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谁是下人?

    孟子默和张勋一震惊的站了起来,他们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赛道上,这不可能的,那匹马明明是一匹残马,跑起来还一瘸一拐的,怎么可能就能跑得到第一名呢?

    这里面分明有什么古怪,然而谁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来什么古怪呢?因此孟子默和张勋一的表情都十分的扭曲。

    孟子默用怀疑的眼光看上了一旁的张勋一,张勋一连连摇头,低声的走到孟子默的耳边说道:“不可能的,我给他安排的明明是一匹残马,怎么可能呢?”

    看着梦浩然眼里得震惊不似作假,孟子默才收回了怀疑的眼光。

    张勋一是他的好兄弟,断然是不会帮才见过面一次的萧辰的孟子默,这么想着才把心里的怀疑收了下来。

    而此时的萧辰却依然是一副面不改色的表情,就算是他的那匹残马赢了,他也没有十分的惊讶或者是高兴的表情。

    仿佛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萧辰的意料之中一样,然而事实确实是在萧辰的意料之中的,不过张勋一和孟子默这两个人是绝对不肯相信的。

    孟子默觉得萧辰这个样子,肯定是在为了装模作样,其实内心的欢喜,恐怕早就冲破了天际,只不过现在摆出了一副这个样子而已。

    这件事情并没有整到萧辰,这样孟子默十分的气愤,然而就算是如此,他此刻也不能与萧辰翻脸,毕竟之前在孟家的时候,家主已经警告过他了。他孟子默就算再怎么样,也不敢公然冒犯家主的威严。

    因此孟子默只好憋着一口恶气,对着萧辰说道“没想到一匹残马居然还能有机会逆袭了,真是恭喜了啊!”

    “恭喜恭喜。”张勋一也跟着说了一句。

    孟子默的这句恭喜,可谓是咬牙切齿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到嘴的兔子居然能让他撒腿就跑了!

    不过就算跑了又怎样,跑得了初一,跑得了十五吗?只要萧辰这个人还在漠北,就不愁没有收拾他的时候。

    孟子默强压下了心里的恶气,然后对着萧辰说道:“萧辰你的运气真的是不错呀!”

    萧辰对于孟子默的目的和心思表示根本就不在意那些,就算他孟子默真的有什么心思,他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给动手的。

    更别提孟家家主之前才警告过她,她如今更是没有这个胆子了。萧辰不屑的扯动了一下嘴角,对于孟子默和张勋一这两个人他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因为根本不值得。

    为了这群随时都有可能解决的杂碎,萧辰觉得,还是慢慢的动手比较好,一次性解决,虽然效率高,但是会丧失了很多的乐趣,不是吗?

    一旁的孟子默和张勋一两个人,莫名的觉得身后有一股冷风吹过,让人觉得冷飕飕的。

    总感觉像是一股不太好的凉气一样,让人有些胆颤。

    “后面也没有什么好的了,哥几个要吃点再回去?”张勋一眼镜这气氛越来越冷了下来,于是出来打了一下圆场。

    然而萧辰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挥了挥手说道:“不吃了,直接回去吧。”

    对于萧辰的决定,孟子默暗自咬牙,但是也没有办法,萧辰是他带出来的,那么他就要负责送萧辰回去,不然若是家主问起来那么就不好回答了。

    于是也只能僵硬着嘴角扯出了一抹微笑的说道:“既然萧辰决定不在外面吃了,那么还是回去吧。”

    二人跟张勋一告辞以后,就回到了孟家。

    萧辰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孟家以后,除了孟子默这个纨绔子弟,居然还多了另一个人柳皓彦。

    柳皓彦是今天来拜访孟家家主的一位客人,他来的时候,萧辰和孟子默还不在家。

    孟家主笑了笑,对柳皓彦说道:“没想到你会过来,未曾远迎,招待不周。”

    孟家主在那天迎接萧辰到来的时候都没有摆出这份姿态,如今却对一个小小的青年人摆出了这份姿态,确实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要是知道柳皓彦的身份,那么就不奇怪了,柳皓彦是漠北的一个大世家,柳家的二公子。

    要是只单单如此,那也用不着孟家主如此摆出姿态,让孟家主摆出如此姿态的是这柳家还跟紫阳宗有那么一点关系。

    漠北的柳家已经依附于了紫阳宗,孟家主也不想引祸上身,于是才有了眼前的场景。

    孟子默和萧辰回来的时候,孟子默就看到了门外停的一辆十分阔气的车,心里暗自揣测,今天这是有什么人要来了?

    刚刚走进客厅,他就看到了柳皓彦和孟家主坐在那里,孟子默常常混迹于漠北的高层宴会里,因此对于柳皓彦这个人了解可谓是十分的深。

    柳皓彦抬眼看了一眼萧辰和孟子默,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孟子默这个人就是没有讲究,哪里还有出去玩带下人的?那不是掉份儿吗?

    于是就趾高气扬的,指责孟子默道:“孟子默啊,孟子默不是我说你,你说你出去玩儿,还带着这么一个下人,不怕给你们孟家掉份儿吗?唉,那个谁给我倒杯水去!”

    柳皓彦说着,还用手指点了一下萧辰,那样子十分的不礼貌,让人看了十分的不爽,于是萧辰就直接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还真不是这孟家的下人,喝水?自个倒去!”

    柳皓彦听到萧辰这样说弄了一下她,没想到萧辰居然不是孟家的下人,柳皓彦转过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萧辰。

    穿的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估计是地摊货,手上也没戴个表什么的,身上也没有一件贵重的物品,看上去就跟个下人没什么两样。

    被这样的一个人反驳了,柳皓彦的心中很是气愤。

    孟子默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更是高兴,他正愁没有人收拾萧辰没想到居然就碰上了柳皓彦,柳皓彦可是柳家的二公子,别的他不知道,这柳皓彦睚眦必报的性格,他可是知道的。

    孟子默低下了头,心里暗笑了一声他就不相信萧辰还能活着从柳皓彦的手里面出了。

    为了能让萧辰更倒霉一点,孟子默跟着煽风点火道:“萧辰你做什么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