是为了让萧辰上钩,孟子默硬生生的忍住了自己,没有去拆穿萧辰的真正面目。

    一个土包子在这里装什么装?孟子默暗暗的给了萧辰一个白眼,真的是搞笑,我就不信今天你能够在这里看着我赚那么多钱而不动心!

    只要你上了这个沟,那么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孟子默暗暗咬牙,想到到时候的场景,心里爽的不行。

    这个时候刚刚带他们进场地的那个朋友过来了:“这是孟少让我给你的,我这来了一路上都不敢跟人说话。稳赢啊!”

    说完了这个人给了孟子默一张纸条,然后就迅速的离开了孟子默,悄悄的打开了那张纸条,纸条上赫然写的就是下一场赛马的马号。

    就是张勋一说的稳赢的号码,孟子默刚刚唆使萧辰未果,于是还想继续唆使萧辰。

    “兄弟,你刚刚也看到了,我刚刚一下子赚了这么多,而且老孟给的号绝对是稳赢的。真的不要下一把吗!赢了一把最少也能赚个几十万的,这不是不下白不下嘛!”

    这个时候张勋一也过来了,然后一起唆使萧辰:“就是啊萧辰,我现在算是马场的主人了,我说的还能有假吗。”

    萧辰摆了摆手,脑子里在思考着一会儿用什么办法套路一下孟子默,谁知孟子默这个时候却说道:“不是我说兄弟,你现在手头要是真的没钱,我借给你。”

    张勋一也走过来搭住孟子默的肩膀,看着萧辰说道:“是啊兄弟,咱们孟子默可真是不差钱的人,你要是现在没钱,跟孟子默借也没什么的。要知道孟子默在我们这些兄弟里面为人可大方了。”

    听到孟子默和张勋一两个人如此说,萧辰在脑内十分迅速的思索了一下,这两个人硬生生的要给他借钱他也拦不住呀,不如将计就计假装同意好了。

    于是萧辰摆出来一副有些惨兮兮的面容说道:“这不是我刚来漠北有事吗,事还没有办,哪敢用公款赌马呢!这要是让上头知道了,不得撤了我的职?”

    萧辰说话含含糊糊的,也没有说自己是什么职位,孟子默和张勋一就下意识的认为萧辰只是一个小职工而已。

    于是心底里面更加瞧不起萧辰了,孟子默心里开始得瑟了起来,要是这样的话让萧辰欠钱的方法就更可行了。

    萧辰这个土包子,到时候肯定还不出来那么多的钱,到时候让人去萧辰工作的地方去拉横幅。

    政府单位肯定不会有这么样的一个人的。为了颜面,萧辰的工作肯定也不会保下来的。

    到时候想怎么收拾萧辰那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孟子默的眼眸沉了几沉,敢在火车上和火车站那样羞辱自己,不玩死他都对不起自己!

    于是孟子默装作十分不在意的拍了拍萧辰的肩膀:“哎,我理解了,政府单位工作就那样的啦,每天忙的要死,工资很少,还要处理一堆屁事儿,你看我这回要借你钱,你拿去赌赢了,这不就是一下子多了好几十万吗?可不比你上班受气强?”

    张勋一也跟着怂恿的说道:“就是就是,可不是这个理儿吗!你有了这几十万,不得自在许多呀!”

    “虽然我们才认识几天,不过兄弟我信你!这钱你要是跟我借,我就借你了!大不了你赢了再还给我就是了!”孟子默装作一副豪气冲天的样子说道。

    孟子默的心里一阵阵的喜悦,眼看着这件事情就要成了萧辰,马上就要上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